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是一场生命的雕琢

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里陈列的大卫像体态健美,散发着活泼的生命力。这座栩栩如生的雕像每年吸引着数百万人参观。

然而,雕刻大卫像所用的原材料并非完美的石材。这块大理石出自15世纪60年代阿尔卑斯山下。由于材质过硬,厚度太薄,它被两位雕塑家先后弃绝。据说,这块大理石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裂纹,可能在雕塑品上留下瑕疵。

1464年开始,两位雕塑家先后大胆尝试使用这块大理石雕塑大卫像,却都在着手后不久便不了了之。之后,这块巨石被遗弃在一个大教堂的院子里长达大约25年。

1501年,26岁的米开朗基罗开始在这块大理石上雕刻大卫像。四年后,栩栩如生的大卫从大理石中脱颖而出。

米开朗基罗说:“大卫被禁锢在这块大理石中,我只是将大卫释放出来。


创造:人类的智慧之源

面对精美的大卫像,人们不会相信它是一块岩石在漫长的进化史中演变而成的,也不会相信它是陨石随机撞击地球的产物。毋庸置疑,大卫像是由一位杰出的雕塑家创作而成。那么,如雕塑家一样的人又是从何而来?如果说大卫像反映了米开朗基罗的艺术才华,那么,有创作能力的人类又彰显了谁的智慧呢?

人类社会中有一小部分人被称为艺术家。但事实上,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创作的能力。许多日常琐事都是创作,如做一道菜,织一件毛衣,写一封信,等等。

创作需要运用理性、情感、想象力和灵感。这些都是灵魂的功能。

上帝造人时,塑造了人的肉体,也赐给人灵魂。人类进行艺术创作的能力得益于上帝赋予人的灵魂特质。

正如艺术作品反映了艺术家的才华,人类也应当彰显上帝的荣耀。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故此人类有理性、情感、意志等灵魂的功能。按照上帝造人之初的本意,人类应该用理性认识上帝的真理,用情感爱慕上帝的圣洁,用意志顺服上帝的权柄,从而以真理、仁义和圣洁的生命彰显上帝的荣耀。


堕落:灵魂的功能被扭曲

然而,人类失败了。自从人类的始祖亚当犯罪,人的灵魂就被罪污染。

正如一副绘画作品上被泼洒了黑墨,作品将无法体现作者的才华。同样,堕落的人类也无法彰显上帝的荣耀。

人灵魂的功能扭曲了。人用理性否定上帝的存在,用情感放逐邪情私欲,用意志背叛上帝的旨意。人不再彰显上帝的荣耀,反而亏缺上帝的荣耀。


重生:崭新的再创造

上帝并没有完全遗弃堕落的罪人。上帝要在基督里赐给人新生命。哥林多后书517节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得称新的了。” “新造的人也可译为 新的创造

上帝对罪人的拯救并非在堕落的人性上进行简单的道德提升,而是改变罪人生命的本质,使亚当里的旧人变为基督里的新人。这一神迹就是 重生。重生是圣灵所做之工,并与基督的死与复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一个人信靠基督,圣灵便将他的生命与基督联合。他的旧人与基督的死联合,所以,他与基督已经同钉十字架。另一方面,他与基督的复活联合,所以,如今活着的不再是他,乃是基督在他里面活。(加拉太书2:20

信徒因此得到属灵的新生命,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4


成圣:一场生命的雕琢

正如婴儿需要经历成长的历程才能健壮和成熟,属灵的新生命也需要持续不断地成长。这一过程是成圣的经历。

一方面,基督徒的思想观念需要不断被圣经真理塑造,心意更新而变化,查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2)。另一方面,基督徒的内在品格需要被基督的性情同化,并在行为中显明出来。借此,基督徒在真理,仁义和圣洁的生命中彰显出上帝的荣耀。

作为重生的基督徒,我们固然脱离了罪的权势,在上帝的审判台前罪债已经被主耶稣的宝血洗净,然而在我们现今的生命中仍然残留着罪的余迹有待清除。所以,我们需要经历一场生命的雕琢,让上帝除去我们生命中盈余的邪恶,好释放出里面那个新造的生命。

上帝叫万事互相效力,成就我们效法基督的目的。这“万事”当中包括了生命的雕琢之苦。

在过去的几年,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位令我苦不堪言的人出现在我身边。他们冲我咄咄逼人地施压,或用傲慢的姿态教训我。

经历了三番五次的痛苦挣扎之后,我发现上帝使用这些遭遇对付了我的骄傲。骄傲是我生命中需要被神雕削的性情。而那些人和事就如同上帝手中的刀。面对他们,我必须效法耶稣,如同羊羔在剪毛人的手下无声,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但我软弱得连效法耶稣的能力都没有。 而圣灵把我的生命与基督联合在一起,如同枝子连结在葡萄树上就吸收葡萄树的养分一样,圣灵将基督的谦卑流通在我的里面。于是,我得到了一种能力可以忍受委屈而不为自己辩护。这不是出于我的本性,乃是出自基督的生命。这样,骄傲的残渣被神削去,基督的美善释放了出来。

与基督联合的奥秘不仅成就了重生的神迹,也供给了成圣的动力。人生中痛苦的境遇作为上帝使用的外因,促成了基督在我们生命中成形的雕琢之工。


荣耀:上帝不朽的杰作

面对那块被废弃的大理石,米开朗基罗说:“大卫被禁锢在这块大理石中,我只是将大卫释放出来。  于是,大理石在米开朗基罗的刀下经历了四年之久的雕琢。最终,隐藏在里面的大卫带着饱满的生命力释放了出来。在过去的五百多年里,大卫像彰显着米开朗琪罗的才华,令人赞叹不绝。

然而,五百多年的流光溢彩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犹如一闪而过的流星。大卫像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必朽坏的物质如何承载不朽的荣耀呢?

上帝在基督里赐给我们的新生命是永恒的。祂通过生命的雕琢使这个生命更丰盛,可以彰显上帝的荣耀,直到永远。

保罗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哥林多后书 4:16-17  

我们的肉体在岁月中衰残,而我们里面的新生命必然浮现出来,最终在永恒里彰显上帝的荣耀。雕琢之痛是至暂至轻的。雕琢后的荣耀是不朽的。

基督信仰始于生命的重生,经历生命的雕琢,归于永恒的荣耀。

如果只是把信仰放在嘴里说一说,就像吐口气吹起一片羽毛一样不费力。而我们的生命若不像羽毛一般轻浮,就必须摆在上帝的手下,被雕琢得清洁而丰满。那是上帝的杰作,也是我们在雕琢之痛中承受的祝福。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