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透过圣经看待『心理学』

Image
心理学是一个很庞大的学科,涉猎的内容繁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心理学的影响,因为心理学已经被人们当成了科学。某些专业的大学生,即使不主修心理学专业,也必须学习几门心理学课程。 心理学对当今世界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要透过圣经来检验心理学是否符合真理。我们无法研究心理学领域的每一个细节,也不需要成为心理学专家。今天我们只从圣经世界观的角度粗浅地分析心理学的几大势力和理论基础。 心理学的世界观基础 现代心理学从 18-19 世纪一直发展到今天,经历了几代的理论演变,形成了庞大的系统,包含了众多学科分支。如果说心理学像一棵庞大的树,人们常常专注于欣赏树上的一片叶子,而没有从远处审视整个树的形状和扎根的土壤。今天,我们的重点不是研究心理学的细节,而是从宏观的角度对心理学的指导思想有所了解。 心理学的英文单词“ Psychology ” 是由“ psyche ”和 “ logos ” 这两个分别指“灵魂”和“道(或研究、学科)”的词根组成(来自希腊文)。 “ psychology ”字面的意思是“灵魂之道”或“研究灵魂的学科”。 我们可以在圣经中发现有关灵魂的真理,因为人的灵魂来自于上帝的创造。可是,心理学研究并不参考圣经,也不谈“灵魂”这一概念。 心理学研究人的意识、感觉、认知、情绪、人格和行为等,但是心理学拒绝将这些概念与上帝赋予人的灵魂建立起关系。本质上,心理学是要发展出一套理论取代圣经对灵魂的诠释。这是由心理学的理论基础所决定的。 David G. Benner 和 Peter C. Hill 在《贝克心理学与辅导百科全书》中总结了现代心理学的几个理论基础,包括自然主义、唯物主义、进化论、相对主义、人本主义。(另外几个理论基础就不一一列举。) 自然主义认为,大自然就是永恒的存在,并不存在超自然的造物主。 唯物主义认为,一切的存在都是物质的,并没有灵界。 进化论认为,人类是从低等生物进化而成。 相对主义不相信有绝对真理和道德权威,反而认为道德与真理是因人而异的。 人本主义认为,人类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人不需要上帝。 世界观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看待人,以及如何解决人的问题,因为唯有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而且人是耶稣基督拯救的对象。 把世界观回答的四个问题用在人

逆流历史观:重审“塞勒姆审巫案”

Image
  在波士顿东北部 15 英里之外,马萨诸塞州的海湾上,有一座名叫“塞勒姆”的小镇。这座小镇上有一座博物馆,纪念 1692 年发生在这里的一宗耸人听闻的女巫审判案。 离奇怪病 在这场离奇案件中, 19 人被处以绞刑,一人被石头压死,他们的罪名都是“施行巫术”。另有近 200 人被指控为“恶魔的爪牙”,其中被指控为“女巫”的人不计其数,最老的 72 岁,最年幼的只有 5 岁。 反对基督教的人将塞勒姆审巫案描述为清教徒因为宗教偏执而对异教徒的宗教迫害。但历史事实究竟是怎样的?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看待塞勒姆审巫案? 1692 年,塞勒姆小镇,萨谬尔·帕里斯( Samuel Parris )牧师家 11 岁的外甥女亚比该·威廉姆斯( Abigail Williams )和 9 岁的女儿贝提·帕里斯( Elizabeth /Betty Parris )得了一种“怪病”。她们举止异常,不断发出尖叫,在屋里乱扔东西,还将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形状。 这两个表姐妹说,有隐形的东西对她们又掐又咬,以至于她们痛苦地抽搐、嚎叫,扭曲的身体瑟瑟发抖,其中一个女孩还试图飞到空中,她甩开双臂,发出飞起来的呼呼响声。 帕里斯牧师找来威廉·格里格( William Griggs )医生给女孩诊治。医生查不出原因,于是给出了一个超自然的解释,说是“恶魔之手”操纵了这一切。 一个月后,帕里斯牧师和太太两人有事要出远门,就把两个女孩托付给邻居玛丽照看。玛丽深信魔法的功效,她认为是“女巫”辖制了两个女孩,她想通过一个“祖传的英式秘方”,做一个“女巫蛋糕”来帮助表姐妹解脱女巫之害。这个方法没能奏效,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两个表姐妹没有好转,反而开始振振有词地说,她们真的看见三个女巫骑着扫帚在空中飞行。 对于玛丽的做法,帕里斯牧师非常不满。基于基督徒的信仰,帕里斯牧师反对一切魔法。他为此做了一个公开的演讲,反对用魔法解决问题。 帕里斯牧师私下和玛丽沟通,并接受了她“悲伤的忏悔”,玛丽还在公众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小镇上的居民也对玛丽的认错行为表示认可和接纳。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不久之后,村里的其他女孩也出现类似古怪的症状,包括 Ann Putnam Jr., Mercy Lewis, Elizabeth Hubbard, Mary Walcott and Mary Warre

基督教世界观的框架

Image
                最近,常常听到人们谈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这三观确实很重要,因为这三种观念反映了一个人的信仰。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信仰。我们基督徒的信仰是系统性的,是有明确教义的。但是,很多人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他们也有信仰。只不过,他们的信仰不是以宗教之名出现罢了。他们的信仰可能没有成文的信条,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信仰。这种信仰会体现为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作为基督徒,我们有上帝启示的圣经,所以我们更应该有明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双城记” 中的川普与我们

Image
(本文发表于“北美动态”)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堕落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岁月;那是愚昧的岁月;那是信仰坚定的时期;那是怀疑一切的时期;那是阳光明媚的季节;那是黑夜深重的季节;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人们直入天堂,人们直堕地狱。 这是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的开篇。 《双城记》描述了法国大革命背景下,发生在巴黎和伦敦两座城市里的故事。 来自巴黎的法国大革命精神与来自伦敦的英国保守主义精神在美国相遇了。美国的建国先贤们对法国大革命看法不一。托马斯 · 潘恩、托马斯 · 杰斐逊、詹姆斯 · 麦迪逊等人推崇法国大革命。乔治 · 华盛顿、约翰 · 亚当斯、亚历山大 · 汉米尔顿等人则接受英国的保守主义先驱埃德蒙 · 伯克对法国大革命的批判。建国之初,保守主义在美国占了上风。然而,法国大革命的幽灵并未从美国离去。它悄悄潜伏着,等候多年之后附体于后现代文化,形成一套强大的意识形态,给英美保守主义致命一击。这场思想之争最终在 2020 年美国总统选举上展开了。 我们都生活在 “ 双城记 ” 的故事里。但这里要谈的 “ 双城 ” 还不是上述两种思想体系构建的文化城堡。这里的“双城”另有所指。让我们从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说起。

从圣诞节的谷歌主页谈基督徒的属灵争战

Image
本文发表于 “北美动态”  谷歌主页上的意外发现 2020 年 12 月 24 日平安夜,团契的弟兄姊妹在网络上通过读经、诗歌和演奏音乐等形式纪念主耶稣的降生。退出 Zoom 会议之后,我的鼠标落在谷歌( Google )的主页上。谷歌的图标上显示一串节日彩灯,并没有圣诞的传统图案。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正如我不会指望星巴克在咖啡杯上印制圣诞节的字样,因为这些大公司“去基督化”的文化使命早已昭然若揭。可是,当我的鼠标落在 Google 的图标上时,屏幕上自动浮现出的“ December Holidays ” (十二月的众节日)的字样引起了我的注意(如下图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