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20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Image
本文大纲:·基督徒的国度认同·圣经中的爱国心·圣经中伟大的“叛国者”·“国家偶像化”的危害·避免“国家偶像化”·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合乎圣经的爱“国”19世纪的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说:“在世界上,只有爱国主义或宗教能够使全体公民持久地奔向同一目标前进。”在某些历史条件下,爱国主义可以发挥宗教的功能,为整个民族提供信仰动力,达成某一目标。托克维尔提出了两种爱国主义,一种是本能的爱国主义,一种是理智的爱国主义。本能的爱国情怀来自于把人的情感和其生长地联系起来的直觉,表现为对故乡的生活习惯的爱好,对祖先的尊敬,对往事的留恋,等等。托克维尔认为,本能的爱国主义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它不具备任何理性,但有坚定的信念、切身的感受和果敢的行动力。如果人民的爱国情感只停留在本能的阶段,而缺乏独立的理性判断,则很容易统治者利用。在专制国家,统治者可以通过人民的爱国心把少数当权者的意志转化为国家的集体意志。如果这个国家的集体意志符合上帝启示的道德原则,那么人民可以在爱国心的驱使下努力追求良善。但是,如果统治者推行的意志是邪恶的,那么“爱国心”则会成为助纣为虐的工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纳粹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无不挟爱国之名挑唆民众。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审慎地反思爱国主义。爱本应是神圣的情感。情感是上帝赐给人类神圣的礼物。基督徒不应该盲目地爱,而必须知道自己在爱什么,为什么爱,以及如何爱。基督徒的国度认同旧约圣经大量篇幅记载了以色列国的历史。上帝与以色列祖先亚伯拉罕所立的圣约中包含了国度的应许。亚伯拉罕的子孙在摩西的带领下离开埃及。在摩西颁布给以色列人的律法中宣告,以色列人要归于上帝,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埃及记19:6)。以色列人在约书亚的带领下征服迦南地,并在几百年后由大卫王建立了完整的国家。大卫之子所罗门为上帝建造圣殿,以色列国有了宗教信仰的中心。此时的以色列国是以上帝为中心的神权国度。其国民是上帝立约的子民。其国土是上帝的应许之地。其律法是上帝颁布的圣喻。其宗教是敬拜上帝的全民信仰。其君王由上帝选立并恩膏。然而,由于以色列人违背上帝的旨意,以色列国度在所罗门死后分裂为南国犹大国和北国以色列国。北国于公元前722年被亚述帝国毁灭。南国于公元前586年被巴比伦征服。亚伯拉罕的后裔被掳至异国他乡。然而,敬虔的犹太人仍然相信上帝应许的国度必然再次复兴,并期待一位救赎者拯救被掳的犹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