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9

转载『白玫瑰传单』第三份

Image
简介:“白玫瑰”是纳粹德国时期一个知名的非暴力反抗组织。此团体于1942年6月至1943年2月间陆续发送了6张未具名的传单,主要内容在于呼吁人们参加反抗希特勒政权的运动。白玫瑰的传单广泛引用圣经、亚里斯多德、和诺瓦利斯,另外也包含了哥德、弗里德里希·席勒的言论。他们诉诸那些德国知识分子,相信他们能唤起大家发自内心的反对纳粹政权。 


《白玫瑰传单》第三份译文
理想而又完美的政体是种乌托邦,存在于柏拉图的理想国。一个国家不能建在纯理论基础上,它也要像人一样经历从新生到成长最终成熟的过程。文明常始于有雏形的城邦。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了家庭,基于这种原始的契约性束缚,人们发展出理性,进一步才是公正基础上的社会和城邦,以民众的共同利益为最高法则。在这里国家政体和神谕教化应该是并行的,政体与信仰如同两条平行线。而乌托邦最吸引人的原因,在于其被世人追求或趋同的理想模式。
国家体制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如民主制、君主立宪制等。在此我们不作断言,但有一件事需要明确:每个人都会诉求一个切合实际又公正开明的国家,一个能确保公民个体自由和整体利益的国家。因为,按照上帝的旨意,人理应自然地生活,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追求世俗生活中的快乐,自立自强,能按自已的意愿做出选择,能独立自由地在国家的各个社区中工作和生活。(笔者注:此处描述的“上帝的旨意”并不符合圣经,而是从世俗的普世价值层面谈及人理应得到的有尊严的生存状态。人格尊严乃是上帝所赋予。但上帝的旨意并非止于世俗生活层面。)
但我们现有的“国家”却是魔鬼治下的独裁统治。哦,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了,我听到了你的反对声,但仅此而已。我要问的是,既然你知道这一切,为什么无动于衷?为什么你允许这些弄权者一步步地,公开地或秘密地,从你这里掠夺权力?那一份份代表着公众的权力,代表着责任和义务的权力,被一点点蚕食,直到有一天,民众手里什么都没有,国家成为罪犯和醉鬼把持下机械般运作的政体。难道你的精神已被滥权者压垮?难道你已忘记自己有权消灭这种体制,而这更是你的道德责任?如果一个人连诉求自身权力的勇气都没了,等着他的就只有毁灭。值此终结时日,若我们仍不能振作力量,重拾勇气,仍要延续那份萎靡与颓废,我们自己也将灰飞烟灭。不要用权宜之计遮掩你的怯懦,在犹豫中度过的每一天,在不能直面群魔的每一刻,你的罪过曲线犹如抛物线,在随时间积累着。
这些传单的读者群中,大多数人或许并不清楚如…

“天书”不难懂——圣灵的光照与读圣经的视角(基础神学灵修 No. 3)

Image
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用“读天书”这种说法形容学生读不懂课文。“天书”一词用来比喻晦涩难懂的著作。抛开这层比喻的含义,圣经真的是神从天上启示的一本“天书”。但是,这本“天书”难懂吗? 弟兄姊妹,你有没有觉得圣经很难理解?你用什么态度和方法读圣经?我们该如何读懂圣经?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进入《基础神学灵修》的第三期。我们今天要谈圣灵的光照,和读圣经的视角。

神的话不是“神话”——圣经的默示、无误与权威(基础神学灵修 No. 2)

Image
圣经中有许多至理名言是被大众普遍接受的。但是,圣经的神迹奇事令许多人难以置信。圣经中还有不少难以解释的段落。除此以外,圣经教导的许多价值观与当今世界的文化潮流截然相反。 弟兄姊妹,你有没有怀疑过圣经中的某些内容的真实性?你是否在圣经的价值观和世俗文化的冲突中感到困惑?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进入《基础神学灵修》的第二期,我们要谈圣经的默示、圣经的无误、圣经的保存和圣经的权威。

展示并讲述——神的启示(基础神学灵修 No. 1)

Image
弟兄姊妹,你有没有觉得神对你沉默了?是不是经历长时间的祷告之后,你仍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你是否为此感到失望?你是否怀疑地问:今天,神还对我们说话? 带着些问题,我们开始《基础神学灵修》的第一期:展示并讲述——神的启示。

转载『《白玫瑰传单》第二份』

简介:“白玫瑰”是纳粹德国时期一个知名的非暴力反抗组织。此团体于1942年6月至1943年2月间陆续发送了6张未具名的传单,主要内容在于呼吁人们参加反抗希特勒政权的运动。白玫瑰的传单广泛引用圣经、亚里斯多德、和诺瓦利斯,另外也包含了哥德、弗里德里希·席勒的言论。他们诉诸那些德国知识分子,相信他们能唤起大家发自内心的反对纳粹政权。

转载『《白玫瑰传单》第一份』

简介:“白玫瑰”是纳粹德国时期一个知名的非暴力反抗组织。此团体于1942年6月至1943年2月间陆续发送了6张未具名的传单,主要内容在于呼吁人们参加反抗希特勒政权的运动。白玫瑰的传单广泛引用圣经、亚里斯多德、和诺瓦利斯,另外也包含了哥德、弗里德里希·席勒的言论。他们诉诸那些德国知识分子,相信他们能唤起大家发自内心的反对纳粹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