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揭露丑恶,谁来解决问题?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人士塔拉纳·伯克(Tarana Burke)于2006年最早在网络上使用“MeToo”(“我也是”)这一标语,发起了一场关爱被性侵的有色人种的草根运动。

201710月,美国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鼓励女性传播#Me Too这一主题标签,谴责性骚扰行为,并唤醒人们认识性侵的普遍性。

随后,许多女性公开讲述自己遭遇性侵的经历,涉事人涵盖了演艺界、政界、学术界、等领域。#MeToo作为一场社会运动在全世界风起云涌。

今年,在中国也有不少女性公开自述被性侵的遭遇。被揭露的加害者包括大学教授、资深主持人、商人、知名知识分子等。

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无辜遭受性侵的女性应该得到同情和关爱。这正是塔拉纳·伯克最早提出MeToo这一口号的初衷。

性侵是对女性人格尊严的侵犯,且可能导致性疾病或怀孕等延续性后果。性侵摧毁了很多女性的幸福。 性侵导致的心灵创伤持久而沉重。而遭遇性侵的女性通常选择沉默,独自隐忍刻骨铭心的痛苦。 她们是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给男人敲响警钟

#MeToo运动中,被揭发的犯案者中有许多以正人君子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名人,比如,主持人、商界名流、演员、政治家,等等。#MeToo运动令许多尚未被揭发的犯案者坐立不安,也让许多清白的男人颇为尴尬。

艾莉莎·米兰诺推广#MeToo的目的是让人们认识到性侵的普遍性。这一目的达到了。性侵如此普遍,男人如此好色, 远超过人们想象的程度。

#MeToo运动给所有男人敲响了警钟。

一方面,频频曝光的性侵事件反应了男人在性方面败坏的本性。

另一方面,#MeToo运动对好色之徒也有震慑作用。#MeToo告诉世人,现在是检举揭发性侵者的时代。女人不再沉默,发一条微博就可以叫性侵者身败名裂。

普遍败坏的人性

#MeToo运动不仅揭露了隐藏已久的社会现象,也揭露的普遍败坏的人性。

总体而言,男人的性冲动是不容易自控的。

很多男人未曾性侵女性,不是因为没有贼心,而是因为没有贼胆,或者没有陷入有利于性侵的环境。

然而,女性在情欲方面也未必是圣洁的贞女。在#MeToo运动中,美国男演员泰瑞·克鲁斯(Terry Crews)和詹姆士·比克 James Beek)等男性也公开他们曾遭遇过性侵犯。

在比例上,女人更多地成为性侵的受害者。究其原因有两个。

第一,女人与男人表达性需求的方式不同。女性的性冲动相对缓和。男性的性冲动相对急促。所以,女人以强暴的方式性侵男人的案例相对较少。男女两性表达情欲的方式不同。但究其本性而言,谁也不比谁更圣洁。

第二,我们生活在男权文化的社会。在男女两性的关系中,男人会有性别优越感和强势心理。而女人会有性别弱势的心理倾向。这种男权文化为男人性侵女人提供了精神土壤。

抛除文化背景的影响,仅就人性而言,女人并不比男人在情欲上更加坚贞。试想,如果今天的时代是由女权文化主导,把男人和女人在现有的社会文化中调换位置,那么,将会有更多女人以女性的需求方式“性侵”男人。男人将更多地成为受害者。

男权社会没有为女性肆意性侵男性提供文化环境。所以,男权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女性在情欲上的人性弱点。但女性的人性弱点并非不存在,只是不如男性的弱点表现得突出罢了。

其实,人性的软弱与败坏是普遍的。世界上没有一个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文化复仇

#MeToo运动的意义不止于同情一些受害者。它更重要的意义是在女权运动的背景下,推动了女性的自我觉醒和文化抗争。

借助网络媒体,女性可以公开发声,将性侵者曝光在光天化之日下,叫他们接受舆论谴责,以及随之而来的身败名裂。

就性侵的个案而言,#MeToo运动中的受害者是在为自己讨回公道。就宏观的文化进程而言,#MeToo运动是女性主义对男权文化的复仇,是女人对男人性别霸凌的历史旧账的清算

被污染的社会

我不反对遭遇性侵的女性声讨犯案者。但是,#MeToo运动逐渐演变成了女权主义保护下的政治正确的标语。这个标语一旦作为女人的护身符被滥用,这场运动就会变成政治工具。

这种现象在美国尤为明显。

2017年,阿拉巴马州保守派人物罗伊·摩尔(Roy Moore)竞选联邦参议员胜券在握之际,突然受到涉嫌发生在几十年前的一起性侵指控。此事引起的争议不断发酵。最终,罗伊·摩尔败选。

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单·约翰逊(Dan Johnson)被控性骚扰一名年轻女子。他在坚决否认相关指控后,于20171213日自杀身亡,并留遗言称:〝只有上帝知道真相。〞

2018年,保守派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在接受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的过程中也遭受性侵指控,导致任命程序不断拖延。最终,在FBI反复调查证实卡瓦诺清白后,卡瓦诺才成功就任。

无论这些人是否真的有过性侵历史,#MeToo运动的舆论背景强化了性侵指控对他们的杀伤力。

只要#MeToo还没有令人厌倦,性侵指控总是反击政治对手很有效的手段。

于是,性话题充斥在美国的媒体中。甚至,卡瓦诺法官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得不面对着向全国直播的电视镜头,讲述他的第一次性交发生在何时。难怪很多人说,那一天是美国的耻辱。

性侵是肮脏的。而#MeToo运动把臭鸡蛋一般恶臭的现实逐个打碎。于是,整个社会充满了恶臭的味道。

我并不是说性侵的罪恶应该被掩盖。我只是质疑#MeToo运动有多少改良文化的能力。美国社会的现状证明,当#MeToo运动走得离谱时,文化不仅没有改良,反而更加糟糕。

在舆论被钳制的社会,#MeToo运动或许不会随着草根民众的意愿被推波助澜。#MeToo可能会遭到限制和打压。在这种社会环境里,#MeToo运动反而发挥了反抗专制文化的价值。但是,最终#MeToo的口号必然无力胜过强权政治。

文化改良从改变人性开始

文化是人性表达的社会结果。改良文化需要从改变人性开始。

#MeToo运动可以帮助人们认清人性的丑陋,甚至对某些人产生震慑作用,但是#MeToo没有能力改变人性。

#MeToo运动风起云涌,但好色的人依旧好色。即使好色之徒再也没有胆量对女性随意非礼,他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放纵淫荡的心。

#MeToo运动让人们看到了人性的顽疾,但它不能提供医治的良药。

那么,#MeToo曝光的人性之症如何医治呢?

如果你知道我是基督徒,你大概能猜到我会从基督信仰中寻找答案。但一定有人说,基督教的牧师也有不少性侵者。的确,芝加哥柳溪教会的前牧师贝尔·希贝斯(Bill Hybels)以及曾经名噪一时的涂连牧师(Tullian Tchividjian)等大牌牧师都因性犯罪而从教会离职。

#MeToo运动同样揭发了基督教界隐藏的罪恶。既然如此,基督信仰又有何说服力呢?

其实,牧师性犯罪并不否定基督信仰的可信度,反而从反面证明基督信仰中的“人人都是罪人”的教义是真实的,也说明了基督信仰的能力不是取决于宗教界的职位和头衔。

神职人员性犯罪的事实否定了宗教界的等级制度产生救赎功效的可能性,迫使我们回归到信仰的本质上来。每个信徒都可以依靠基督与上帝恢复关系,并从基督里支取胜过罪的能力,这种恩典并不依赖于宗教界的职位。

有许多没有任何神职工作的基督徒经历了基督救赎的能力。比如,从八岁就对色情上瘾的克里斯·比尔(Chris Beall)在归信基督之后,脱离了色情的捆绑,开始追求圣洁的生活。

从事色情行业的杰夫·迈尔(Jeff Myers)悔改归主后,也洗心革面,摆脱了色情的束缚。

他们不需要成为牧师,只需要依靠基督即经历了重生与得胜的恩典。因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当然,基督徒仍然可能在重生后发生性犯罪。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懂得警醒,愿意远离罪恶,而不再以罪为乐。这种心志的更新变化是#MeToo给不了你的,只有基督可以给你。

基督徒也需要从#MeToo中自我反省,认清自己罪人的本性是何等败坏,从而更加警醒,依靠主的恩典远离性试探。

文化抗争的出路

#MeToo已经成了女性主义反抗男权主义的一面旗帜。

但是,战胜男权文化的利器不是女性主义,而是圣经真理。女性主义若不回归上帝的心意,则会与男权文化一样走向另一个错误的极端。

在圣经里,女人可以找到与男人平等的基础。

女人与男人都是上帝按照祂的形象所造的。因此,女人与男人在人格尊严上同样尊贵。

当人背叛上帝之后,人类的社会文化也从上帝起初的设计中堕落了。男权文化是堕落的产物。然而,世俗的女性主义也不是救赎之道。

上帝借着基督的救赎把得救群体的两性关系恢复到上帝的心意中。加拉太书3:28说,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在救恩上,男人与女人可以承受同样丰富的恩典。上帝对男人与女人并没有性别歧视。

依据上帝的设计,男人与女人发挥的社会功能不同,但在尊严、价值与恩典的地位上是平等的。

这就如钟表的时针与分针,长度不同,速度不同,两者发挥的功能有差异,但是两者具有同样的价值,在一个钟表中缺一不可。

男女两性也是如此。只有当男女两性按照上帝设计的性别角色发挥各自的功能,才能实现同等不朽的人生价值,并且社会与家庭也因此而和谐。

愈合心灵的伤口

#MeToo运动的主角是那些性侵的受害者。她们需要得到关爱。#MeToo让我们看到了那些心灵受伤的女人,但是#MeToo不能安抚她们心灵的伤口。

她们呼吁对性侵者施行公义的审判,但她们更需要得到心灵的安慰。

耶稣是一位审判者,也是一位安慰者。

作为审判者,耶稣有审判的权柄(约翰福音5:30)。并且,耶稣的审判是公平的(约翰福音5:27)。将来,所有隐秘的事情都要接受他公义的审判(罗马书2:16)。

作为安慰者,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以赛亚书42:3

当那位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女人来到耶稣面前的时候,耶稣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
在耶稣眼中,那个有信心的女人如同他的女儿。

一个好色的男人伤害了一个女人。而耶稣却像一位父亲,愿意把那个女人当作女儿一般地爱护。耶稣的爱可以弥补许多心灵的伤痕。

#MeToo唤起了充满仇恨的记忆。仇恨在受害者的心里发酵,激起苦毒、惧怕、自卑等阴影。#MeToo给受害者一个发泄怨恨的机会,却不能彻底驱走心灵的阴霾。

而基督的爱浇灌在人的心里时,平安可以取代苦毒,坚强可以取代自卑,上帝的接纳可以取代人的伤害。因为在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翰壹书4:18

#MeToo还在蔓延,性侵还在发生,伤痛还在继续,人性还是败坏。#MeToo揭露了问题,却不能提供答案。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在基督里。

本文刊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