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疫苗(6):免于恐惧的自由


1940年9月至1941年5月,纳粹德国空军对英国16座城市发动了大规模空袭,造成超过四万英国平民遇难。其中,伦敦市遭受德国空军连续57个夜晚的狂轰滥炸。

正当纳粹德国的炸弹疯狂地投向英国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和美国画家诺曼·洛克威尔分别做了两件事。罗斯福总统发表了影响深远的演说,提出了“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洛克威尔拿起画笔,创作了四幅油画,主题分别对应以上的四大自由。 1943年这四幅画连续发表于《星期六晚邮报》。

《免于恐惧的自由》是洛克威尔《四大自由》系列油画的最后一幅。画中,两个孩子躺在床上安然入睡。母亲正给孩子盖上被子。父亲拿着报纸站在一边。报纸上写着与“轰炸”有关的战事报道。父亲手中除了报纸之外,还有一幅眼镜,表明父亲已经读过战争新闻。然而,父亲凝视着安睡的孩子和体贴的妻子。在战争杀戮的时代背景下,一个家庭的温馨与宁静犹如黑暗中的一线烛光,驱走了邪恶与死亡引发的恐惧。

每个人都应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普世的人性需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这样,在当下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中,也是如此。 的确,由于疫情的发展,我们不能如平日一样自由出入,但是,我们的心灵仍然应当享受免于恐惧的自由。那么,如何才能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呢?

在洛克威尔的油画中,我们可以发现免于恐惧的自由来源于“爱”。父亲和母亲因着对孩子的爱而将报纸上的战事新闻抛在脑后。孩子因为体会到父母的爱而安然入睡。当爱充满他们的心,恐惧就没有存留的余地。

圣经《约翰一书》4:18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 有人说,恐惧是爱的缺位。 爱则是驱除恐惧的良药。造成恐惧的因素越强大,我们对爱的需求也就越大。在病毒肆虐的时候,我们尤其需要爱。那么,在哪里可以找到永不止息的爱呢?

《约翰一书》4:19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上帝是爱的源头。只有当我们的生命与上帝连接,我们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爱。

我们就像洛克威尔的油画中的那位父亲。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着令人恐慌的事。但是,上帝让我们承担家庭责任,不是把恐惧传递给我们的家人,而是用爱安慰他们。正如这幅油画所描绘的,我们常常需要把令人不安的新闻摆在一边,对我们的爱人和孩子献上会心的微笑,在令人不安的世界里营造一个平安的角落。此时,我们的心也会得到安抚。爱流通在我们的心中,就冲走了恐惧。这是上帝借着普遍恩典赏赐给我们的祝福。

更令我们感动的是,上帝还借着救赎恩典把永不止息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当我们借着信心接受基督,我们就成了上帝的儿女。我们就像油画中躺在床上的小孩子,知道有一位慈爱的父亲看顾我们,就可以安然入睡。那位父亲承担着世界的风暴对这个家庭的冲击,孩子就可以坦然无惧地安息在父亲的保护之下。我们的天父不仅知道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并且在掌管着世上的一切。我们的生命也在天父的掌管之中。我们可以安心地享受天父慈爱的看顾。
天父有能力保守我们不感染病毒。但如果天父允许我们感染了病毒,他也必赐下安慰和力量,支撑我们与疾病争战。在疾病中我们也可以经历天父的爱。如果天父允许我们肉体的生命被疾病夺去,那么,我们就早日与进入比这个世界更美的家乡。那是天父应许给我们的荣耀归属。在那里,我们享受天父的爱,永不止息。死亡也不能将我们与天父的爱隔绝。

永不止息的爱来自上帝。那么,如何才能得到这永不止息的爱呢?《约翰一书》4:8-9说:“因为神就是爱。神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他得生,神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
我们曾背离上帝,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招惹了上帝的愤怒,本应遭受被上帝弃绝的痛苦。但是,上帝差派圣子耶稣来到世上。耶稣背负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承受了父神的愤怒和公义的审判。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天父的赦免。天父不再用愤怒对待我们,而是用怜悯与慈爱恩待我们。

耶稣在十字架上死后第三天从死里复活,战胜了死亡,叫我们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这是疾病和死亡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这是上帝爱我们的明证。

信心是领受爱的管道。当你的信心牢牢地连接于耶稣基督,上帝的爱就流通到你的生命中,驱走你内心的恐惧。无论瘟疫如何猖獗,都无法剥夺你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们这里所说的免于恐惧的自由与罗斯福总统所言不是同一概念。我们不是在谈一种政治理念,也不是兜售心灵鸡汤。我们这里所说的免于恐惧的自由是那位真实的上帝赐给人们的可以体验的恩典。虽然新冠病毒在扩散,但是,当你遥望窗外翠绿的树木,你可以自由地感谢上帝创造了这个春天;当你看到确诊人数增加的新闻,你可以自由地为感染病毒的人祈祷;当你听说有人因为疾病而死去,你可以自由地为你仍然活着而献上感恩;假如有一天你感染了病毒,甚至奄奄一息,你仍然可以自由地翘首期待回归到天父身边。在任何境况中,恐惧都不能捆绑你的心灵。这是在基督里免于恐惧的自由。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