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作乐的秘诀是什么?


在李弟兄心目中,舍己、背十架、为义受逼迫都是敬虔的标志。

他承认基督徒应当喜乐,但是他很少品尝到喜乐的甘甜。

对于经常喜笑颜开的基督徒,李弟兄认为他们缺乏更深的属灵经历。

李弟兄喜欢阅读老一代传道人的传记,并用他们为主受苦的见证激励自己。

然而,信主十年之后,李弟兄觉得作基督徒好累。
无须为喜乐内疚

信主真的是件痛苦的事,毫无快乐可言吗?

约翰·派博提出的“基督徒享乐主义”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享乐”一词容易让人联想到世俗的快乐。然而, “基督徒享乐主义”与世俗快乐无关,而是指 “当我们以上帝为最大的满足和喜乐,上帝便借我们得到最大的荣耀。”

 这一思想正是《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第一问的另一种表述。
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第一问:“人生的首要目的是什么?”
答:“人生的首要目的是荣耀神,并且以神为乐,直到永远。”

诚然,在神里面感到喜乐是基督徒应有的属灵经历。但很多人认为,喜乐可以是敬虔的结果,但把喜乐当作追求的目标,则是一种错误的动机。

约翰·派博指出,这种观点与康德的道德观如出一辙。

康德认为,真正的良善应当出自“道德义务”的驱使,而不应该受到利己心的驱使。出自义务的道德行为才是良善的。纯碎因为一件事是善的而做这件事,这才是真正的善。若做好事是为了获得个人的好处(包括快乐,满足等),这种行为不算真正的良善。  

按照康德的思想,为了获得快乐而行善是利己的。这种自私的动机抹杀了良善的本质。

以此推论,喜乐只能是信仰的结果,而不应当是基督徒追求的目的。否则基督信仰就成了自私而伪善的。

约翰·派博用圣经否定了这种观点。

腓立比书多次教导信徒要喜乐,如“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立比书4:4

保罗以命令的语气教导信徒要追求喜乐。因此,基督徒无须为喜乐而内疚。

以神为乐是荣耀神的途径

基督徒可以把喜乐当作追求的目标,而不失纯正的信仰动机,因为基督徒所追求的喜乐与上帝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上帝造人时,给人灵魂,使人与上帝之间建立亲密的关系。上帝可以赐给人喜乐、满足、平安、爱和接纳等幸福感。

但是,当始祖犯罪后,人便用受造物或虚无的偶像填补灵魂深处本该属于上帝的位置。这便是罗马书第二章所描述的拜偶像的罪。其结果是人以放纵情欲的方式满足对快乐的渴望。
就如约翰福音第四章撒玛利亚的妇人曾与五个男人发生关系,仍不满足。

主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翰福音4:14)”

基督的救赎使人与上帝恢复和好的关系,也使人的灵魂恢复以神为乐的功能。这正是罗马书 5:11所说的,“不但如此,我们既借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借着他,以神为乐。”

当人以敬拜偶像的方式追求快乐和满足时,人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当人重生后,人单单以神为乐,神的心意就得以满足。

人从“以偶像为乐”变为“以神为乐”,这个救恩的果效彰显了神的能力。

所以,当人在神里面得到越大的喜乐,神的荣耀就得到越大程度的彰显。

神学家约拿但·爱德华兹说,上帝向受造物彰显其荣耀的方式包括两方面。第一,上帝的荣耀向受造物显现。当天使看见上帝的荣耀,或人借着上帝的启示认识了上帝的美善时,上帝在他们中间得着荣耀。第二,当上帝与受造物之间有团契,比如,人的心敬畏上帝,人的感情因上帝而欢喜时,上帝在他们中间得着荣耀。

神喜悦人追求以祂为乐。并且,神乐意恩待这样的人,正如诗篇 37:4 所说,“又要以耶和华为乐,祂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

基督徒应当追求的喜乐不是独自偷欢的的个人情绪,而是在人与上帝和好的关系中,人因为上帝的荣耀而产生的情感反应。

基督徒追求的喜乐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良好感觉,而是以上帝为中心的感情体验。

基督徒追求的喜乐不是放纵情欲的肉体快感,而是敬虔的信仰经历。

基督徒的苦与乐

耶稣曾在世上受苦。我们应当效法基督的脚踪。但是,主耶稣应许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耶稣代替我们受苦,为了让我们以神为乐。主应许给我们的不是不能承受的宗教重担,而是容易轻省的安息。

固然,信仰的道路上会有苦难,但信徒有理由在苦难中用喜乐战胜抱怨与苦毒。这正是大卫的信仰经历。许多大卫的诗篇总是以诉说苦难开始,最后以喜乐和赞美作为结束(如诗篇13等)。

若我们以罪为乐,我们需要为之悔改。若我们以神为乐,我们则当感恩赞美。

从理性认知到感情体验

以神为乐是正当的信仰追求。但是,经历到以神为乐并非一件易事。

现实世界充满了痛苦。基督徒无法逃避火一般的试炼。舍己、背十字架、为义受逼迫,都是基督徒应有的经历。在这些看似痛苦的过程中,如何以神为乐?

我们常常在理性上明白以神为乐的道理,却在情感上体会不到喜乐的滋味。我们的信仰常常停留在左脑,很难跳跃到右脑。

全备的信仰经历应在理性、情感和意志全方位被圣化。既然救恩出于耶和华,那么,神可以做成这个工作,我们需要凭着恒久而执着的信心把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都交托给神。

曾经,我被一位弟兄批评。尽管这位弟兄不是故意伤害我,我却因为他的批评而郁闷很久。
理性上,我知道宽恕与相爱的道理。但是,感情上,我无法从敌对和受伤的情绪中释怀

我在痛苦中挣扎了三天。我时常回忆那位弟兄批评的言语,心中的苦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左脑理性地说服自己要爱那位弟兄。而我的右脑用感情恨恶他。

直到第四天早晨,我在祷告时,突然想到神是无所不在的,且是无所不知的。那一刻,对神的全知与全在的认知产生了奇妙的安慰,让我受伤的心得到了安抚。神与我同在,并且神知道我的感受,这个事实令我倍加满足。怨恨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安。忧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喜乐。我确信,这是圣灵在我心里的工作。

对于我而言,这样的经历不是唾手可得的,而需要我借着执着而恒久的祈求祷告才能获得。
如果您也在愁苦的情绪中,我不能保证您祷告三天就一定可以喜乐。没有一成不变的套路可以复制同样的经历。神的工作是活的。

但是,有一个不变的原则是我们可以遵循的。这个原则反复出现在许多诗篇中,即把心思意念从令我们愁苦的环境转向神。当我们陷入对环境的沉思和对往事的回忆,我们就会越发痛苦。但是,请记得,令我们喜乐的是神,而不是环境。我们要追求的不是以境遇为乐,也不是以人为乐,而是以神为乐。所以,请多思想神是一位怎样的神,神曾经如何恩待你,特别是基督在十字架上向你显明了何等的大爱,直到圣灵把出人意外的平安赐给你。

基督徒的信仰经历有苦也有乐。苦是外面的,喜乐是里面的。只有当基督被放大的时候,我们才能在痛苦中得到喜乐。

倪柝声写下的诗歌《你若不压橄榄成渣》的歌词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其中,最后两段写道:
如果你我所有苦乐,不能完全相同,
要你喜乐,须我负轭,我就愿意多苦痛;
主,我全心求你喜悦,不惜任何代价;
你若喜悦,并得荣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我要赞美,再要赞美,赞美何等甘甜;
虽我边赞美,边流泪,甘甜比前更加添;
能有什么比你更好?比你喜悦可宝?
主,我只有一个祷告:你能增加,我减少。

本文发布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