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吹气球,如何把快乐吹进去?


小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自杀的方式有很多。小北不知道该选择哪一种。

小北四岁时父母离异,由奶奶抚养长大。父母忙着各自的工作,偶尔回家看望小北。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个夏天,奶奶去世了。

小北一个人拎着行李箱坐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进站之前,小北给父母分别发了一条信息:“别忘了每个月给我卡里打生活费。”

父母提供的生活费勉强够用。小北在食堂里只能买最便宜的菜。他连续几年都没有买过新衣服。

大一那年,小北就有轻度抑郁症。

他对学习没有兴趣。第一学期就有两门考试不及格。

同学中有不少富二代。他们生活很潇洒,都有漂亮女朋友。

小北愤世嫉俗的情绪越来越严重。

小北在漂亮女生面前有自卑感。在大二时,他向一位相貌平平的同班女生示爱,却遭到了拒绝。

一天晚上,小北用最廉价的白酒把自己灌醉了。看见一男一女在宿舍楼门口拥抱,小北气愤地用酒瓶砸他们。为此,小北的眼睛被那个男生打肿了。几天后,小北收到了学校的警告处分。

小北的生活尽是痛苦,毫无快乐可言。小北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却不知道该如何死。

小乐: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与小北不同,小乐没有品尝过人间疾苦。

小乐家境很好。爸爸给他送了一辆奥迪A6,当作考上大学的奖励。

小乐经常把红色的奥迪A6停在女生宿舍楼门口,身体斜靠着车子,手插在裤兜里,一边等女朋友下楼,一边享受其他女生羡慕的眼光。

小乐平时很少学习,考试前花钱买来同学的笔记,临时看一看。还有一次,小乐居然花钱雇人替考。不管怎么样,小乐每门考试都顺利过关了。

小乐很少在学校宿舍过夜。酒吧是他经常在深夜光顾的地方。

小乐不知道什么叫忧愁。所有的问题他都可以用钱解决。

小乐从来没有意识到像小北那种人的存在,因为小乐只考虑如何让自己更快活。

小乐开着奥迪A6载着漂亮女朋友从校园里驶过,车轮碾过地上的积水,溅了别人一身。一个男生狠狠地骂了一句:“小子,你别太狂!”

小乐是听不到的。他从来不屑于听别人说什么。他已经轻狂得忘乎所以了。

然而,大四开学后,同学们再也没有见过小乐。学校传来消息,小乐因吸毒而被送入了戒毒所。又有小道消息称,小乐感染了HIV

钟老师:把握生活的平衡点

小北和小乐是人生坐标系的两个极点。小北站在痛苦的极点。小乐站在快乐的极点。而他们沿着不同的路径走到了同样的绝境。

小北的生活太沉重。小乐的生活太轻狂。不能承受之重与不能承受之轻都会导致人生的悲剧。

大部分人介于这两个极端之间,如同钟摆,在痛苦与快乐间摇晃。

痛并快乐的生活方程式适用于所有人。能在痛苦与快乐之间找到平衡点是一种生活的智慧。
钟老师拥有这种智慧。

作为大学教授,钟老师不仅乐于教导学生专业知识,也热衷于和学生谈生活,聊三观。

钟老师同情小北那种被痛苦折磨的学生,也看不惯小乐那种轻狂少年。他想给小北一些鼓励,也想劝小乐悬崖勒马。

钟老师认为自己有资格教导学生如何做人,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把握了良好的生活状态,并建立了健康的人生哲学。

钟老师认为,生活就像吹气球。里面的空气是快乐。外面的空气是痛苦。人们都在努力向气球里吹进快乐的气息,抵抗痛苦的压力。

内外气压达到一致,气球才能安然无恙。同样,痛苦与快乐相互平衡,生活才能稳健。

过度快乐不一定是件好事。人的快乐越多,就越自我膨胀。达到极点时将会爆裂。小乐就是如此。 所以,适量的痛苦对于生活是必要的。痛苦可以让人保持冷静和谦卑,而不至狂妄。

但是,痛苦若过量,生活的气球就会瘪塌,或被压破。小北就是如此。所以,适量的快乐也是必要的。快乐可以消除过度的悲观,让人有活下去的勇气。

钟老师积极地看待痛苦的价值,也不吝于追求快乐。他在痛苦与快乐之间取得了最佳的平衡。

钟老师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和人生哲学非常满意,直到有一天,他遭遇了车祸。

生命脆弱,如气球易破

钟老师开车总是很小心。他从不在开车时碰手机。即使周围的车很少,钟老师也会谨慎地把握方向盘。

而那一天,一位酒后驾车的司机冲着钟老师的车子撞了过来。钟老师躲不过去,车头被撞,安全气囊弹了出来。

在医院里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钟老师平安无事。

从医院里出来,钟老师仍然心有余悸。他坐在医院旁边的公园里,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钟老师看见一个孩子手里牵着一个气球玩耍。突然,气球破了。小孩子哭了起来。

钟老师沉思片刻,也差点哭出来。

他开车时谨慎地把握方向盘,正如他小心翼翼地维持最佳生活状态。然而,他无法把握别人的方向盘。别人撞他与他撞别人都会导致他遭遇丧命的危险。生命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活着就像走钢丝。平衡感把握得再好也不能保证不摔掉,因为你不能控制风和飞鸟的袭击。生命就像气球,随时可能被一块石子击中就破碎了。

在痛苦与快乐之间找到了平衡点,以及建立了健康的人生哲学,都不足以保证生活可以平安地持续下去。

人需要首先解决生命的问题,然后才知道该如何过好生活。

钟老师只在乎生活,而忽略了生命。

钟老师突然觉得自己比小北更值得同情,也比小乐更危险。小北和小乐走到了人生的绝境,或许可以在痛苦的击打之下而幡然醒悟。而钟老师却因为满足于自我感觉良好的生活状态而不再思考更深层的生命危机。若不是一场车祸把钟老师唤醒,他会仍然沉浸于虚假的满足感中。

在经历了死亡的恐吓之后,钟老师如梦初醒。他开始以旁观者的眼光重新审视过去的生活。

我们感受快乐的情绪,却不是快乐的人

公园里的孩子已经不哭了。孩子的爸爸正在吹起另一个气球。孩子翘首期待新的气球被吹起来,就像很多成年人期待着明天会更好。

钟老师就像那个吹气球的爸爸,又像那个等待气球吹起来的孩子。

他曾经努力往自己的生活里注入快乐的气息。卡拉OK、饭局、电影、麻将,这些娱乐手段都是钟老师的钟爱。他每个星期换不同的花样玩。

为什么要不停地制造快乐?因为我们原本没有快乐。

钟老师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一家花店。他闻到了扑鼻的花香。走出花店,钟老师闻到的是汽油味。

花的香气属于鲜花,而不属于人。人可以闻到花香,却不能拥有花香。

这多像是快乐啊!快乐不是来自我们内在的生命,而是依附于外界环境或者娱乐工具,如麻将馆、酒吧、KTV、电影院、电脑游戏,等等。沉浸在其中时,我们体验到快乐的情绪。离开那里,快乐随即消失。在某种氛围里,我们可以感受快乐的情绪,但我们并不拥有快乐。

但我们都渴望快乐。若快乐不能从内心发出,我们就只能用外界环境和工具营造它。所以,钟老师和同事们经常用“找乐”一词泛指所有的娱乐活动。去哪里找乐呢?不是从心里找,而是去外面找。

快乐来得快,去得也快。在狂欢之后,我们会感到落寞和空虚。如果不能倒头便睡,我们就必须诉诸于另一方式再度制造快乐。生活是周而复始的找乐运动。

生活就像吹气球。我们要不停地往里吹入快乐,一旦停下来,整个人就会瘪塌。

钟老师发现,他原来的人生哲学是一种自我欺骗。他并没有找到痛苦与快乐的平衡点。他只是反复地用短暂的快乐抗衡持久的痛苦,抑或说,他是用虚假的快乐填补虚空的心灵。

找回上帝吹的那口气

后来,钟老师开始读圣经,并用基督信仰重塑人生观。

钟老师读到圣经里的一句话。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7

人之所以是人而非兽,是因为人有上帝赋予的灵魂。人的灵魂只有从上帝那里才能得到终极的满足。

然而,人犯罪,与上帝隔绝。人不再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也就失去了敬拜上帝而有的满足。这种满足感的缺失表现为心灵的空虚。于是,人用世俗和罪恶的手段制造快乐,填补空虚的心灵。而罪在产生短暂的快乐之后,也导致更长久的痛苦。这就形成了痛并快乐的生活模式。

人的灵魂必须与上帝相交才能得到真实的快乐。基督徒称之为“喜乐”。喜乐不是在媒体的刺激或环境的陶醉中营造的感觉,而是上帝所赐的新生命由内而发的气质,正如鲜花散发出馨香之气一样。

假花与真花的区别在于有没有花的生命。前者因没有生命而没有香气,后者因有生命而散发馨香。人必须拥有上帝所赐的生命,才能拥有真实的喜乐,人的心灵也因此而满足。这种喜乐不依赖于外界环境,而取决于人与上帝的关系。

钟老师最终在基督信仰中找到了喜乐的泉源。

喜乐取决于人与上帝的关系

钟老师认识到,人与上帝亲密相交的关系是获得喜乐的秘诀。

人与上帝的关系是属灵生命的根本。喜乐是人与上帝的关系所产生的结果。

生活中的痛苦与快乐都可能使人亲近上帝,也可能使人远离上帝。

保罗身上有一根刺,令他十分痛苦。上帝并未将这根刺除去。痛苦相伴的经历令保罗不至于自高(哥林多后书12:7)。保罗懂得在患难中更加依靠神的恩典。因此,保罗在苦难中也觉得喜乐。他说:“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在哥林多后书12:10)”

对于保罗,痛苦成了靠主喜乐的催化剂,因为痛苦的经历拉近了保罗与上帝的关系。

但是,痛苦的功用并非对所有人都是如此。钟老师在成为基督徒后为信仰遭遇了逼迫。领导曾给他施加压力,劝说他放弃信仰。钟老师不从。后来,他在学院的教职员工中逐渐被边缘化,福利待遇也遭到了削减。

钟老师曾经埋怨过神,甚至,连续几周都不愿开口祷告。他承认借着基督他与神和好了。他不怀疑这个救恩的事实。但是,在主观经历中,他感觉神很遥远。他与神的关系越疏远,那些不公的遭遇就越令他痛苦。有时,他用电脑游戏寻求快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在一次基督徒营会中,钟老师的灵性被复兴。他再次悔改,更新奉献自己。

回顾那段灵性低落的日子,他发现自己浪费了为义所受的逼迫。他没有在逼迫中亲近神,反而远离神。因此,他并没有得到属灵的祝福,反而是白白受苦了。

那么,快乐是否让我远离神呢?钟老师常常这样自省:“如果快乐令我专注于某种享受而忘记了神,那么这种快乐对于我将不是祝福,我宁愿没有它。”

钟老师说:“我发现,一旦我的思想从神身上转移到世上的遭遇,我就喜乐不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怨恨和忧虑等出于肉体的情绪。我在祷告中求神保守我的心思意念,无论遭遇何事,总能思想神是怎样的神、基督为我所做的事,以及神在基督里的应许。当我透过遭遇去看神,神显得很遥远,我的愁苦就加增。当我透过神去看遭遇,神的同在就很真实,我的喜乐就加添。”

对于现在的钟老师,生活仍然像是吹气球。但与从前不同的是,他不是在快乐中自我膨胀,而是叫基督在他身上逐渐显大,因为有圣灵住在他里面,要显明喜乐的能力是出于上帝,而不是出于他自己。

祝愿小北和小乐

几年过去了,钟老师早已没有了小北和小乐的下落。如果可以再见到他们,钟老师会迫不及待劝他们相信耶稣。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都可以在基督里卸下。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把这新生命的祝福献给小北和小乐,也献给所有痛并快乐地活着的人。

本文刊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