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香港人民要抗争?这与大陆同胞有何关系?

导火线

2019年夏季的香港反抗运动起源于民众反对《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草案》(俗称:逃犯条例、引渡条例、送中条例)。该条例若获得通过,行政长官将可将香港被告移交给大陆司法部门,香港政府亦可协助中国大陆等司法区冻结没收在港财产。

抗议活动最大规模时多达数百万人上街游行,并展现出香港人和平理性的公民素质。抗议的诉求和途径符合《基本法》。然而,港府漠视的民意的傲慢态度激起民众不满。抗议活动继续进行。之后,香港民众提出的五项诉求也完全在《基本法》的框架之内,政府与人民本有协商余地。然而,政府继续漠视民意,并使用警察与黑社会势力使用过度暴力。民众的不满被激发,抗议活动不断升级,部分抗议群众也开始使用暴力。

香港人为什么抗议?香港人民难道不希望有更加完善的司法体系吗?


背后的原因:中共司法体系不可信任

问题的根源不在于逃犯条例本身,而在于操控逃犯条例的中央政府。 中共政府有法不依,用司法为政治服务 ,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实。当下的中国社会是人治,而非法治,这也是尽人皆知的现状。共产党掌控的大陆司法体系并没有赢得香港人的信赖。

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在2019年7月的访问调查,14岁以上香港居民中有81%不信任中央政府;不信任“一国两制”和不信任特首的比例都为75%。在14至29岁年龄组别中,不信任中国政府的程度则高达91%。

2015年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与员工五人陆续失踪。2017年肖建华在香港被消失。中共政府把非法手段伸进香港的案例令香港人看透了中共对法律的蔑视和践踏。而逃犯条例将使中共政府更加便利地给政治黑手带上法律的白手套伸入香港社会。

『反送中』运动反对的是没有法制信誉的中央极权对香港司法独立的破坏。中共失去了司法可信度,这不是香港人的错。这是中共政府自己的所作所为造成的结果。

根本矛盾:两种制度

然而,香港民众的抗议目标始终针对香港政府和行政特首,而没有直接针对中共中央(至少主流民意是这样)。香港行政特首是中共中央试图控制香港的马前卒。而香港民众的理性表现于,他们明明知道香港特首执行的是党中央的意志,却不直接把反对口号指向党中央,而是对准香港行政特首和港区政府。这就使得香港人民的抗争和诉求始终克制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框架内。

为什么香港特首藐视民意?因为她在执行党中央的意志。践踏民意是共产专制的固有本性。所以,这场香港风暴本质上讲是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与香港的民主制度之间的冲突。香港人面对的是赖以生存的人权和自由被剥夺的危险。对于香港人,自由民主和人权如同空气,如果被夺去,他们会窒息。而这种危机感是很多大陆同胞不能体会的,因为共产党政权没有让大陆同胞享受民主社会的人权和自由。 所以,很多大陆同胞不理解香港人在争取什么,即使知道也没有共鸣。

『一国两制』是个不可实现的伪命题。一党专制不可能兼容民主自由。独裁者最惧怕的是人民的权利。这是两个水火不容的制度。 尽管如此,香港人民仍然坚持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基本框架内表达诉求。香港人民的抗争并没有违背基本法。

然而,独裁的特征是践踏民意。在今年夏天香港人的抗争中,民意明显被藐视。在最多达到一百万至二百万香港人上街游行的巨大民意下,香港特区政府仍然贯彻党中央的指示,不向民意屈服,一而再再而三地藐视香港人民的五项合理诉求。并且,采用暴力手段镇压抗议民众,包括动用黑社会(元朗事件),派大陆警察假扮香港警察和示威民众制造暴力(见网络流传的视频证据),蓄意营造冲击立法会事件。港府不听取民意,反而执意与民意为敌。这不是自由民主的香港社会一贯的作风,反而呈现了共产专政的政治手腕。这说明,香港特首已经沦为北京政府的傀儡。香港政府已经不能代表香港民意为港人服务,而成为中共独裁驾驭香港的工具。于是,民众的愤怒和抗议规模越发严重。“官逼民反” 是这场运动升级的最佳描述。

舆论宣传

也许很多大陆的同胞不会相信这一些,因为大陆的官方宣传是另一套说辞。如果中共官媒(央视,新华社,微信,等所有官方许可的信息平台)宣传的内容与事实相符,为什么官方极力封杀或过滤非官方咨询?为什么中共不敢放开互联网,给人民获得讯息的自由?越是极力封锁消息的政府越是心里有鬼而不值得信任的政府。中共不仅在司法体系不可信,在舆论领域更不可信。

我没有亲临现场,所以我不排除个别民众实施激进行为的可能性,因为在成千上万的大规模游行中,个别激进行为是无法避免的。激进的暴力行为是应当予以制止和谴责的,哪怕它的诉求是正当的。

但作为旁观者,我们若获得全面咨询,都可以看到香港人民的抗争活动整体面貌是理性而克制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简称“合理非”)一直都是香港民众集会抗争的指导原则。暴力主要来自于黑社会与警察(尤其是来自大陆的便衣和身穿香港警服的大陆警察)。

比起黑社会暴徒在元朗见人便打,几位民众向建筑股投掷几个鸡蛋算什么暴力?比起警察近距离向民众开枪投射布袋弹并在地铁站内部发射催泪瓦斯,几名年轻人挪动几个路障算什么暴力?比起一名女子被警察骑在身上用警棍殴打,一个国徽被泼墨算什么暴力?『党』的面子比人民的尊严和生命还重要吗?

当大约两百万香港人民和平地表达诉求的时候,他们表现出的理性与合理诉求被政府藐视。那个时候,『党』不让人民知道这些事,因为它怕大陆人民用同样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权利。中联办官员鼓动黑社会打手血腥殴打民众的一幕,『党』不让人民看到,因为它怕人民认出谁是谁非。

在机场,环球时报的所谓记者被香港人民认出,并包围起来。这个画面被中共官媒放大,用来煽动人民内心的仇恨,激发报复心理。但是,官媒不让人民看到香港人民抗争的整体和平理性的画面,和党卫势力对人民的暴力。

如果香港民众对来自大陆的便衣警察和所谓记者实施暴力,也应当予以反对。便衣警察和中共官媒记者的安全和尊严也应当予以保护。如果有香港民众主动对他们施暴,那么,他们在这件事上也会失去道德力量。然而,在两个多月的香港抗争运动的大背景下来看,官方力量对民众的暴力远远超过少数民众在极端情况下的不当行为。而且,作为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的职责不是客观地报道真相,而是作为独裁者的喉舌制造抹黑香港人,欺骗大陆人的谎言。环球时报记者所做的事不同于普通记者,而是执行卧底的任务。他拍摄的对象是抗议民众的近距离照片。谁能保证这些照片不被中共用来对香港人秋后算账?中共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就是为什么环球时报的记者被香港抗议者围困,而舆论自由的国家的媒体没有同样的遭遇。 

在党控制下的社会,真相被掩盖。在可以曝光真相的社会,党用收买和伪装的方式制造暴力,并嫁祸于和平的人民。

尽管中共用恐惧感威慑人民,但是比人民更加恐惧的是中共当权者自己。因为一旦所有的事实摊开在人民眼前,人民的良知会被触动, 人民会认出共产极权的虚谎和暴力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政府严密控制消息的原因。他们对真相有恐惧感。更确切地说,他们对人民了解真相之后的觉醒有恐惧感。

人的基本尊严

为了消除自身的恐惧,中共政府给人民制造恐惧,迫使民众服从其统治。在中共统治下,人民不仅不被允许看到真相,也不被允许传播他们所知道的真相,除非这个真相对中共统治有利。可是,知道真相是人的基本权利。当这一权利长久地被剥夺了,人们就不再觉得自己需要它了。人当有的自由被长久的剥夺了,人们就不再渴望自由了。这是极权统治对人性的摧残。

人之所以为人,最神圣的尊严就是权利和自由。(我们不是说人有无限制的自由,人的自由需要受到道德和法律的限定。我们谈到是基本的自由,比如了解咨询的自由,信仰的自由,集会的自由,等。)

正如飞翔是雄鹰与生俱来的本性,权利和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尊严。当鹰放弃了飞翔的渴望与能力,那么,鹰已经失去了鹰的本性。当鹰只顾着低头啄食,而忘记它还有一对翅膀,也忘记了头顶还有一片天空,那么,它失去了鹰的之所以为鹰的本性。党中央对香港的政策如同剥夺鹰飞翔的自由。而习惯了在天空翱翔的香港鹰们,当然会群起而反击,因为他们还有鹰的性情。

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下的大陆同胞在“人”的本质上与香港同胞无异,都有飞翔的权利。但是,大陆同胞被专制政权剥夺了飞翔的自由。一只鹰拒绝飞翔,这也是它的权利。但是它不应该嘲笑飞翔的同类?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在地面生活,但不应该憎恨那些向往蓝天的同辈。

人性 VS. 党性

其实,从人性的层面,大陆人与香港人,乃至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人格尊严”。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都应该被爱。然而,共产党培养的爱国主义是用仇恨绑架人民感情的政治工具,用来调动人民的力量打击政治敌人,实现维护其统治的目的。而其统治绝非为了人民的利益,乃是为了统治者的利益。人民从来都是独裁政权使用的工具,而不是它服务的对象。

暴力和仇恨是共产政权的基因,在共产主义的历史中暴露无遗。正如德国纳粹时期,忠实于纳粹的热血青年的爱国热情是真诚的。他们的感情被执政者绑架了。他们的人性被当党性泯灭了。

香港人民和有良知的记者留下了许多“黑警”施暴的证据。一个警察骑在一个女人身上抡起警棍暴打,地上血迹斑斑。 更为血腥而残暴的事在香港还发生了很多很多。 可是,香港人也是与你我一样有血有肉的人。正如警棍下的女子,她是一个父亲的女儿,或许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或许是一个丈夫的妻子,或许是某个人的姊妹。她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她做了什么而需要遭到这样的毒打?她和其他许多香港人无非是想要保留住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是独裁体制所不能容忍的,为此香港人就被暴力镇压。我们良知中的怜悯和善良若不被『党』 灌输的爱国所泯灭,那么,我们一定会在真相面前做出公正的判断。如果对自己的同胞没有了基本的尊重,所谓爱国无非是统治者用仇恨绑架人民的感情罢了。

共产党的计谋是把百姓的个人尊严依附于党国的荣誉之上,仿佛离开了党国的荣誉,我们就没有了尊严,荣誉尽失了。党国的荣誉和个人的荣誉仅仅捆绑在了一起。于是,当『党』用爱国的名义煽动百姓的时候,很多人热情万丈。

但是,在共产党建立新中国的政权之前,人的尊严就早已存在了。当这个政权垮台之后,中国人仍然有不可剥夺的尊严和人之所以为人的荣誉。

香港人与你我一样都是人。这个暴政今天可以摧残香港人。有一天,若任何一个大陆人威胁了它的利益,这个暴政的棍棒也会同样对待这个大陆人,除非他完全顺从这个暴政,除非他『人性』中的『恶』顺服『党性』的挑唆。

爱国主义

在真相被掩盖,历史被扭曲,道德被掏空的社会里,很多人把香港人民当作敌人。但事实上,所有中国人有同一个敌人。这个敌人用谎言挑动仇恨,用强暴压制自由。但不同的是,许多人认同并顺服它的施政,而许多香港人民拒绝屈服于它的爪牙。

拒绝中共的统治就是不爱国吗?不!真正的爱国者首先要爱人民。中国人民应当被爱,中国人有当得的尊严和权利。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服务于人民。如果政府剥夺人民当有的权利和自由,人民有权利推翻这样的政府。爱国的对象不是专制政府运转的国家机器。 爱国的对象是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人。

或许有人会说:“『党国』让我们衣食无忧了,让我们赚钱了。” 的确如此。但是,人与猪狗不同之处在于,人除了吃饱饭之外,更高贵的尊严是渴望自由、追求真理、发扬怜悯、施行仁爱。而这些,都被中共的『党性』侵蚀了。

然而,理智的香港人民并没有把反对共产党当作抗争的口号,而是把五项诉求保持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所谓“港独” 并不是香港的主流民意,却被中共官媒用来放大,用以激发大陆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如果大陆同胞可以获得真相,那么他们没有理由用爱国主义敌视香港人民。

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其实,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有许多弘扬良善的美德。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中国人秉承着华人血脉,也在精神上以中华文化的传统为荣。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不是共产党赋予的。共产党只是一个政权。中共不等于中国。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就已经存在了。在共产党建立党之前,中华民族就已有过辉煌的历史。

但是,来自西方的共产主义摧毁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在文革时期,传统文化被肆意破坏。改革开放之后,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实用主义驱动着中国人的个人命运和民族进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但是,新的不一定都是好的。

如果我们爱中国,就应当把共产极权赶出中国大地,为了中国人民的自由和权力,也为了中国人引以为荣的民族传统。而这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中共的垮台势必给当下的国人带来沉重的痛苦。正如一个人身体上有了肿瘤。割下肿瘤一定疼痛。但为了长久的健康,医治之痛是难免的。为了中国民族美好的未来,为了中国人后世子孙的福祉,这一代人经历共产极权的消亡所带来的疼痛,不是一个咒诅,而是新生前的生产之痛。

香港人民正在与这个剥夺大陆同胞自由的政权抗争,并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上讲,香港人民不仅不是大陆同胞的敌人,更是大陆同胞的朋友和和对抗强权的先行者。

为人格而抗争

今年夏天,香港人民在和平游行中表现出的理性和素养令人钦佩。香港人民的公民意识和不畏强权的勇气堪称典范。

然而,比鞭打肉体更加令人心痛的是一水之隔的同胞们的误解和敌视。尽管如此,我仍然相信,总有一些大陆同胞不甘于被独裁政权的政治谎言欺骗。他们努力寻找高墙之外的真相,运用上帝赋予他们的理性和良心对事实作出回应。

有一种抗争是在街头用血肉之躯抵抗暴政。大陆同胞虽然不被允许进行这种抗争,但没有人可以禁止另一种抗争,即在心灵深处用人格尊严抗拒邪恶势力,用人性中对善良的渴望抵抗党性对恶的耸动,用对真相的寻求抵抗谎言的欺骗,用怜悯抵抗仇恨。 因为我们都有人格尊严,这是与生俱来的,与党国无关。

当黑夜逼近白昼,白昼依旧光明。
当谎言掩盖真相,真相依旧坚挺。
当盲从嘲笑理性,理性依旧清醒。
当诡诈掏空良善,良善依旧丰盈。
当仇恨打击仁爱,仁爱依旧得胜。
当暴力驱散和平,和平依旧发声!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