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8

原本,我们都是江湖儿女

Image
无处不在的江湖
白道并不白。黑道也未必黑。江湖无处不在。
这世上本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社会上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组成了白道,也有放任不羁的真坏人组成了黑道。但伪君子可能比真小人更恶。白道的白是粉饰出来的虚伪。黑道的黑则是一种坦诚。

大部分人夹在黑道与白道之间。他们是灰色的。他们一方面依靠白道保驾护航,安稳度日,另一方面,悄悄用黑道的手段谋求私利。一个人并不因为欺骗或窃取的个案而被贴上黑道的标签,但其罪恶的本质与黑道无异。

有人说:“世界充满罪恶不是因为有一个像希特勒那样十恶不赦的坏人,而是因为有太多像你和我这样小小使坏的人。”

我们每个人只需向世界输出一个谎言,贡献一次暴力,释放一次情欲,世界就变得乌烟瘴气,罪恶多端。我们都是罪恶的肇事者。
所以,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只是成色不同罢了。
掌握公权力的当权者获得了合法性的包装,其团伙名曰“政府”。与之对立的非法民间力量被称为“帮派”。究其本质,两者都是江湖。有时,被合法化的江湖用公权力打击非法的江湖。这是社会内部的自相残杀。有时,两个江湖联姻,黑白联手荼毒灰色地带的平民百姓。
朝廷不因为宫殿金碧辉煌而全然正义。宫廷内斗的血雨腥风远比黑社会更加残酷。“合法性”只是一块遮羞布。
在限制舆论的专制国家,白道的黑心本质被这块遮羞布裹得严严实实。
在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媒体可以揭开这块遮羞布,叫人看见所谓“白道”也是个江湖。
然而时至今日,媒体本身也成了江湖的一部分。媒体释放几个臭鸡蛋一样的假新闻,就把全社会搅成黑白颠倒真假难辨的浑水潭。
原来,江湖离我们并不远。
我们都是江湖儿女。


中秋节谈月亮

Image
明月几时有
中秋节的晚上,请不要一直低头看手机。如果你所在的地方是晴天,不妨约上亲友,到外面谈心,赏月。不要让月亮缺席你的中秋节。
月亮自古以来就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星球。我们在月亮上寄托了很多感情。

在世界的丛林中,你在哪里?

Image
希拉里,你在哪里?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几乎所有的美国主流媒体都预测希拉里必胜。希拉里本人也胜券在握。
然而,2016年11月9日凌晨出炉的大选结果令人跌破眼镜。希拉里竟然败给了特朗普。
之后的一段日子,希拉里销声匿迹了。许多人问:“希拉里,你在哪里?”
2016年12月17号,《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In the Chappaqua Woods, A Search for Hillary Clinton》(《在卡普加丛林中寻找希拉里》)的文章。
原来,希拉里败选后,心情沮丧,躲进卡普加丛林疏解情绪。
当人们在问“希拉里,你在哪里“的时候,希拉里也在自问:“我在哪里?我本该在白宫里,何以沦落到丛林中?” 这不仅是希拉里的问题,这也是你和我的问题。因为,我们都会迷失自己。

不绝望, 不奢望,直面痛并快乐的婚姻

Image
A和B:对婚姻不要奢望
A和B走出S老师的办公室。他们有些失望。 “婚姻真的很可怕吗?” A问。 “也许吧。但我们应该会幸福的。”B说。 A转脸看着B,“那些结婚后不幸福的人在结婚之前都是这么想的吧。我们对婚姻的期待还是现实一些吧。不要奢望太多幸福。” B想了想,说:“对。期待越多,失望越多。就像S老师说的,我们不要对婚姻奢望太多幸福。”

孩子,我会陪你一起长大——父亲写给六岁儿子的信

Image
孩子,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你应该已经长大了,我应该也长大了。我写这封信是要告诉你,爸爸将会陪你一起长大。我决意把这封信锁在箱子里,十二年后再打开。那时,我们要比一比谁更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