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是皮影戏,还是风筝连上线?


小李皱着眉头对我说:“我不能信耶稣。我明年要晋升教授,今年至少需要发表五篇论文。我还要给八岁的儿子攒学费。每个月要还房贷。我没有时间去教会,也没有精力考虑信仰问题。等我退休之后再说吧。”

我刚想开口说话,小李立即打断我。“今天我要加班,不能跟你去教会。如果我不加班写论文,明年可能无法晋升教授。如果我不能晋升教授,我的工资就不够供孩子上重点学校。压力重重,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牵一发而动全身”!难怪小李生活很紧张。

皮影人生,身不由己

我突然想到了皮影戏。

“你看过皮影戏吗?”我问。

小李点点头。

我说:“皮影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用几根操纵棒控制着。皮影没有自由,身不由己。操纵棒牵一发而动皮影的全身。”

我继续说:“你的人生像皮影戏。职位晋升、家庭责任、经济负担,都如皮影身上的操作棒,控制你的动作和走向。你就像皮影,在你的人生舞台上身不由己。”

小李笑了,又似乎有点不高兴。“你在挖苦我吗?”

“我不是挖苦你。我想告诉你,虽然你的生活像皮影,但你作为一个人,与其他人一样,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你存在的目的不是被操控,而是飞翔。你应该有的生活状态不是被摆布,而是享受自由。这个身不由己的舞台不应该是你的归属。你的家乡在天上。”

风筝断了线,不是自由,是坠落

小李愣住了,聚精会神地看着我。

其实,我们都像断了线的风筝,与主人分离了。我们生命的主人应该是上帝。但是,我们都背离了上帝。对上帝的背叛是最根本的罪。罪使我们与上帝隔绝。于是,我们就像断线的风筝,席卷在世界的风潮里迷失了方向。我说。

 我继续说:“风筝断了线,不是获得自由,而是坠落地面。所以,我们迷茫而盲从。世界上流行什么,我们就追求什么。我们失去了主见和方向。”

小李点了点头。“大学时代很多人考公务员,我也考公务员。失败之后,见很多人出国,我也申请出国留学。毕业的时候,很多留学生回国发展,我也在国内找了一份教职。就像你说的,我失去了主见和方向。”

“我们就像断线的风筝在世界里飘。世界的风往哪里吹,我们就往哪里去。无意中,我们成了世界的俘虏。”

小李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们被世界绑架了。”

“许多人都活得很累,在世界里折腾一番,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就像一个风筝千疮百孔。”

“我就是这样。我很累,并且很受伤。我和妻子关系不好,和同事之间也有很多明争暗斗。” 
小李深深吐了一口气。

“断线的风筝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我问。

小李摇了摇头。“悲剧。”

风筝连上线

“现在让我来总结一下。我们很多人活得像皮影戏。但我们本质上更像断线的风筝。你想,皮影和断线的风筝有什么区别?”我说。

小李不说话,我就接着说:“皮影被制造出来的目的是被控制在舞台上。而风筝被制造出来的目的是在天空飞翔。”

“我怎么改变皮影般的命运,获得风筝的自由呢?” 小李问。

“首先,你需要承认你有一位主人,就是造你的上帝。然后,你需要认识到你背离了上帝,这是一种罪。罪使你与上帝隔绝。”

我接着说:“但是,我必须补充一点,人与断线的风筝不同的地方在于,断线的风筝没有意志,完全是被动地被风吹走,它不需要为自己的堕落负责。但是,人有意志。人运用上帝赐予的意志选择了背离上帝。人并非无辜。人需要为了自己的罪负责。而罪的后果是永远与上帝隔绝的沉沦。”

我继续说:“但上帝怜悯我们,让祂的独生子耶稣代替我们承受了罪的后果。”

“就是耶稣在十字架上代替我们而死吗?我听你讲过。”小李说。

“是的。上帝愿意让我们与祂恢复关系,把断了的线重新连结起来。耶稣成就了这个工作。”

我接着说:“你不仅要相信耶稣为你而死,还要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我们相信的不是一个死人,而是一位活着的救主。因为耶稣活着,所以,他可以持续不断引领我们的人生。”

风筝连上线,不是束缚,是保护

小李想了想,说:“如果我相信了耶稣,我就与上帝和好。这就像断线的风筝重新连上了线,上帝用一根线拉着我,我还是不能随心所欲地飞翔,我仍然不自由啊。”

“上帝的牵引不是束缚你,而是保护你。如果没有上帝的牵引,我们不是还像皮影戏一样被世界的力量控制吗?随心所欲的飞翔不是自由,而是放任和狂妄的冒险。安心地顺服上帝吧,祂爱你。祂的目的不是剥夺你的自由,而是让你在祂的保护下享受自由。”

在皮影戏的舞台上活得像风筝

小李打断我,说:“当我度完此生,祂把我拉回到祂的手中,让我永远安息在祂的身边。是吗?”

“是的。”我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呢?即使我相信了耶稣,我仍然要面对工作晋升、家庭重担和经济压力等现实问题。我还是生活在这个皮影戏的舞台上啊!” 小李问。

“的确如此。你还要面临现实问题。但不同的是,你不再被皮影的控制棒操纵。牵引你的是上帝手中的那根线。上帝给你力量、智慧、信心、供应等恩典战胜现实的压力。你需要面对工作、家庭和经济等现实问题,但你可以不再受它们的摆布。”

“因为我的人生有一个更崇高的目标,不是在世界的舞台上,而是在天上,因为后者才是我最终的归属。我生命的不再被世界的力量掌控,而是被天上的上帝看顾着。”小李说。

小李想了片刻,说:“今晚我和你去教会。”

一个月之后,小李信主受洗。

本文刊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