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基督徒应如何看待穆斯林移民?



一位来自中东的孩子跟随父亲冒险跨越美国边境。记录他们的惊恐表情和单薄身影的照片在媒体上激起观众的恻隐之心。主持人和评论员不失时机地抨击川普政府的移民政策。(中共善于调动民众对外国势力的仇恨来实现“爱国”。而美国左派媒体则利用人们对外国移民的“爱”来刺激民众对本国总统的仇恨。)相对于奥巴马政府对穆斯林移民大开绿灯而言,川普的移民政策急速缩紧,尤其对穆斯林移民严格限制。穆斯林与基督徒是彼此眼中的异教徒。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冲突由来已久。然而,圣经也教导基督徒善待寄居的外邦人,并祝福仇敌。那么,生活在美国的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穆斯林移民?

这个问题包含了两个方面。第一,基督徒如何看待美国针对穆斯林的移民政策。第二,基督徒如何对待穆斯林(具体的人)。

日光之下无新事。相似的历史总是重演。而人类的悲剧之一是忘记历史。在面对今天美国的穆斯林移民政策时,让我们不要忘记从历史中学习功课。

多元化社会里基督徒的影响力

历史教导我们的第一个功课是,在多元化的社会里,如果基督徒影响力衰微,那么另一种强势的宗教势力必然崛起。伊斯兰教产生之前,6-7世纪的阿拉伯半岛上信仰混杂。各个部落都有自己敬拜的偶像。 据记载,当时麦加的客尔白天房里陈列五花八门的神明供人们选择性地敬拜。这是一种宗教林立的多元化社会。当时的阿拉伯半岛上也居住着一些犹太教徒和基督徒。然而,他们的一神论信仰并没有改变多元化的宗教状况。 基督徒的影响力在当时的阿拉伯半岛明显微弱。

穆罕穆徳曾经接触过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并听到过新约圣经和旧约圣经,因此,穆罕穆徳在写古兰经之前,已经受到了一神论思想的影响。然而,他并没有接受基督信仰,而是创立了另一种一神论宗教。伊斯兰教非常强势地在阿拉伯半岛崛起。其文化土壤是多元化的社会思潮,而基督徒用信仰影响社会的力量微弱不堪,无力抵抗伊斯兰教的崛起。

 在多元化的社会里,如果基督徒影响力衰微,那么另一种强势的宗教势力必然崛起。这一现象也反映在欧洲大地。

从公元4世纪开始,基督信仰(包含宗教改革之前的天主教)在欧洲社会迅速成长。虽然,政教合一的体制导致了许多负面问题,但基督信仰塑造了欧洲文化。 14-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出现的许多宗教主题的艺术作品可以反映当时基督教在文化领域的统治地位。然而,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中,人们开始用理性怀疑基督教权威,人本主义开始取代神本主义。 如果说基督教文明原本像一棵大树扎根在欧洲大地,那么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给基督教文明扎根的大地松了土。 19世纪的思潮则如一场飓风把基督教文明的大树从欧洲的土地上连根拔起。 尼采的上帝已死,达尔文的进化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都诞生于19世纪。它们分别以不同的方式否定基督信仰,并且至今仍然在影响世界。 “去基督化”浪潮已经改变了欧洲。今天的欧洲,正统的基督信仰已经从主流社会退场,成了落伍守旧的少数人的私房瑰宝。

基督教从欧洲退场了,取而代之的是以“相对主义”为主要特色的后现代文化。相对主义认为,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不存在普遍的道德权威。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仅适用于自己的“真理”,因此,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以为正确的方式生活,别人无权判断。 按照相对主义的价值观,社会应该是多元化的,比如,性别取向、宗教信仰,婚姻形式,等等。

不接受绝对真理的后现代欧洲是社会的信仰真空。这种信仰真空为另一种强势宗教的膨胀提供了文化空间。

1960年代开始,一些欧洲国家就从穆斯林国家输入劳动力。由于穆斯林人口的生育数量很多,生在穆斯林家庭的孩子就自然成为穆斯林。所以欧洲的穆斯林人口迅速增长。阿拉伯之春引起的穆斯林国家的动荡导致大批穆斯林难民涌入欧洲,引发最近几年欧洲的穆斯林难民危机。早在,2005年,英国学者贝特·叶奥出版了《欧拉伯:欧洲-阿拉伯轴心》一书,提出了欧洲被伊斯兰化或者被阿拉伯化的概念。

美国社会的信仰危机

同样的危机也出现在现今的美国。进步主义和美国保守主义的争斗严重撕裂美国社会。进步主义属于左派。保守主义属于右派。民主党是进步主义者的大本营。保守主义者则集中在共和党。

美国保守主义不等于基督信仰。但是美国保守主义与基督信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是在道德伦理的议题方面。

简单来说,美国的保守主义是以“犹太-基督教传统(Judeo-Christian tradition)”为根基的美国价值观。美国的《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和《美国宪法》(The Constitution)奠定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基础。从中可以找到明显的基督教精神。美国的建国先驱们受到基督教信仰的深刻影响,并且把基督教的某些精神带入了美国宪法和美国社会制度的设计。美国历史上经历过基督教的属灵复兴,基督教价值观深远地影响了美国的社会生活和传统文化。

保守主义不等于基督信仰。美国不等于天国。美国也不是基督教国。但是,对美国产生深刻影响的宗教是基督教,而不是伊斯兰教。美国的伟大与基督教文明有着亲密的联姻,而不是受益于伊斯兰教。

然而,进步主义认为,时代总是在不断“进步”,陈旧的社会观念需要给新兴的社会思潮让路,旧的社会秩序需要不断被新的社会秩序取代,人们需要建立新的社会秩序来适应新的时代和新的思潮,因此,美国必须放弃建国先驱的旧观念。

在美国历史上留下深刻烙印的基督教精神,以及在此基础上构建的社会秩序是进步主义者要摧毁的对象,比如,一男一女的婚姻传统,男女两性的性别规范,基督教的文化传统,都被进步主义者视为时代发展的绊脚石。

进步主义者信奉“相对主义”,否定绝对真理,不相信有一个普遍的道德权威,与基督信仰的核心理念背道而驰。因此进步主义的梦想是构建多元化的美国。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对美国精神有着不同的定义。进步主义者肯定美国精神中的宽容、博爱、自由和民主,却不接受这些精神扎根的基督教信仰。而保守主义者则坚持基督教信仰作为宽容、博爱,自由和民主的根基不动摇。

进步主义这与保守主义者对美国社会的愿景截然不同。保守主义者致力于保护以犹太-基督教价值观为根基的美国社会。而进步主义者梦想构建由各种不同的族裔、文化、宗教,不同的性别取向的人和平相处的多元化社会。因此,美国的进步主义者在公共政策方面袒护穆斯林移民和LGBT人士。

如果美国社会文化是一张纸,那么这张纸上原来涂抹着基督教的颜色比较浓厚。而进步主义者将这种基督教的颜色视为陈旧的历史色调。他们认为时代变了,美国社会的颜色也应该变了。他们要把美国改造成五颜六色的多元化社会,如同同性恋运动的五彩旗一样色彩缤纷。为此,抹掉基督教的传统色彩他们必须要做的事。基督教一家独大的宗教形式是进步主义者不能接受的。进步主义这不相信基督教的信仰是绝对真理。他们否认基督教的存在在这个时代有积极的价值,反而认为基督教是历史的老古董,是新时代发展的绊脚石。 由于,基督教在美国的历史传统中处于优势地位,并且基督教的教义有不兼容伊斯兰教,也不认同LGBT的价值观,所以,基督教是进步主义者意识形态上的敌人。

于是,在过去一些年,尤其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社会也经历了“去基督化运动”,比如,公共场合不允许基督徒祷告,圣诞快乐改为节日快乐,政府建筑前的十诫碑文被铲除,等等。与基督教有关的文化元素从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被清除出去。

在移民政策方面,进步主义者主张开放接受穆斯林移民,包括非法移民。据美国国土安全部资料,到2014为止,奥巴马已颁发超过83万绿卡给穆斯林。截至201610月份,奥巴马已经引进了超过100万穆斯林。希拉里曾经声称,自己若当选总统,将延续奥巴马的进步主义政策,每年引入6.5万名穆斯林移民。

在引进大批穆斯林移民的同时,这些进步主义的政客们在美国境内限制基督徒的信仰自由。 按照进步主义者的日程表,基督徒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力势必衰微,多元化社会逐步形成,必然为强势的伊斯兰逐步主导美国创造了条件,那么美国赴欧洲的后尘是必然趋势。

因此,基督徒应该反对进步主义者的移民开放政策。

道德口号的欺骗

历史教给我们的另一个功课是,警惕道德口号的欺骗。

伊斯兰在第七世纪在阿拉伯半岛被大众接受,一个重要原因是穆罕穆德提出了很吸引人的道德口号,也推行看似美好的社会政策,比如,周济穷人,追求社会公正,实现财富的平等,等等。道德感召力、现实的利益驱动和乌托邦的幻想会成为人们追随道德旗帜的动力。伊斯兰政教合一的国度实现了,但是,天堂并未因此而降临。起初的道德口号与现今的道德崩溃形成显明的对比。

今天的美国,进步主义者也高举道德旗帜,平等、宽容、自由、爱,等等。这些道德名词赋予他们正义感,也会盲从的民众产生迷惑性。

但进步主义者追求的平等并非真正的平等。基督信仰并不反对平等,反而给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包括LGBT与其他人的平等)提供了教义支持(人都是按上帝形像被造的,因此都有值得他人尊重的平等的人格和基本权利)。基督徒也应该支持LGBT人士与其他美国公民享受同等的社会福利保证。进步主义者只是以“平等”的外衣试图颠覆人类的道德伦理的基础,否定人类用性别界定男女两性的基本规范和一男一女组成婚姻的传统定义。这不再是平等的议题,而是人类伦理规范的问题。这是基督徒不能认同的。

进步主义者所说的“宽容”的潜台词是否定一切绝对真理,包括基督教信仰。因为基督信仰不是绝对真理,所以,不应该一家独大,而应该允许其他宗教均分天下。

没有绝对真理的宽容必然沦落为毫无原则的纵容。没有真理尊则的爱必然成为没有底线的为所欲为。不寻求救赎的自由只不过是在罪性的囚牢中的疯狂。

进步主义者试图建立的相互包容的多元化社会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当基督教被打压之后,另一种具有排他性的宗教崛起,必然不能容忍其他文化。在伊斯兰的世界观里,非穆斯林的世界是罪恶的,进步主义者试图保护的LGBT是不能被容忍的。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已经发生了多起为了保护穆斯林的自由而牺牲非穆斯林的自由的事情。进步主义者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的道德口号是无法实现的梦。

维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

穆斯林国家用古兰经作为立法基石,这是他们的权利,美国无权干涉。但是,美国既然是在基督教文明的塑造中强大起来,那么美国的公共政策就应该首先考虑保护基督徒信仰的自由。

圣经提摩太前书21-3节:“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

圣经教导基督徒为执政掌权者祷告,其目标是通过掌权者的政策保护基督徒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度日的社会环境。 构建对基督徒信仰宽容友好的社会政策是上帝所喜悦的。因此,基督徒在参与公共政策制定时,就需要以保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为目标。在移民政策方面,基督徒当然应该支持保守主义政策,而反对进步主义者对穆斯林开放的政策。

这里必须澄清一点。信仰自由的社会环境不是为了让基督徒享受安逸的生活,而是为基督徒实践信仰提供条件。基督徒不仅有责任选举支持圣经价值观的候选人,更有责任利用信仰自由的环境实践信仰。 基督徒的终极盼望不是把美国打造成基督徒的天堂,也不是把美国建造成基督教国家,因为耶稣说他的国不在地上。基督徒只是在寄居的美国按照上帝的心意履行社会责任和福音使命。

关爱穆斯林群体

提摩太前书21-3节显示了基督徒追求社会政策的大方向。4-5节告诉我们如何对待穆斯林的朋友,邻居和同事。“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因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基督徒需要信仰自由的环境来传福音,因为上帝愿意万人得救,其中也包括祂要拯救的穆斯林。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将世为人的基督耶稣。上帝不留余地地宣告了真理的唯一性,得救的方式的唯一性,救主的唯一性。真理一定具有排他性。基督徒不能认同相对主义,也不应该无原则地纵容(包容)谬误。

福音真理让基督徒不认同伊斯兰教的信仰,却关爱相信异教的穆斯林。 因为依据圣经,穆斯林是照着上帝的形象所造的人,有值得尊重的人格,需要被怜悯和关爱。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美国的教会有责任关爱穆斯林移民和难民。在生活上提供帮助,展现上帝的爱。许多人想要把政府变成福利院,要求总统扮演慈善家,这是职能和角色混乱的伪善性思维。让美国政府保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好让基督教会有充分的自由行慈善。这是符合保守价值观的做法。
除了生活中实际的关怀之外,对穆斯林更大的爱莫过于用耶稣基督的福音拯救他们的灵魂。因此,基督徒在帮助穆斯林解决生活问题的同时,在对圣经不妥协的基础上,应该与穆斯林展开信仰层面的对话。

当进步主义者想通过法律政策向美国引入大量穆斯林移民的时候,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让穆斯林听到福音。相反,引入大批穆斯林的人与敌对基督教的人,通常是同一批人。基督徒不认同进步主义者的做法,但可以把穆斯林当作传福音的对象

结语

对待进步主义的理念和政治意图,我们需要看到其背后的危险,也认识到保守主义价值观的宝贵。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基督徒需要有清醒的认识,并且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投票支持倡导保守主义政策候选人,并积极在信仰自由的环境里履行文化使命和福音使命,用福音祝福社会并拯救灵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