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所多玛"到"断背山"——同性之恋的千古迷思


2005年,李安导演的同性恋题材电影《断背山》获得许多奖项,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然而,《断背山》的意义不止于电影艺术领域,它更推动了同性恋文化被社会大众所接受。这究竟是时代思潮的进步还是倒退?

2015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全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议。这是同性恋被正常化的又一次里程碑。截至目前,全世界有25个国家的法律正式认可同性婚姻。这对人类文明是福还是祸?

同性恋文化不仅冲击了传统社会价值观,也挑战了基督教的保守立场。面对同性恋议题,基督徒应该反击、包容、妥协,还是沉默?

本文将讨论以下几方面:第一,有关同性恋的几个概念;第二,同性恋的成因;第三,圣经对待同性恋的立场;第四,基督徒对待同性恋者应有的态度;第五,两位同性恋者的故事;最后,以“同性恋的救赎不是异性恋,而是基督“作为结尾。

有关同性恋的几个概念

讨论同性恋话题时,需要首先澄清几个概念:同性性倾向、同性性行为,同性婚姻。

“同性性倾向”是指持续地对同一生理性别的人产生感情冲动和性渴望的心理模式[1]

“同性性行为”是指相同生理性别的人之间发生实际性接触到行为。

“同性婚姻”是指生理性别相同的男性或女性伴侣取得民事上的婚姻关系,并享有与异性婚姻相等的民事与刑事上的权利和义务[2]

同性恋的成因

历史
在过去几十年,同性恋团体在西方社会逐渐打破沉默,积极在公共领域发声,努力争取使同性恋者从社会边缘进入主流文化。然而,如光之下并无新事。今日同性恋文化的复苏只不过是沉寂已久的社会现象再次浮出水面。

历史上最早被记载的同性婚姻仪式发生在公元三世纪的罗马帝国时期[3]

在中国,据《汉书》记载,公元前两百多年,女同性恋之间的结合已经得到当时朝廷的默许。

从圣经中,我们可以找到更早的同性恋现象。大约公元前两千多年,同性性行为已经在所多玛城泛滥成灾(创世记19章)。

那么,同性恋现象的起因是什么?

先天理论
“先天理论”认为,同性性倾向是由基因或者其他生理因素造成的与生俱来的特质。

1991年,Simon LeVay 在《Science》发表了 A difference in hypothalamic structure between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men》一文,研究了同性恋者的脑部结构与异性恋者的差别,指出同性性倾向可能受到脑部构造的影响 [4]

1992 Michael Bailey Richard Pillard 在《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发表论文《A Genetic Study of Male Sexual》,研究了基因对于性倾向的影响 [5]

作为探索性的研究,这些论文引起很大的反响。然而,从严谨的科研角度,这些论文也受到学术界的质疑。许多学者发表文章指出了这些论文有不少漏洞和瑕疵[6-9]

后天理论
“后天理论”认为,同性性倾向是由于后天因素中某些原因干扰了正常的性取向的发展而造成的。

Vivienne Cass1979年发表于《Journal of Homosexuality》的文章《Homosexual identity formation: A theoretical model》提出了人的性别认知在成长过程中的发展模式 [10]

然而,Joanne Kaufman Cathryn Johnson等学者基于更多研究指出Vivienne的观点对现今时代的同性恋者并不适用[11]

交互理论
“交互理论”综合了上述两种观点,认为同性性倾向是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共同造成的。

鬼附理论
在宗教界则有人认为同性恋是因为污鬼邪灵附身,需要用赶鬼的方式得以根除。

尚无定论
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 APA)在其网站上解答这一问题时称,目前关于同性恋的原因尚无定论。尽管很多研究探索了基因、荷尔蒙、社会文化影响等因素对人的性取向可能产生的影响,但还没有任何的研究成果让科学家们可以确定某个或某些具体的因素决定一个人的性取向。

用科学改变伦理是否合理?
比同性恋起因更为重要的问题是,人们想要拿这个问题的答案做什么?许多人推崇先天理论是为了将同性恋合理化。他们的逻辑是,倘若同性性倾向是先天性的,那么,同性恋并非人自己的选择,因此同性恋者无需为同性性行为承担任何道德责任。

倘若同性性倾向是后天环境造成的,那么,同性恋者是被环境塑造成了而成,纯粹是受害者。依据这种逻辑,后天理论也可以为同性恋者推脱道德责任。

如果抛除伦理层面的动机,单纯地从科学角度考虑,同性恋的起因尚无定论。为同性恋者推脱道德责任的理由尚不充分。(这并非要对同性恋者施加道德谴责。)

不排除某些同性恋者有可能是先天性生理因素导致的。但是,从同性性倾向发展到同性性行为,这中间必然需要当事人做出主观选择。 无论是先天因素还是后天因素导致同性性倾向,当事人都需要为同性间的性行为负责。正如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发生了性关系。这个男人若说:“我先天性地不能自控,我也没有接受很好的性教育,所以我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同样,同性性倾向的起因不能为同性性行为推卸责任。

圣经的神学观
圣经不是一本科普书籍,也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而写。圣经也没有从科学角度揭示同性恋的起因。但是根据圣经,我们可以知道人类因为犯罪而从上帝起初创造的完美境界中堕落了。无论同性恋的起因是什么,同性恋都不符合起初上帝创造人类时的设计。

罗马书8:20-22 说:“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 神儿女自由的荣耀。 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

当人类犯罪之后,罪不仅破坏了人与上帝的关系,整个受造界都从起初的完美状态中失落了,包括自然界、人的基因、生理机能、社会文化,等等。

现今世界存在很多与上帝创造的完美状态不符的现象,除了同性恋之外,还有先天性疾病,残疾的新生儿,等。

比这些现象的起因更为重要的是,上帝给人类提供了救赎之道,让人在残缺而扭曲的现实中得到战胜痛苦的力量,并带着荣耀的盼望等候将来永恒的完美国度。

圣经对待同性恋的立场

圣经依据
圣经对同性恋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

创世记19章记载,上帝用烈火焚烧了同性性行为泛滥的所多玛人。

有人认为,上帝这样做太残忍了。其实,上帝如此行并非残忍,乃是对人类的保护。正如医生给病人切除肿瘤时,医生并不残忍,而是在医治病人。

把人类当作整体来看,所多玛城的罪恶若不清除,将蔓延到全世界以及后世子孙。上帝要保证人类继续健康繁衍,必须在必要的时候清除罪恶。

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之后,上帝颁布律法,明确禁止以色列人犯同性性行为的罪。

利未记18:22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利未记20:13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在新约圣经,罗马书1:26-27再次提到了同性恋现象。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显然,同性性倾向是“逆性”的,即违背了上帝造人之初的本性。

而放纵“逆性”的情欲,发生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则招致上帝的愤怒。

同性性行为是罪
哥林多前书6:9-10 和提摩太前书1:9-10分别使用“亲男色”一词指同性性行为。同性性行为违背上帝律法,并不能承受上帝的国。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 ,亲男色的 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9-10

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弑父母和杀人的,  行淫和亲男色的,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提摩太前书1:9-10

凡违背上帝律法的行为、言语和思想都是罪(约翰一书3:4)。

同性性行为违背了上帝的律法,是一种罪行。

同性婚姻是伪概念
既然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那么同性婚姻在上帝面前也就没有合法性。

根据创世记2:21-25节,上帝设立的婚姻是由一男一女组成。 这一婚姻的定义在新约圣经马可福音10:6-8得到了主耶稣的再一次重申。 显然,同性婚姻不符合上帝设计的婚姻制度。

婚姻是人类伦理道德的基础,是人类可以健康繁衍和发展的神圣规范。根据上帝对婚姻的定义,婚姻不可能存在于同性伴侣之间。某些国家将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对上帝设立的婚姻制度的公然违背。

同性性倾向是不是罪性?
那么,同性性倾向是不是一种罪性?

“罪性”是指导致人违背上帝旨意的性情,或导致人犯罪的内在倾向。

如果“同性性性倾”向包含了与同性发生性关系的渴望,这就是一种罪性。 

有人说,正如一个孩子天生有自闭症,我们不能说那个孩子的自闭症是罪性一样,如果同性性倾向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它不应该被定义为罪性。

这种观点的前提是同性性倾向是与生俱来的先天本性。然而,如上文所述,“先天理论”这一同性恋的起因尚未确定。更何况,许多同性恋者是主动选择了过同性恋生活。

另外,自从亚当犯罪后,罪性就是人与生俱来的。并不是所有与生俱来的都是合理的。而且,自闭症不一定导致道德犯罪。而同性性倾向则不同。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有人说,假如某人的同性性倾向的确是天生的,他对同性有性欲,又不能通过同性性行为满足性欲,这岂不是对他本性的折磨吗?基督教教义是否太不人道了?

假如这种情况的确存在,那么,基督教教义也并非不体恤这样的人。首先,基督教教义承认现今的世界是不完美的。另外,基督信仰为我们提供了比性欲更神圣的喜乐和满足的途径。

最后,基督信仰给了我们脱离不完美的现实世界,进入完美的永恒国度的盼望和确据。

基督信仰并非冷酷无情的宗教,也没有对同性恋者的歧视或偏见。基督信仰为了帮助同性恋者能活出荣耀的生命提供了答案。

基督教界的变节
上述观点在圣经中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同性恋文化已经影响基督教长达几十年。因此,也有教会领袖放弃了显而易见的正统立场,向世俗文化做出了妥协。

1960年代,许多西方教会开始否定圣经权威。在有关同性恋的问题上,许多教会和基督徒领袖已经回避、淡化,甚至窜改圣经真理。

Tom M. Horner1978出版《Jonathan Loved David: Homosexuality in Biblical Times》(约拿但爱大卫:圣经时代的同性恋)一书,将约拿但与大卫的关系解释为同性恋,从而证明同性恋并不违背圣经原则 [12]
John Boswell 1980年出版《Christianity, Social Tolerance and Homosexuality》(基督教,社会宽容与同性恋)一书 [13]
Ralph Blair1963年出版《An Evangelical Look at Homosexuality》(从福音派角度看同性恋)一书 [14]
Troy Perry 1990出版《 Don't Be Afraid Anymore: The Story of Reverend Troy D. Perry and 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不要惧怕任何人:大都会社区教会与佩里牧师的故事)一书 [15]

他们重新解释圣经,试图证明同性恋在上帝眼中具有合理性。

大卫与约拿但是同性恋关系吗?
上述作者的观点影响了不少基督徒。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案例是大卫与约拿但的感情被描述为同性恋。

撒母耳记上18:1-2
大卫对扫罗说完了话、约拿单的心、与大卫的心、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 那日扫罗留住大卫、不容他再回父家。 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就与他结盟。
撒母耳记下 1:26
我兄约拿单哪、我为你悲伤.我甚喜悦你、你向我发的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经文的描写的确让人联想到同性恋。然而, 我们需要脱去世俗的有色眼镜,用单纯的心去解读上帝的话语。

 “爱”一词在希伯来文中可以指各种人际间的感情,包括男女之爱,朋友之爱,父子之爱,神对人的爱,等等。

上帝命令他的百姓“彼此相爱”。同性之间应该有爱。爱是神圣的情感,也适用于同性之间。但同性之间的爱也可以很单纯。甚至,同性之间的圣洁之爱胜过世俗的异性之的爱。异性之间的爱常常掺杂着对对方肉体的占有欲。而单纯的同性之爱不掺杂性欲,且在情谊的深度上不逊色于异性之爱情。所以,大卫说:“我兄约拿单啊,我甚喜悦你,你向我发的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这种单纯的爱是被情欲蒙蔽了双眼的人无法理解的。

事实上,大卫和约拿单之间的爱展示了上帝国度中弟兄相爱的榜样。这种弟兄之爱有如下特征:(1)舍己,为对方牺牲 (撒上18:4);(2)忠诚,信守承诺 (撒上19:1-3);(3)交心,彼此分享。(撒上 20)。盼望弟兄之间,姊妹之间都能有这种美好的爱。

自由派学者令人跌破眼镜的圣经新解都经不起推敲,无法为同性恋的合理性提供充分的理论依据。

基督徒对同性恋者该有的态度

观念分歧≠歧视
当基督徒说同性恋是一种罪,很多人就说基督徒歧视同性恋者。

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文化让人不敢否定同性恋的正当性。但凡有人说同性恋不好,就会遭受到“歧视同性恋者”的指控。这种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人。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分歧”不等于“歧视” DisagreementDiscrimination)。每个人都有权利不同意别人的观点。意见的分歧并不代表歧视异见者。 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这个观点,我就说你歧视我,你觉得合理吗?如果你同意这个观点,那么就请允许基督徒对同性恋问题持守与世俗文化不同的立场。

基督徒不需要为了迎合世俗潮流而在圣经真理上妥协。但是,基督徒不应该歧视同性恋者。

尊重并关爱同性恋者的三个理由
在不认同同性恋文化的同时,基督徒应该对同性恋者予以尊重和爱,其理由有三个。

第一,世人都是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创造的,同性恋者也是如此。同性恋者也承载了上帝的形象。因此,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一样,具有值得被尊重的人格尊严。基督徒尊重同性恋者的人格尊严,但并不认同“同性性行为”。

第二,在上帝的律法之下,世人都是罪人。异性恋者也是罪人。所以,异性恋者没有资格歧视同性恋者。看到异性动淫念与同性恋者对同性有性冲动一样地亏缺神的荣耀。

在上帝圣洁的标准之下,所有人(包括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都站在同一个道德水平线上。 基督徒应该比非信徒更加认识自己的罪,因此应该更加谦卑,从道德制高点上下来,与同性恋者一同仰望上帝的赦罪之恩。

在上文引用的圣经(哥林多前书6:9-10、提摩太前书1:9-10)以及罗马书1:27-31,都把同性性行为与贪婪、嫉妒、诡诈、狂傲、偷窃、说谎、异性间的淫乱,等其他罪行相提并论。

一个没有发生过同性性行为的人,一定犯过其他的罪。 异性恋者并不比同性恋者更高尚。同性恋者也不比异性恋者更败坏。甚至,同性恋者在某些方面的行为可能比其他人做得还要好。所以,基督徒应该尊重同性恋者,而不应歧视他们。

第三,耶稣愿意拯救同性恋者。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流的血可以洗净同性恋者的罪。当一个同性恋者认罪悔改,归信基督,他/她的罪也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圣灵也可以叫同性恋者重生。上帝的大能也可以保守有同性性倾向的基督徒过圣洁的生活。同性恋者也可以凭着信心来领受上帝的爱。所以,基督徒应该爱同性恋者。

同性恋者与教会

教会不是自以为义的宗教徒的殿堂。教会是拯救罪人的救生站。教会的大门应该向同性恋者敞开,欢迎他们听福音。

当同性恋者归信基督,教会也应该接纳他们成为教会的成员。但是,同性恋者需要用圣经真理归正对同性恋问题的观念,承认同性性行为是罪,并愿意离弃同性恋的罪,追求过圣洁的生活。在同性恋问题上的悔改归正应该是同性恋者归信基督所需要的信心的一部分。

教会应该给有同性性倾向的基督徒充分的辅导和关爱,帮助他们胜过同性间的性试探,追求圣洁的生活。

仍未脱离同性性行为的人不应该承担教会的圣职,而应该在教会的辅导和弟兄姊妹的帮助之下,首先胜过同性性犯罪。

两位同性恋者的故事

Rosaria C. Butterfield
Rosaria C. Butterfield曾是一位女同性恋者。她曾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任教,并从事同性恋理论研究。她长期与女伴同居。

1999年,Rosaria 归信基督,停止了同性恋生活。现在Rosaria 是一位长老会牧师的妻子,养育了四名子女。

她经历了上帝的拯救,生命得到了更新。她努力帮助更多同性恋者经历生命的改变。她的个人网站(http://rosariabutterfield.com)就是她服侍同性恋者的一个窗口。

袁幼轩
袁幼轩是一位华裔美国人。他曾是同性恋者,吸毒,贩毒,并感染了艾滋病。

归信基督后,袁幼轩生命得到更新,停止了同性恋生活。在攻读神学院之后,他在穆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College)任教。

然而,与Rosaria不同,袁幼轩至今仍然没有结婚。

袁幼轩说,同性恋的反面不是异性恋,而是圣洁的生活。

同性恋的救赎不是异性恋,而是基督

救赎
同性恋者也可以成为基督徒。与异性恋者一样,同性恋者需要认同圣经真理,包括承认同性性行为是罪,对同性的淫欲是罪,同性婚姻违背上帝的心意,愿意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之工,把自己交托给上帝,经历生命的更新与改变。

教会应该向同性恋者敞开大门。并且,教会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帮助同性恋者,因为与同性性倾向做斗争是一件艰难的事。

某些同性恋者重生之后恢复了正常的异性恋生活,结婚生子,成立了正常的家庭。但对于某些同性恋者而言,他们或许真的无法改变成异性恋。但异性恋不是同性恋的救赎。异性之间放纵情欲与同性之间放纵情欲一样是犯罪。异性恋和同性恋都需要经历基督的救赎,追求圣洁的生活。

有些同性恋者归信基督之后,仍然对异性没有兴趣。但是,依靠上帝的恩典,他们对同性保持清洁的心,在同性之间建立纯洁的友爱,如同与异性朋友一样。这种生命的改变同样彰显上帝救赎的大能。

真爱
2015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决议之后,很多人打出标语:“Love Wins”(爱胜利了)。

“爱”作为一面美丽的道德旗帜被LGBT人士用来标榜同性恋文化的正义性。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就被他们贴上了“仇恨”的标签。

然而,爱的源头是上帝。上帝定义何为真正的爱。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13:6)。爱若没有上帝的真理作为准则,则成为任意妄为的放纵。

同性之间应该彼此相爱。这是上帝的命令。上帝的爱是圣洁的。人以圣洁的神圣之爱彼此相爱才能彰显上帝的荣耀,并在人际之间彼此祝福。同性恋者与所有世人一样,需要通过基督的救赎恢复与上帝和好的关系才能活出爱的真谛。

幸福
有人说,给同性恋者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的自由,这样不是让他们更幸福吗?

其实,上帝并非要剥夺人的幸福,而是愿意赐给人永久的幸福。然而,当人类背离了上帝,人就用放纵情欲的方式追求短暂而虚假的幸福。上帝却用神圣而持久的喜乐和满足取代人短暂而虚假的幸福感。这种真正的幸福也赐给接受基督的同性恋者。


附录一:圣经中关于同性恋争议的经文

所多玛人的罪
创世记 19:4-9
 4 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 5 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6 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 7 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 8 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9 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错解:有学者称,创世记 19:5中的 “任我们所为”不是指性关系,而是普通人际关系上的认识。他们说,所多玛的罪并非同性恋问题,而是因为其中的居民对三位使者“不友好”

正解:创世记 19:5中的任我们所为”,英文可译为:“that we may know (וְנֵדְעָ֖ה) them”。这里的希伯来文单词וְנֵדְעָ֖ה,可译为“know”、“知道”、“认识”或“同房”、“发生性关系”。这个词在旧约圣经里被使用955次,其中12次是指“性关系”,其他地方意指普通人际关系上的认识。
וְנֵדְעָ֖ה一词有不同的含义,在创世记19:5取哪一种意思取决于上下文。创世记19:8中“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 I have two daughters who have not known (יָדְעוּ֙) man. 显然,此词的意思不是普通人际关系意义上的“认识”。创世记19:7说,你们不要作这恶事”--“do not so wickedly.”  如果所多玛人只是想要认识三个使者,那么这是善意的需求,不是恶事。可是。这里明说,他们要行恶事。所以他们不是想要认识三位使者,而是要想要与三位使者发生性关系。另外,新约圣经犹大书7 明确说明了所多玛的罪不是礼仪上不友好的罪,而是逆行的情欲:同性恋的罪。

犹大书7说,又如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   说明了所多玛被毁灭的原因时因为情欲的犯罪。

利未记中的律法
利未记18: 22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利未记20:13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错解:Blair认为,利未记18:2220:13只是禁止在异教中的同性关系,即宗教领域的同性行为,并不是对道德领域同性恋的禁止

正解:利未记18:2220:13的上下文都不是在讲宗教问题,而是具体的道德问题。 Blair的解释明显不合理。罗马书7:12说,律法是圣洁的,公义的,良善的。利未记中关于禁止同性恋的律法反应了上帝的道德准则。宗教礼仪性的律法条例,比如献祭(希伯来书11章),在新约时代不适用在基督徒身上。但是旧约律法中体现的道德伦理的要求是普遍使用的原则。同性恋的罪在新约圣经中被重申,禁止同性恋的律法对新约时代的基督徒仍然适用。利未记18:2220:13表明了神的律法禁止同性性行为。

耶稣有没有反对同性恋?

错解:Troy Perry说耶稣的教导中并没有明确反对同性恋,因此我们找不到耶稣反对同性恋的证据

正解:主耶稣明确教导了婚姻的原则。马可福音10: 4-9这样写道:4 他们说,摩西许人写了休书便可以休妻。 5 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写这条例给你们。 6 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 7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8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9 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主耶稣申明了神设立的婚姻制度是一男一女组成的,因此排除了同性婚姻的合理性。

即使四福音书里主耶稣的教导中没有明确定义同性恋的罪,但是其他圣经书卷定义了同性恋的罪。其他圣经书卷和四福音书一样有权威性。四福音书是为了让我们认识主耶稣,不需要把所有的罪行包括同性恋的罪行一一列举出来。若是把所有人可能犯的罪都一一罗列,恐怕百科全书也容纳不下。主耶稣只需要把上帝的心意教导出来,违背上帝心意的就都是罪了。而且,四福音书也不需要记载主耶稣在世上讲过的所有的话。

关于“太监/被阉的”

马太福音19: 10 门徒对耶稣说:“人和妻子既是这样,倒不如不娶”。 11 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惟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 12 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以赛亚书56:3 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必定将我从他民中分别出来。太监也不要说,我是枯树。 4 因为耶和华如此说,那些谨守我的安息日,拣选我所喜悦的事,持守我约的太监。 5 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记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

错解:Thomas Horner 认为,马太福音19:11-12中的eunuch (阉人)和以赛亚书56:3中的eunuch (太监)都包括同性恋者。马太福音19:11-12说明,有人生来就是同性恋,这是耶稣认同的。以赛亚书56:3-5说明同性恋者也可以得到神的祝福

正解:Eunuch一词对应的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指:宫廷侍者、阉割的男人、太监 、没有生育能力的男性、独身主义者,没有同性恋者的含义      马太福音19:11-12和以赛亚书56:3-5都与同性恋无关。

百夫长的仆人

马太福音8:5-10
马太福音8: 5 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 6 主阿,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 7 耶稣说,我去医治他。 8 百夫长回答说,主阿,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 9 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 10 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路加福音第7章有平行的记载)

错解:Thomas Horner 称,马太福音8:6 仆人”(παῖς)经常被用来指男同性恋伴侣。这个“仆人”是百夫长的同性伴侣。耶稣医治了这个“仆人(同性伴侣)”,表明耶稣支持这个百夫长和他的同性恋伴侣之间同性恋关系

正解:希腊文单词παῖς是指:未到青春期的小孩子,可指男孩子,也可指女孩子,或仆人、奴仆 除了在马太福音第8章和路加福音第7章,παῖς一词还在其他经文中出现,其中的意思包括:(1)仆人,是对弥赛亚的预言(马太福音12:18);(2)仆人,一般的家仆(约翰福音4:51);(3)男孩子(路加福音2:43);(4)女孩子(路加福音8:54)。显然圣经中 “παῖς”一词丝毫没有同性恋伴侣的意思。马太福音第8章中,百夫长仆人得医治的事迹是表明信心的榜样,与同性恋毫无关系。Thomas Horner的解释实在是亵渎神的话语。

罗马书中的同性恋

罗马书1:25-27
25 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 26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 27 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错解:Boswell Scanzoni Mollenkott 称,保罗在这里所指的是本来是异性恋,但是放弃异性恋去追求同性恋的人。而生来就是同性恋的人不是这里所指的对象 Perry 则说,这几节经文只适用于敬拜偶像的同性恋者,不适用于敬拜神的同性恋者  

正解:罗马书1:27节清楚说明,男人与女人的结合是“顺性”的—符合神设计的自然的本性。这里的经文根本就没有提到或暗示天生有同性恋倾向的人。假如果真有天生就是同性恋的人,那么他们的同性恋倾向违背神所创造的本性。Boswell Scanzoni Mollenkott 把同性恋的先天理论(尚无定论的假说)强加在对圣经的解读上,这违背了解经的原则。保罗列举悖逆神的人的罪行,同性恋行为是其中之一,所以不存在放纵同性恋情欲而又敬拜神的人。

如果宏观地纵览罗马书第一章更大的论述背景,不难发现在罗马书1:21-32节中,有三组因果关系。(121节表达了有原因,24节表达了结果。因为人故意不认识神而去拜偶像,所以,神就任凭他们随性情欲行污秽的事。这里的情欲污秽不限于同性恋行为,也包括异性之间的淫乱。(225节表达原因,26-27节表达结果。因为人故意不敬拜真神而拜偶像,所以,神任凭他们放纵同性性行为的罪。(328节上半节表示原因,28节下半节-31节表达结果。既然/因为人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行各种不义之事。三组因果关系的句子形成强烈的语势,都是表达了人故意不认识真神而拜偶像导致的各种后果。而且这三组因果关系的句子中分别各有一个“任凭”(24节,26节和28节),表明了18节所提到的上帝的忿怒。由此可见,同性恋的罪是人故意不认识神导致的一种后果。如果,人认罪悔改敬拜独一真神,这种后果应该被制止或消除,因此也就不存在Perry所说的敬拜真神的同性恋者。当然,一个同性恋者可能在回归真神之后仍然有同性性倾向,并为此挣扎。但是,圣灵赐人悔改的,不可能出现即敬拜真神有心安理得自由自在地与同性发生性关系的“基督徒”。罗马书1:25-27清楚说明同性恋违背神创造的本意,放纵同性恋行为是悖逆神的表现。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

关于“亲男色的”一词

哥林多前书6:9-10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 ,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ῖται 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提摩太前书1:9-10 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弑父母和杀人的, 10 行淫和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ίταις),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

错解:Boswell 成这两节经文中的  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ίταις)”一词是指与从事商业卖淫行为的男妓发生性行为,而彼此忠诚相爱的同性伴侣间的性行为不包括在内  

正解:保罗使用了一个合成式的希伯来词ἀρσενοκοῖται = “ἀρσενο” (male) + “κοῖται”(bed or couch),这个词由“男人”   床” 两个词组成,意指同性间的性行为。从单词的构成来看,并无商业卖淫的意思。尽管在第一世纪的罗马时代存在男妓,就这两处经文的上下文来看,并没有将同性性行为局限于同性间的嫖妓行为。哥林多前书6:9-10和提摩太前书1:9-10清楚教导一些道德上的罪恶与圣洁的神国无分。若是这里的“亲男色”仅指嫖男妓的性交易,那么此词前面的“行淫”是否也仅指嫖娼的性交易呢?纵观新旧约圣经,非交易性质的婚外性行为也是触犯上帝律法的“行淫”的范畴,因此也与神的国无分。同样地,亲男色也不局限于嫖男妓的性交易,而是包括各种同性性行为。

关于大卫与约拿单

详解请见上文 “圣经对待同性恋的立场” 部分。

附录二:美国同性恋运动重大事件

1920年代之前,LGBT群体在美国社会中基本保持沉默。1920-1970年代,LGBT群体开始发声呼吁宽容。1970-1985年代,LGBT群体开始争取同性恋的正常化。1985年至今,LGBT群体开始争取法律政策对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利益保障。

1924年,人权协会( The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作为美国第一个同性恋权利机构在芝加哥成立,并发表美国第一部支持同性恋的出版物《Friendship and Freedom》。但是,由于政治压力,人权协会成立后不久即关闭。

1950年,同性恋权利运动之父Harry Hay在洛杉矶成立了第一个全国性的男同性恋机构“莫塔逊协会(Mattachine Society)”,旨在消除歧视,促进同性恋者进入主流社会,并推广同性恋伦理观。

1955年,第一个女同性恋权利机构“比利提斯之女(Daughters of Bilitis)”成立于旧金山。

1966年,在旧金山发生了一起餐馆暴动。几名变性人扰乱了餐馆秩序,管理人员报警,警察在维持秩序过程中,一名闹事者把咖啡泼在警察脸上,随即,暴乱扩散到大街上,警察与公共财物遭到破坏。

1969年,纽约州的Greenwich Village发生了一起暴乱。某日凌晨,警察突袭一家同性恋酒吧,同性恋者与警察发生冲突,暴动持续了三天。

1970年,时至1969年的同性恋暴动一周年之际,数千名LGBT人士在纽约参加美国第一次同性恋者“荣誉”大游行。

1979年,大约七万五千人在华盛顿市参加了声援男女同性恋者权利的全美同性恋者大游行。
1980年,美国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宣布他们不再歧视同性恋者。日后,美国民主党成为LBGT团体为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争取权利的政治平台。

2015626号,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在全美国合法。

2016513日,奥巴马政府指令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准许“跨性别”学生自由选择卫生间和更衣室等与性别相关的公共施舍,否则,学校将遭到起诉或失去联邦资助。

LGBT权利运动在美国迅速蔓延,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人数也迅速增加。美国社会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认可程度也在与日俱增。根据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所做的调查,在1993年,只有22%的美国人社交圈子里有同性恋者。截至2013年,65%的美国人与同性恋者有社会交往。美国社会同性恋人数在迅速增加。这是我们所选择的美国的现状。

LGBT权利运动在美国的迅速蔓延得益于四个主要因素。第一,民主党作为政治推手为LGBT权利运动打开政治绿灯。第二,许多著名高校为LGBT权利运动输出意识形态上的支援。第三,许多大公司为LGBT团体提供大量经济资助。第四,自由派媒体为LGBT的正常化营造舆论氛围。

附录三:同性恋运动对教会的冲击
正统的基督信仰认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因此,LGBT人权活动人士自然把基督教会视为天敌。欲争取LGBT人士的权益,他们必然要打消基督教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在历史上,基督教文化层对美国社会有着深远的影响。而同性恋文化处于边缘和非主流。因此,LGBT人士作为弱势群体有着强烈的斗争意识。而基督徒在美国历史上并未受过逼迫患难,并且无意中有一种处于主流文化层的优势感,因此,美国的基督教会长久以来缺少警醒的争战意识,在安逸的环境里并未足够警觉世俗势力对基督信仰的冲击。基督徒在美国社会如同煮在温水里的青蛙一样,逐渐在灵性上死亡。

1960年代,许多教会开始被世俗文化影响而放弃圣经的权威。特别在有关于同性恋的议题上,许多教会和基督徒领袖已经回避、淡化,甚至窜改圣经真理。

Troy Perry 1968年在洛杉矶成立了第一个公开支持同性恋的宗派:Universal Fellowship of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UFMCC)。截至2013年,该宗派至少在37个国家有至少222个聚会点。

1999年,Mel White Gary Nixon成立了SoulForce机构,旨在通过终止基督教对同性恋文化的否定而为同性恋人士争取权益。

Exodus International(国际出埃及协会)成立于1976年,是一个跨宗派的反同性恋组织,致力于帮助愿意脱离同性恋困扰的人。但是,20136月份,该组织宣布解散,出于某种原因,该组织主席向LGBT人士道歉。

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宗派修改章程,认同同性婚姻,接受继续同性生活的同性恋者作为圣职人员。


参考文献
[1]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 www.apa.org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C%E6%80%A7%E5%A9%9A%E5%A7%BB
[3] Boswell, John. Same-sex unions in premodern Europe.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95: 8085. ISBN 0-679-75164-5.
[4]Simon LeVay. A difference in hypothalamic structure between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men. Science, 1991.
[5] Michael Bailey, Richard Pillard.  A Genetic Study of Male Sexual.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992.
[6] John Ankerberg. The Myth That Homosexuality Is Due to Biological or Genetic Causes (Chattanooga, TN: Ankerberg The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 1993.
[7] W. Byne and B. Parsons, ‘‘Human Sexual Orientation: The Biological Theories Reappraised,’’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50 (1993), 228–239.
8 Robert Knigh,“Sexual Disorientation: Faulty Research in the Homosexual Debate”, Family, 1992, p.4.
[9] Michael King and Elizabeth McDonald, Homosexuals Who Are TwinsThe Brith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92, vol. 106, p. 409.
[10] Vivienne Cass. Homosexual identity formation: A theoretical model.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1979.
[11] Kaufman, Joanne and Johnson, Cathryn. Stigmatized Individuals and the Process of Identity, The Sociological Quarterly, 2004, 45 (4), 80733.
[12] Tom M. Horner. Jonathan Loved David: Homosexuality in Biblical Times. 1978.
[13] John Boswell. Christianity, Social Tolerance and Homosexuality. 1980.
[14] Ralph Blair. An Evangelical Look at Homosexuality. 1963.
[15] Troy Perry.  Don't Be Afraid Anymore: The Story of Reverend Troy D. Perry and 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1990.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