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20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Image
本文发表于《生命季刊》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世界的蔓延,我们必然更多关注美国疫情的发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也呼吁人们做好预防措施。我们担心的最坏情况大概就是新冠病毒从我们这群人中爆发,许多人被感染,许多人因此死去,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结果。我们无法精确计算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 事实上,即使较低的概率也不能除去人心灵的忧虑。因此,我们在做好必要的预防之外,还需要用正确的态度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因为身体的健康和灵性的力量都是不容忽视的。神的话语是我们脚前的灯和路上的光,也必能赐给我们看待新冠病毒疫情所需要的眼光。弟兄姊妹,让我们一起来思想以下几方面。 上帝的主权 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统管万有(诗篇 103:19 )。神不仅创造万有,也护理受造界。人世间发生的一切都在神权能的掌管之下。我们的神在天上,随自己的意旨行事(诗篇 115:3 )。影响全世界的新冠病毒疫情也不可能脱离神主权的掌控。瘟疫在圣经中屡见不鲜。神曾主动降下瘟疫。神也曾发命止住瘟疫。瘟疫会在人群中失控,却不可能在神的旨意中失控。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也都在神的手中。神预先定准我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使徒行传 17:26 ),所以我们生有时,死有时(传道书 3:1-4 )。我在这里不是宣讲宿命论,而是谈神的主权。在疾病的危险和死亡的危机面前,我们若坚信神的主权,就懂得把自己交托给掌管万有的主。这种出于信心的交托并不是坐着等死,也不是不要预防传染病,而是在神那里得到安全感。 神没有让我们主动寻死,所以,我们需要珍惜生命,好好活着,为主做工。因此,做好预防疾病的工作是必要的。但是,预防措施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我们不染病。所以,我们必须在神那里获得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并不是相信神一定会保守我不感染肺炎,而是相信神有能力保守我不感染肺炎,但神也有权利允许我感染肺炎,甚至让我早日死去,因为主权在神,不在我。即使神允许我感染了肺炎,甚至因此死去,神也不会夺去祂应许给我的永生。病毒可以杀死我的肉体,去不能毁灭我的灵魂。瘟疫可能打乱我的生活,去不能改变神给我的应许。所以,无论发生任何灾祸,我们都在神慈爱的手中。无论是活在地上,还是早日回到天上,在神的手中总是最安全的。引用郭暮云牧师的一句话,基督徒在世上就是要为福音 “谨慎地活,大胆的死”。所以,弟兄

梦里只有狮子——两个『老人与海』的故事折射出的两种人生观

Image
圣地亚哥躺下疲惫的身子,在梦中看见了一头狮子。这是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的结尾。上帝对约拿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 这是圣经《约拿书》的结尾。这是两个老人与海的故事,折射出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在这两个故事中,你或许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也可以发现你生命深处的需求。

上帝的形像(基础神学灵修No.7)

Image
许多知名企业都有形象代言人。一名形象代言人的精神气质应该与其代表的企业文化相得益彰。同样,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人也应该反映出上帝的某些特征。那么,上帝的形像是指什么?人类的堕落对上帝的形像产生了什么影响?上帝的形像在罪人的生命中又该如何恢复呢?

圣经中的罪与罚(基础神学灵修No.10)

Image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罪与罚》中,主人公拉斯柯尼科夫杀死了贪婪的典当铺老板娘。他认为,杀死一个富有的恶人可以让更多穷人免受剥削,这不算犯罪,反而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可是,拉斯柯尼科夫在行凶之后便陷入了沉重的罪疚感。后来,他在索妮雅的感化之下投案自首,并在西伯利亚服刑八年。在小说中,拉斯柯尼科夫对罪的认识经历了深刻的转变。最终,他归信基督,获得了灵魂的救赎。小说《罪与罚》蕴含了丰富的基督信仰元素。这部小说的题目本身就提及了两个重要概念——罪是什么?罪导致什么刑罚?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带着基督信仰构思并撰写这部小说的,所以,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来理解“罪与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