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2019——“王怡牧师被判刑”与“德州教堂枪击案”给美国华人基督徒的警示



       1229日是2019年的最后一个主日。当我们正在教会敬拜的时候,美国德州的一间教会里,一名枪手突然拔枪射杀正在礼拜的基督徒,导致三人死亡(包括枪手)。数小时后(北京时间20191230日),中国四川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怡牧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宣判九年徒刑。

        一个民主社会的“自由”,一个专制社会的“不自由”,看似对立的矛盾体,却呈现出类似的悲剧。这两起事件的社会背景都投射在我们这群留美华人的人生轨迹中。中国是我们成长的地方。美国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因着某种复杂的情感,许多海外华人仍然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深感自豪,同时,又在这个与中国产生激烈冲突的国家里享受着“美国梦”。

        如果我们的身份认同感仍然定位于地上的民族或国家,那么,我们难免在中国与美国的冲突夹缝中感到尴尬或焦虑。2019年末发生的这两件事迫使我们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份定位,进而走出民族与国籍身份导致的情感误区。

        自重生之时,我们就属于一个新的国度——天国,我们就有一个新的国籍——天国的公民。这一神圣而永恒的身份破碎了“中国梦”,也破碎了“美国梦”。

“美国梦”碎

       自由固然可贵。然而,如果人拒绝基督的救赎,自由一定被滥用(其实那不是自由,而是在罪恶牢笼中的疯狂),正如人用持枪的自由滥杀无辜。人必须在基督的救赎中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可是,美国在“进步主义”(一种反基督教的自由主义思潮)甚嚣尘上的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只要“自由”,不要“救主”。“自由女神” 成了人们的“偶像”。 “美国精神”的信仰根基正在被掏空,“美国梦”也不过如空气中漂浮的肥皂泡。

       推行“去基督化”的自由主义者正是那些在控枪问题上想要剥夺公民权利的人,同时也是在宗教政策方面想要限制基督徒信仰自由的人。然而,德州教堂的枪击案中,公民使用正当的持枪权利阻止了罪恶。德州教堂里的枪声犹如给那些限制宗教自由和剥夺公民权利的自由主义者一记耳光。

        对基督徒而言,比自由主义思潮更加值得警惕的是自由而舒适的社会“温床”。在这种温床上,生活在美国基督徒会沉浸于“美国梦”,而忘记了“天国梦”。信徒犹如温水中的青蛙,死于安乐。信仰的热情逐渐冷淡,或者从未火热过,这是普遍现象。德州教堂里的枪声应该把我们从不冷不热的温床上惊醒。

       基督徒不应该把世界当作天堂。相反,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在我们生活的美国社会,天国的力量正在被世俗化势力削减,我们的生命正在被惰性所侵蚀。我们必须警告自己:我是天国的子民,应为天国而活。

“中国梦”碎

    作为天国的子民,我们与普世基督徒共同属于一个国度,敬拜同一位君王。“天国的子民”这一身份不只是个人性的救恩符号,也意味着团体性的从属关系。我们属于一群人。这群人都被耶稣买赎,都被分别为圣。这群人彼此联络,组成无形的教会,成就上帝国度的旨意。你和我属于这个群体。因此,我们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以弗所书2:19)。这就是为什么基督徒互称为“弟兄姊妹”。 这种属灵生命的联结将在新天新地里存留到永远。所以,我们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马书12:15)。对于为主受逼迫的肢体,希伯来书教导我们:“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希伯来书13:3)”

        为此,我们应在祷告中与王怡牧师以及所有为主受逼迫的弟兄姊妹心灵共振,因为感动他们的圣灵也住在我们里面。当中国的一个教会被查封,当一位主内肢体被囚禁,我们的沉痛感应该大过为中国大地上崛起的高楼大厦而有的欣喜,因为前者是与我们同国的弟兄姊妹,而后者只是钢筋水泥的匣子。当我们的心牵挂天国的人与事,无神论的统治者鼓吹的“梦”就不能绑架我们的感情。

        作为天国的子民,我们的荣誉感来自上帝,而非来自任何政府。因为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了我们,所以我们有做人的尊严,以及政府不能剥夺的基本权利。因为基督救赎了我们,所以我们可以活出永生的尊贵。在上帝的创造中发现我们的尊严,在基督的救赎中活出我们的尊贵,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荣耀。这种荣耀带给我们的喜乐和满足远远超过民族荣誉和国家荣誉。

        我们应当爱每一个中国人,乃至爱整个中华民族,不仅是因为我们出自那里,更是因为中国人以及整个民族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人。基于这种爱,我们盼望自己的同胞生活在上帝的真理中,而非蒙蔽在谎言的欺骗中。基于这种爱,我们渴望自己的同胞可以自由地认识并敬拜上帝,而非遭受强权政府的欺压。基于这种爱,我们为我们的民族在灵魂层面遭受的劫难感到担忧,远远超过对他在物质层面的富裕而有的自豪,因为根据上帝的创造,人的价值不在于物质的富裕,而在于灵魂的丰盛。

        如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并不包含基督信仰的复兴,那么,这个梦带给基督徒的只能是悲哀,而非自豪。统治者试图把这个“梦”与中国人的自尊心和荣誉感捆绑在一起。而我们应该把人民、政府、国家、政党区分清楚,拒绝独裁政权用混淆概念方式绑架我们的感情。人的尊严和荣誉是来自上帝,而不是来自任何统治者,对于天国的子民,尤为如此。成都中级法院对王怡牧师的判决书再次证实了“中国梦”是无法令基督徒兴奋的幻影。

      王怡牧师的判刑与德州教堂的枪击案给2019年画上了句号。这两件事粉碎了“美国梦”和“中国梦”,迫使我们回归“天国梦”。不!天国不是梦。天国是无法动摇的现实。套用加拉太书6:15的说法——中国人美国人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