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乱象的思想根源: 保守主义,进步主义与共产主义


(本文简略版发表于《生命季刊》)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在经济、政治、文化和军事等各方面全面对峙。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引发“黑人命贵”运动搅乱了全美国,也波及了全世界。美国,这个以“合众国”命名的国家,再次陷入公开的撕裂。当下的社会波澜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看清了历史发展的脉络,我们才能在现实的迷雾中拨云见日,并审时度势。

基督徒需要通达时务,作智慧之子。世界是堕落的,但上帝的旨意仍在地上运行。基督徒应该在混乱的世界里晓得分辨良善与邪恶、 “更加罪恶”(more evil)与“较少罪恶”(less evil)。“天国子民”的身份不是基督徒不问世事的借口,却赋予基督徒承担社会责任的勇气。

美国社会乱象背后的深层根源是什么?撕裂美国的两股力量要将美国引向何方? 基督徒如何应对?本文将从以下几方面探讨这些问题。

1.      两种信念,两条道路

2.      英美保守主义的信仰基础

3.      进步主义的信念和愿景

4.      美国历史上的左右之争

5.      世界的结局

6.      基督徒如何面对世界

 

两种信念,两条道路

1789年,法国大革命以暴力激进的方式颠覆了法国制度。这一场暴风骤雨式的革命高举 “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帜,推翻了路易十六王朝,建立了比旧王朝更加残暴的雅各宾专政。数以万计的人死于断头台。几十万人死于雅各宾专政。1 革命的道德口号与邪恶的革命手段之间的反差是莫大的讽刺,更是惨痛的悲剧。  

卢梭的思想为法国大革命提供了精神动力。虽然卢梭不否定他相信上帝,但卢梭的哲学思想并没有遵照正统的基督信仰。从某种意义说,卢梭充其量只能算基督教文化背景下的 “文化基督徒”。卢梭从人的“自然状态”作为人的权利和自由的出发点,把人类社会描绘成从自然状态到人类不平等的社会状态,再到平等公民的社会状态的发展过程。而造成人类不平等的原因是私有制。个人可以通过自我改造得到拯救。社会可以通过变革与重组实现平等。2卢梭的思想基本摆脱了正统的基督信仰。它激发了法国大革命的斗志,又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源泉。

通过法国大革命建立的雅各宾专政覆灭之后, 巴贝夫继承法国大革命的精神,寻求建立一种更极端的制度,通过暴力革命来控制和强化权力意志。之后,魏特林沿袭了巴贝夫关于暴力革命、强制执行平等、消灭私有制的思想,创立 “流亡者同盟”,并于1836年改名为“正义者同盟”。1847年“正义者同盟”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的“共产主义者同盟委员会” 合并,组成了“共产主义者同盟”。随后,马克思和恩格斯整理编写出了《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宣扬平等、共享等崇高的理想,但同时提出,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宗教与道德。《共产党宣言》否定传统美德和个人责任,代之以一个高度集权政府,这个政府强制摧毁一切社会结构,并将新的无神论和阶级斗争体系强加给所有国民。1

共产主义的幽灵与1917年降落在俄国的土地上,列宁领导十月革命,与1918年在苏联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不久之后,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落地开花,结出了新中国的果子。

信仰共产主义的国家(如前苏联、古巴和中国)总是与传统的美国在意识形态上敌对,因为美国的传统信念是与共产主义背道而驰。

1688年,英国发生了“光荣革命”。这是一场没有流血冲突的社会转型。詹姆士二世的统治被推翻,英国开始步入君主立宪的过程。英国以温和而渐进的方式实现了制度变革,避免了血腥屠杀。

在北美大陆,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正式发表,标志着北美洲十三个英属殖民地的独立。1787年,《美国宪法》被制定并通过,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治国纲要。

法国大革命爆发于美国成立不久。大洋彼岸那场血雨腥风的革命对刚刚诞生的美国会产生何种影响呢? 开国元勋对法国大革命的态度并不一致。托马斯·潘恩、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等人推崇法国大革命,强调大众民主与平等。乔治·华盛顿,约翰·亚当斯,亚历山大·汉米尔顿等保守派则偏爱英国的保守主义。3

英国的保守主义先驱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在1790年发表《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指出法国大革命已经演变为一场颠覆传统和政党权威的暴力叛乱,而非追求代议宪法民主的改革运动。伯克认为,法国大革命是企图切断复杂的人类社会关系的实验,因此沦为一场大灾难 。伯克对法国大革命实现的所谓“民主”提出这样的质疑:“一名理发师,或者一名蜡烛制造者的职业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眼中的荣誉,更不用说其他一些更为次等的职业。这些人不应该受到国家的迫害,但是,如果让这些人施行统治——无论是个人的还是集体的,那么国家反而受到了这些人迫害。” 4

伯克对法国大革命的评价在美国引起了两极分化的反响。托马斯·杰斐逊谴责伯克是反动份子和民主的敌人。托马斯·潘恩在1791年写下《人权》一书反击伯克。而约翰·亚当斯则支持伯克对法国大革命的评价。日后,杰斐逊因为了解到了法国大革命的残暴而改变了态度。3 所以,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左右之争在建国初期就已有表现,只是不如今日这般激烈罢了。

英国与法国采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改革路径。英国是保守的,法国是激进的。英国是渐进的,法国是急促的。英国是和平的,法国是血腥的。

整体而言,初期的美国传承了英国的保守主义。比如,虽然法国的卢梭和英国的约翰·洛克都提出了社会契约理论,美国的建国先驱们更多汲取了洛克的思想,因为洛克的思想依赖于基督教的信仰基础,而卢梭的思想则逃出了基督教教义的框架。于是,沿着卢梭的思想脉络,人类发展出了左派思想,较为激进的表现形式是共产主义。沿着英国的埃德蒙·伯克的思想发展出了右派的英美保守主义。沿着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等人的思想发展出右派的古典自由主义。苏格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则为保守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提供了共同的精神财富。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虽然不尽相同,却有许多交集,并在对抗社会主义时站在同一战线。5

美国建国早期的传统以右派思想占绝对上风的。但是,在美国历史中,左派的自由化思潮逐步崛起。自由化思潮中形成的“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势均力敌。这造成了今天美国社会的撕裂。而进步主义与共产主义在思想根源和目标上一脉相承,因此很容易在适当的历史条件下联姻。

当川普就任美国总统时,进步主义的左翼势力在美国已经非常强大。而川普的行政团队站在保守主义的阵营,致力于按照保守主义原则制定政策。这势必遭到美国国内进步主义者的反击。同时,中国的意识形态急剧左倾。而川普又致力于在国际贸易中保护美国利益。所以,在经济和意识形态上,中国与美国的矛盾加剧是必然结果。美国社会的乱象背后是意识形态的撕裂。意识形态的矛盾背后是信仰的冲突。因为信仰的根基不同,导致人们的世界观不同,处理社会问题的方法不同,对未来的愿景也不同。

1. 左派与右派的理念差异

左派

右派

看重公平的结果

重视实现公平的程序

反对自由市场造成的不均等

接受自由市场造成的不均等

偏好更大的政府

偏好更小的政府

政府与宗教完全分离

宗教与政府不完全分离

集体主义

个人主义

消除国家分立,倾向国际主义

主张国家的分立

人性是可变的

人性是固定的

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

 

那么,英美保守主义和进步主义分别持守什么信念?这些信念与基督教信仰有何关系?二者会将美国引向什么方向? 下文将谈论这些问题。

英美保守主义的信仰基础

基督教独一神论

英美保守主义建立在基督教独一神论的基础之上。上帝作为独一的造物主是人类的道德权威。上帝是永恒不变的。上帝的道德律法也是恒久且普世性的。保守主义者在此基础上寻找人类问题的答案。

英美保守主义的奠基人埃德蒙·伯克相信公义的上帝给人类设定了道德秩序。上帝赋予人类法律,以及与法律并存的权利。因此,伯克认为人的自然权利是顺从上帝意志的人类习俗。6

英国法学家威廉·布莱克斯通(William Blackston)也深受美国建国先驱们的欢迎。布莱克斯通认为,人类的所有法律都建立在自然法和启示法这两块基石之上,人类的任何法律都不应与之抵触。自然法是上帝赋予受造界的普遍和恒久的规律。启示法则是上帝在圣经中特殊启示的道德规范。美国制宪会议上南卡罗来纳州的代表查尔斯·平克尼在牛津读书时就是布莱克斯通的学生,坚决拥护布莱克斯通的观点。7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Montesquieu)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三十多年去世。孟德斯鸠相信上帝是一切法则的源头。人类可以制定自己的法律,但必须符合上帝永恒的法则。7法国人没有用孟德斯鸠的思想避免激进的屠杀式革命。但美国的建国先驱们却采纳孟德斯鸠法律观念构建了美国制度。

生活于英国光荣革命时期的约翰·洛克(John Locke)对基督教满怀热情。但他更广为人知的贡献是“社会契约”理论。其思想直接体现于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

人有罪性,政府权力需受制约

无论是洛克、孟德斯鸠,还是布莱克斯通,他们都主张政府权力的分立与制衡。这为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提供了支持。而这一思想源自基督教原罪观。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一切有权利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  8 这体现了孟德斯鸠对人性堕落的忧虑。因此,有必要运用法律制约政府的公权力,从而避免极权暴政。

基督教伦理

圣经并没有规定某种特定的经济制度。但基督教伦理坚固了美国的资本主义。马克斯·韦伯(Max Weber)在著名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强调基督教伦理在资本主义、行政体系和法律体系中发挥的重要功能。 根据基督教伦理,人们为上帝获取财富,并在获取财富后慷慨施舍。这种信念激励人们通过诚实劳动获取财富,以此荣耀上帝,并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基督教伦理规则的作用下,人们获得创新的动力,致富的目的具有利他主义和神圣性,致富的手段遵循上帝启示的道德原则,市场交易者有良性的自律,进而使市场经济蓬勃发展。9 另一方面,上帝赋予个人工作的才干和职业的呼召。因此,每个人应该按照上帝的恩赐选择职业。自由市场经济则为人们实现这种“召命”提供了选择的机会。

如今人们对“资本”一词的最大误解是将之等同于“钱”。然而, “资本”(capital)一词来源于拉丁语中的“头”(caput)。资本主义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人的头脑。凯文·得杨(Kevin DeYoung)在《资本主义与基督信仰相悖吗?》一文中说,资本主义的引擎(“头”)是上帝所赐,让人去发明、创新、有动力征服与驾驭、有能力并有责任。当我们运用上帝所赐的才能进行产品创新,或当我们提供工作效率,我们里面上帝的形象便得到了彰显。10

资本主义经济会导致财富不均。这并不违背平等的原则。保守主义相信所有人的权利和自由是平等的,并且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因为,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这是人格的来源。 但是,保守主义者反对消灭经济地位上的等级,因为任何社会都必然存在贫富差距。人与人之间在天赋、地位、财富等方面的差别是正常的。11 多劳多得才是公平。平均分配违背了公平的原则。所以,平等不等于平均。

自由市场经济要发挥积极作用,需要人们持守基督教的信仰原则。如果企业主由于贪婪而压榨工人,或者工人由于仇富而开展阶级斗争,那么,资本主义都将陷入危机。企业主需要用信仰施行仁爱和怜悯。工人需要用信仰激发勤劳,并在信仰中找到劳动的意义。

美国第30任总统柯立芝说: “如果优秀之人无法掌管政府,坏人就会趁虚而入。如果美国的民主政治要为人类保留最美好的希望,就必须充分延续基督信仰。” 约翰·亚当斯说:“我们的宪法是为持守道德的宗教人士所设立的,而对于不是这样的人民所组成的政府而言,是完全无济于事的。”  

基督教加固了英美保守主义的根基。保守主义造就了伟大的美国。所以,美国是基督教文明的果实。如果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美国的诞生,更不会有美国的辉煌。生活在美国的移民,无论是否接受基督信仰,都享受了基督教文明的祝福。

稳健的社会改良

保守主义一词容易被人们理解为守旧和死板。这是一种误解。埃德蒙·伯克说:“无法接受改变的国家是无法生存的。” 英美保守主义并不反对改变,更不拒绝进步,而只是重视变革的方法,主张通过有系统,有条理的,稳健的改变。这种变革或许耗时较长,但是可以避免法国大革命式的人道灾难。

保守主义对变革的内容也保持谨慎态度。有些文化和制度需要被改变,不如奴隶制度、多妻制度等都需要被废除。但是,有些伦理规范是不应被改变的,比如一男一女组成的婚姻,按照生理定义的性别,诚信、仁爱等道德,因为世界存在永恒不变的真理。只有在遵照上帝启示的普世而永恒的秩序,人类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否则,变革不是进步,而是堕落。新的不一定都是好的。保守主义不仅在乎被改变的对象,更在乎改变的结果,以及改变的方式是否符合上帝的普遍法则。

今天,保守主义者在美国被称为右派,以共和党为党派代表。

2. 英美保守主义的信仰基础

基本原则

信仰基础

人权与自由

上帝造人,并赋予人自由和权力

小政府

人有罪性,应限制政府权力被滥用

自由市场经济

上帝赐人才干与呼召。人在工作中实现神圣使命,并遵守圣经伦理

谨慎而渐进的社会革新

持守永恒不变的道德伦理

 

进步主义的信念和愿景

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是1890年代开始在美国兴起的一种社会思潮和政治运动。1890-1920年代被称为“进步时代”(Progressive Era )。 起初,进步主义旨在回应工业化造成的负面现象,寻求对私有工业的规范化,对工人与消费者的保护,反对政府和大公司的腐败。12 但随着进步主义思潮的发展,以及美国社会状况的改变,进步主义开始寻求政治变革,希望通过扩充政府权利实现种族平等和社会公正,甚至改变社会制度。

1960年代之前,进步主义通常被包含了在“自由派”(liberalism)之内。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之后,进步主义者逐渐成为自由派当中更为激进的群体。进入21世纪,进步主义被更多年轻人和知识精英所接受。进步主义者遍布大学校园、主流媒体、大公司和文艺圈。 目前,进步主义者和相对温和的自由派在美国都被称为左派,他们的界限并不明显,都在民主党的平台上推行其理念和政策。  进步主义建立在以下几个核心思想之上。

进化论的世界观

进步主义建立于进化论的世界观。他们相信人类文明如同物种进化一样,在不断演变的过程中“进步”。13 所以,社会制度和文化形态必须不断改变。比如,进步主义这普遍认为修改婚姻和性别的传统定义,将LGBT的伦理正常化并合法化也是一种“进步“。

为了清除社会变革的法律障碍,进步主义者认为,为适应人类的演变,法律也需要不断演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2015年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议就是进步主义释宪的一次胜利。所以,“进步主义”更准确的定义是“演变主义“,或”进化主义“。

相对主义价值观

进步主义拒绝接受绝对真理和道德权威,这必然导致相对主义价值观。相对主义认为,真理并不是取决于某外在的客观现实;真理乃是由群体或个人自行决定的;所有的观念都是平等的;普遍适用于所有人的绝对真理和道德标准是不存在的。相对主义以“宽容”为名义要求人们接纳不同的宗教信仰、婚姻模式和性别取向。 本质上,这种所谓的“宽容”是没有伦理界限的为所欲为,是用人的欲望取代了上帝的律法。

如果历史上的美国社会是一张纸,那么这张纸上涂抹着基督教的颜色。而进步主义者将这种基督教的颜色视为陈旧的历史色调。他们认为时代变了,美国社会的颜色也应该变了。他们要把美国改造成五颜六色的多元化社会,如同同性恋运动的五彩旗一样色彩缤纷。为此,抹掉基督教的传统色彩他们必须要做的事。基督教一家独大的文化形态是进步主义者不能接受的。14

权力无源,自由无界

在进步主义的思想体系里,人的天然权利和天然自由没有存在的基础。进步主义大师约翰·杜威说:“天然权利和天然自由只存在与神秘的社会动物学的国度。” 13   进步主义者在口头上也会倡导人权和自由。但他们所说的权力更像是托马斯·潘恩在《人权》中描述的一种模糊好斗的东西。这种权利与欲望常被混为一谈。6  由于拒绝上帝的道德约束,进步主义者倡导的自由必然导致欲望的放纵。另一方面,进步主义者认为基督教传统是美国社会“进步“的绊脚石,企图剥夺基督徒的信仰自由,限制基督徒表达信仰的权利。 

进步主义者追求的平等不限于权利和自由,而是全方位的平等,如身份平等、财富平等以及男女社会角色的平等。基于这种对平等的定义,进步主义者主张平均主义,甚至主张消灭人与人之间的任何差别。11在这一点上,进步主义与共产主义运动的杀富济贫,平均分配不谋而合。

人无罪性

进步主义认为,人性天然是空白的,无罪性可言。人性是可以通过教育、激励和惩罚等后天环境被塑造。而媒体、政府,以及政府控制的公立学校等都可以成为培育人的有效工具。 正是基于这一理念,进步主义的代表人物美国教育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在美国极力推广政府主导的公立教育。杜威和他的追随者认为,政府是儿童的真正父母,国家具有掌控家庭的权利,公立学校是培育“国家宗教”的孵化器。15(他们所说的“宗教”与基督教无关,而是基于无神论的思想体系。)

迷信政府

进步主义者迷信政府的能力。他们认为政府应该由精英组成,可以保护并引导人类社会,是实现社会变革的重要工具16。因此,进步主义者努力扩大政府的规模和权力。从某种意义上讲,进步主义有将政府偶像化的倾向。

进步主义不相信人有罪性,所以放弃了孟德斯鸠对于政府滥用职权的警惕,主张扩大政府权力,增加政府对经济和个人生活的干预。因此,进步主义者对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颇有好感。这样正是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为代表的进步主义者想要美国改造成社会主义的原因。

乌托邦的终极理想

美国进步主义的旗帜性人物查尔斯·梅里厄姆 Charles Merriam)将进步主义的终极理想描述为 “人类的完美境界、世界的文明和人类理性的完美成就、用普世性的命令消灭个人主义,以及人类被神圣化(apotheosis of man)。”  梅里厄姆进一步说,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组建一个统治全世界的政府。17

这一理想不是人类的新发明,而是巴别塔幽灵的复辟。创世记11章记载人类在远古时代就试图团结起来建造一个彰显人类荣耀的城和塔。 那时,没有国家、民族和语言的分别,人类在一个大同社会中窃取上帝的荣耀。为了阻止人类集体犯罪,上帝变乱人类的语言,世界上开始形成国家和民族的界限。 然而,巴别塔的幽灵并未散去。人类用科技、经济和文化打破国界,组建全球化的地球村。对于普通人而言,全球化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但对于引领人类思潮的知识精英而言,全球化是迈向乌托邦理想的推动力。这一理想不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而是与远古的巴别人一样,彰显人类的荣耀。

梅里厄姆曾经受到第27任美国总统威廉·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和第28任美国总统托马斯·威尔逊(Woodrow Wilson)的青睐,18并服务于第31任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和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19梅里厄姆被认为是大萧条时期,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学家。20他将进步主义政策深深地植入了美国历史的进程。而他的政策指向了那个巴别塔式的理想。

这种巴别塔式的理想像一个幽灵,附着在许多知识分子的头脑里。 推动《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的法国哲学家雅克·马里坦(Jacques Maritain)不属于进步主义的阵营。他是天主教徒,却对人类的未来保持与大多数左派知识分子同样的理想。他在《人民与国家》(Man and the State)一书的结尾为人类建议了一个超国家的顾问机构。这一国际性机构为全人类提供不可置疑的道德伦理和政治智慧,并被所有国家接受。 在马里坦的构想中,这一国际机构有少数精英组成,虽不承担政治权利,却发挥了为人类制定道德伦理的权威。21 其实,这与梅里厄姆构想的统治全世界的政府如出一辙,同样是用人的智慧取代上帝的巴别式构想。

如今,进步主义者集中分布美国的大城市,他们通常是社会精英、好莱坞的明星、主流媒体的喉舌、华尔街的富豪、硅谷的白领、民主党的政客、高校在读学生和教授 (但不是所有这些人都是进步主义者)。在进步主义的队伍中摇旗呐喊的人们未必都深入了解这些理念。他们或许是被某个道德口号而吸引,或者被左派教授洗脑,或者被主流媒体煽动情绪,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加入了进步主义的大军。保守主义危机四伏。

3:英美保守主义与进步主义的区别

进步主义

英美保守主义

人权与自由无存在基础,于欲望混为一谈

人权与自由来自上帝的赋予

相对主义价值观,不存在绝对真理,没有普遍的道德,

人应顺服上帝启示的绝对真理

否定人的罪性,相信政府是解决人类问题的方法

因为人有罪性,政府需要受到制约

政府干预经济

自由市场经济

变革无界限

社会变革不应逾越上帝的普遍法则

人类的终极目的是巴别塔式的乌托邦

(人类的荣耀)

人类不可能实现世上的乌托邦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在美国的较量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有着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对美国的未来有着不同的愿景。作为两股背道而驰的力量,它们都在努力把美国拉回各自期待的方向。保守主义渴望美国保持基督教文明的传统。进步主义想要抹去基督教传统,营造没有绝对真理的多元文化。 保守主义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进步主义想要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保守主义主张理性而客观地解决种族问题。进步主义则用政治正确的文化加剧种族矛盾,进而实现其政治目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美国社会的左右之争是多年来自由化思潮蔓延和积累的结果。

至少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美国保守主义的危机和进步主义的壮大——共产主义的渗透、基督教信仰在民间的衰微,以及移民涌入美国构成人口结构的改变。

1930年代,斯大林在苏联施行极权统治,推行计划经济,并迅速实现了工业化。此时,美国正陷入经济大萧条。于是,美国的左派以赞赏和羡慕的眼光看待社会主义的苏联。苏联如同一场人类的实验,似乎证明了用政府权利实现人类幸福的可能性。美国的共产主义分子通过各种工会组织的罢工在美国社会风起云涌。22美国左派与苏联的共产主义在精神和行动上联姻。美国传统的资本主义制度摇摇欲坠。

进步主义的鼓吹手约翰·杜威如许多美国左翼知识分子一样,对苏维埃政权统治的苏联钟爱有加。他于1928年亲自走访苏联,并观察了斯大林主义在1930年代的所谓作为。然而,在认识到了共产主义运动造成的血腥灾难之后,杜威对苏联的膜拜和推崇大打折扣。但是,杜威并不愿意彻底的否定共产主义,而试图从俄国的历史和文化中寻找斯大林主义造成悲剧的原因。23

然而,还是有人良心发现了。1956年,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在莫斯科举行的第20届党代会上发表了“秘密讲话”,谴责斯大林屠杀无辜的暴行。演讲内容被泄露。很多美国共产党员感到幻灭并退党。到1958年,美国共产党员从几万人减少至几千人。22

从个人信仰看,丧失基督信仰后,人可能从任何地方寻找人生和世界的答案。共产主义是选项之一。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出现了“迷惘的一代”。他们放弃了传统的基督信仰,在纷乱的世界里重新寻找价值坐标系。海明威就是迷惘一代的代表。1939年至1960年间,海明威定居古巴,并于古巴共产党人、社会主义革命者卡斯特罗建立了私交。这一代人的迷惘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给了很多人。

海明威等知识分子迷惘的年代也是美国自由化思潮盛行的时代。嬉皮士文化在1960-1970年代成为一种时尚,人们摆脱敬虔的传统,用放荡不羁的生活重新诠释人生。

几乎同一时间,美国军人在越南针对共产主义展开浴血奋战。而美国国内的左派则展开如火如荼的反战运动。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美国士兵返回本土时,居然有人往军人脸上吐口水。反战运动就此告一段落,但反战运动遗留下的左翼思想却为日后进步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文化土壤。

在保守主义的一边,1970年代,美南浸信会牧师杰瑞·夫威尔(Jerry Falwell)呼吁美国重返“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为基准的美国传统。 1980年保守派的罗纳德·里根 (Ronald Reagan) 就任美国总统,新保守主义政治理念得以复兴。美国的保守主义者使用“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Judeo-Christian value)这一旗帜与共产主义意识争战。

然而,美国国内的自由化思潮并未停止。1960年代之前,进步主义通常被包含了在自由派之内。20世纪后半叶,进步主义的影响力日益增长。如今,名牌大学多半成了进步主义学院;主流媒体多半是进步主义的鼓吹手;许多知名企业是进步主义力量的金主;大量好莱坞明星是进步主义的代言人;民主党是进步主义的政治平台。

2008年,奥巴马作为进步主义的操盘手进入白宫。在其执政八年时间里,奥巴马政府引入大批穆斯林移民,同性婚姻被合法化。美国社会急速左转,进步主义甚嚣尘上。

据美国国土安全部资料,到2014为止,奥巴马已颁发超过83万绿卡给穆斯林 [24]。截至201610月份,奥巴马已经引进了超过100万穆斯林 [25]。美国人口结构和宗教形态的改变也为保守主义带来挑战,却成为进步主义崛起的政治优势。

2016年,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川普的行政团队奉行保守主义政策,重拾基督教传统,弥补奥巴马执政期间造成的去基督化破口。在经济政策上,川普的团队以美国利益优先,修补全球化对于美国利益造成的损失。

川普自上台之日就遭受到强大的攻击。这不仅是因为川普本人的性格令一些人不喜欢,更是因为川普的保守主义政策与进步主义的方向背道而驰。阻止川普连任成了民主党、左派主流媒体和知识精英的统一目标。这背后是两种信仰和两种愿景的角力。 美国将往哪个方向走?进步主义的目标是否可以顺利实现?保守主义的阵地是否在美国守得住?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成了解决这些问题的重要战役。

在此背景下,一名白人警察的执法引发了一名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 社会矛盾迅速从个案升级为反对“系统性“的种族歧视。“黑人命贵” 的游行示威从美国蔓延到其他国家。这不只是一场种族运动,而是一场政治运动。

保守主义与进步主义两股力量的争执并不是要不要解决种族矛盾(两者都会同意种族矛盾需要解决)。两者的不同在于如何解决问题,如何定义问题的原因,如何讲述问题的事实,以及通过这些问题实现什么样的愿景。

川普政府不仅拦阻了美国国内的进步主义者的道路,也危及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进步主义与共产主义再次站在了同一战线。这既是因为他们有同一个敌人,也是因为他们的信仰和理想是一致的。

202068日,在国会大厦的大厅里,佩洛西带领民主党议员们向弗洛伊德下跪谢罪。612日,在纽约的街道上,纽约青年共产党员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New York)组织了支持黑人命贵的游行示威运动。

26

202063日,前总统奥巴马发表网络讲话,支持黑人抗争,并提醒民众:“美国这个国家就是在反抗中建立的,这就是美国的革命。” 27这一场近乎于革命的运动席卷美国多个城市。当美国爆发黑人命贵运动的同时,英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地均有声援黑人命贵的游行示威。澳大利亚天空新闻(Sky News)报道,澳大利亚共产党领导了在澳洲六月初的黑人命贵的游行示威运动。28

这具有浓郁的共产主义运动的特色——联合全世界被压迫的阶级,跨越国家界限,进行国际性的联合行动,颠覆原有的世界秩序,并以“平等”作为道德口号赢得年轻人和同类人的支持。

2020年的“黑人命贵” 运动与20世纪30年代的工会运动有相似之处。20世纪,美国经历过一场凶险的左右之争。2020年,一场类似的争战再次发生,美国的保守主义力量是否可以赢得这一场争战呢?

世界的结局

根据启示录1311-18节,世界末日的敌基督(启示录中的“兽”)将建立一个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的政权,并杀害一切不敬拜他的人。人类历史上统治范围最广的专制暴政将在末日实现。基督徒在末世论上有不同立场。即使对这段经文采取不同的解释的基督徒也会相信,这个世界终将毁灭。

东西方左派不遗余力地实现他们的理想国。最终,这个理想国并不是人间天堂,而是魔鬼的暴政。 其实,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点。18世纪末期的法国大革命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名实施暴力革命,建立了一个比旧社会更加残暴的专制政权。 1917列宁在俄国以和平、土地和面包的许诺引导人民发动十月革命。然而,无产阶级专政的结果是无数农民在专制政府的机器下被碾碎。20世纪中叶,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同样以劫富济贫的旗帜吸引农民摧毁社会传统,构建新秩序。然而,农民最终成为新政权的牺牲品。今天,人类正在重蹈覆辙。根本原因不是人们不懂历史,而是因为骄傲的罪性根深蒂固。人总是想要摆脱上帝的权威,凸显自己的荣耀。当人类为了这一目的集结起来,就想重建曾经失败的巴别塔。但那不是上帝的美意,而是魔鬼的计谋。最终,不知悔改的人类要成为魔鬼的奴役。在敌基督掌权末日国度中,人类将失去自由和尊严。那是人类作茧自缚的刑罚。

如果2020年川普可以连任,进步主义末路狂奔的步伐会缓慢四年,那将是上帝对美国的怜悯。

世界的结局是令人绝望的。但基督徒不属于世界,而属于天国。敌基督掌权不久之后,耶稣基督将再次降临,将敌基督丢在硫磺火湖中(启示录19:19-21)。败坏的世界将终结。基督掌权的完美国度终将来临。那么,基督徒如何活在这个必然败坏并毁灭的世界呢?  

基督徒如何面对世界

世界终将毁灭,但基督徒不应该坐以待毙。上帝呼召我们在败坏的世界里行公义,好怜悯,在悖逆的人群中作不随波逐流的逆行者。我们的盼望不在世界,却积极地在世界里见证永恒国度的真实。

基督徒应该有一种悲壮的执着和笃信的盼望。之所以悲壮是因为我们知道世界必将走向败坏和灭亡。基督教文明的在历史上的辉煌也终将在这个地球上灰飞烟灭。

但我们执着地履行世上的责任。我们的责任是忠心地按真理生活。上帝不是呼召我们成功,而是呼召我们忠心。基督徒的目标不是成功地实现人间天堂,而是在必然败坏的世界里忠心地实践信仰。因此,无论进步主义的势力如何猖狂,无论世界的主流多么叛逆,基督徒总应该为圣经真理发出声音,为捍卫基督教价值观投出选票。历史的进程掌握在上帝手中。而忠心的基督徒则是上帝实现计划的器皿。在2020年左派疯狂反击的选举战中,基督徒应该投票给维护保守主义的候选人,阻挡左派政客。或许,上帝怜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延缓罪恶的蔓延。既或不然,我们也尽了当今的本分。

基督徒不可忽略福音使命。敬畏上帝的总统固然宝贵。但人民回归敬虔才更蒙上帝喜悦。美国宪法以“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开篇。美国人民以此为荣。但是,享受权利总是伴随着承担责任。在“主权在民”的美国,人民的意志决定了国家的走向。美国要想保持强盛,人民必须回归敬虔。只有当福音改变更多人的心,上帝的荣耀才能在这地上更多地彰显。  

世界的堕落提醒我们不要把盼望放在这个世界。我们有更美的家乡在天上,那里有基督在神的右边。耶稣基督的国度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的盼望超越这个世界。

在罪恶泛滥的世界里,上帝仍然掌权。人类很疯狂,但上帝从不失控。上帝正在按照他的预旨引领着历史的发展。对此,我们可以笃信不疑。上帝必不耽延终极审判和完美国度的应许。对此我们笃信不疑。

在上帝的应许实现之前,我们会看到恶人兴起,义人受屈,公理颠倒。但是,上帝从不失败。 正如上帝对先知哈巴谷说,他要兴起残暴的迦勒底人刑罚犹大国。哈巴谷最终凭着信心接受上帝的安排。同样地,若上帝将他的愤怒倾倒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看到的不是魔鬼的得胜,而是上帝的威严和权柄。魔鬼无法超越上帝的主权。 即使美国和世界的前途堪忧,我们也可以像哈巴谷一样祷告:耶和华啊,求你在这些年间复兴你的作为,在这些年间显明出来;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哈巴谷书3:2)。

上帝应许,义人必因信得生。所以,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巴谷书3:17-19

 

参考文献

1Joshua Philipp, The Dark Origins of Communism

2】茨维坦·托多罗夫, 不完美的花园:法兰西人文主义思想研究

3】曹长青,“例外”美国与法德俄中日的不同

4】右灰,强烈的自我态度

[5] James M. Buchanan, Why I, Too, Am Not a Conservative: The Normative Vision of Classical Liberalism. Edward Elgar Publish, 2006

6 曾梦龙,从伯克到艾略特,保守主义有着怎样的思想谱系?

7 约翰·艾兹摩尔,美国宪法的基督教背景

8】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9 赵晓,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

10Kevin DeYoungIs Capitalism UnChristian? The Gospel Coalition, 2015  

11] 王建勋,保守主义在中国登场

12Michael McGerr, A Fierce Discontent: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Progressive Movement in America 

13Ed Vitagliano, Cultural Institute: The Progressive Threat to the American Republic

14】以待,川普来了,基督徒你还好吗?

15Upstream Politics,  John Dewey the Social Engineer, https://upstreampolitics.wordpress.com/2013/02/12/john-dewey-the-social-engineer/

16Shelton Stromquist, Reinventing The People: The Progressive Movement, the Class Problem, and the Origins of Modern Liberalism 

17Charles Edward Merriam, A History of American Political Theories  

18Patrick D. Reagan, Designing a New America: The Origins of New Deal Planning.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 2000

19Charles Edward Merriam, Noted Educator," New York Times, January 9, 1953

20David A. Hollinger. Science, Jews, and Secular Culture: Studies in Mid-Twentieth-Century American Intellectual Hist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21Jacques Maritain, Man and the State.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1998

22Maurice Isserman, When New York City Was the Capital of American Communism

23David C. Engerman, John Dewey and The Soviet Union

24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6/06/17/obama-admin-pace-issue-one-million-green-cards-migrants-majority-muslim-countries/

25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10/05/u-s-admits-record-number-of-muslim-refugees-in-2016/

26https://peoplesworld.org/article/young-communists-hit-the-streets-in-new-york-with-black-lives-matter

27June 3,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6/03/us/politics/obama-speech-town-hall.html]

28https://www.adelaidenow.com.au/news/national/communist-party-lead-black-lives-matter-protest-against-indigenous-deaths-in-custody/video/80edc0f3d16a631bc793f47de079a9ea

29Loren Collins, The Truth About Tytlerhttps://www.lorencollins.net/tytler.html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