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如拼图,彼此间祝福


A:工作无意义
A女士挂了电话,心里说:“但愿电话不要再响了,我已经受够了!”
A是某电器公司的客服,负责接听顾客电话,解答各种问题。
A对这份工作越来越厌倦。她经常值夜班,尽管她不喜欢。而且,她觉得这份工作没有创新性。顾客的问题千篇一律,A早已把答案倒背如流了。她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每天重复相同的专业术语。只有当态度恶劣的顾客激起她的愤怒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复读机。
A找不到工作的意义。她想辞职。


B:工作无热情
B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年轻时,她爱小孩子,所以学习了幼师专业。
成为一名幼师后,她发现孩子并不是想象那么可爱。他常常被孩子气得发疯。
每次走进幼儿园之前,B都压力很大。面对小孩子的时候,就像对他们发泄情绪。
B完全失去了工作的热情。

A, B, C:三个人一台戏
B家里买了一台冰箱。不到一周,冰箱底部就漏水。
B打电话给电器公司的客服。
A听到电话铃声,心里很不耐烦。
A还是拿起电话,强迫自己用客服人员的职业语气说话。
B的问题并不复杂。AB提供了暂时性的解决方法,并和维修部门预订了上门维修的时间。
冰箱的问题很快解决了。B可以照常上班,并没有迟到。
B刚赶到幼儿园的时候,正遇到C在学校门口送孩子。
CB说:“幸亏你来了,如果再晚一会儿,我上班就迟到了。孩子交给你了,我必须马上走。8点半公司开会。”。
C赶到公司的时候还不到8点。
C松了一口气,觉得心情不错。
走进办公室之前,C给在前台接客服电话的A一个深深的微笑。
A感到C的微笑很温暖,心情也突然好了起来。
A, B, C像三块零散的拼图,在社会的大图画里彼此连接,彼此需要,彼此祝福。
A应该从这幅大图画中寻找工作的意义。B需要从这幅大图画中激发工作的热情。

起初的文化使命
工作的价值并不局限在工作者个人的利益。
上帝造人的时候,赐福给人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8
对于亚当夏娃而言,生育与工作相提并论。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是为了完成治理全地的工作。
在上帝的计划里,人类应当以群体性的社会来完成治理之职。而每个人在社会中承担个体性的工作,与他人相互补足,共同完成上帝的文化谕令。
因此,在社会大背景里才能找到个人工作的价值。

失落的工作观
然而,罪影响人们的工作观。
大部分人不会从上帝的文化使命角度对待自己的工作。 人们倾向于把工作当成自我实现的途径。工作的意义被局限在个体身上,而从集体中孤立出来。
世俗价值观用薪资和头衔等标准定义工作的价值。于是,职业就被贴上了三六九等的标签。人们也逐渐遗忘了工作更为神圣的意义。

归正的职业观
基督的救赎恢复了人类因为罪而失落的秩序。
被救赎的个体组成教会。在教会这个集体中,人与人之间彼此需要,彼此补足,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2)。这正是哥林多前书12章所描述的肢体与身体之间的关系。上帝给各人的恩赐不同,各人在教会中发挥的功能也因人而异,但众人彼此连接,构成一个完整的身体(罗12:3-8)。
以团体的形式治理全地的工作模式被人类遗失了,上帝借着基督的救赎在教会中恢复了。罪打碎了团体合一的使命感。基督的救赎则把孤立的生命联合在一起。

工作的见证
基督徒的职业观也应当归正到神的心意里。虽然社会不同于教会,但基督徒仍然应该本着完成文化使命的神圣感对待社会上的工作。
早期清教徒把正当的职业当作来自上帝的神圣呼召,与教会里的神职岗位同样不容轻视。这种职业观塑造了勤奋和严谨的工作态度,祝福了历史上的美国社会。基督徒“光”与“盐”的影响力在社会中彰显,正如马太福音5:14-16所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我至今仍然记得,我在美国读书期间见到过的一位大学校园里的校车司机。她是一位黑人妇女。每天开车往返于乘客稀少的线路。这个工作单调乏味,想必收入也不高。
但是,她总是喜乐地唱着赞美诗,热情洋溢地向学生问好。一位学生告诉我,她常坐这班车,经常听到这位司机在车上给乘客诉说上帝的恩典。
不知道上帝使用这位司机祝福了多少人。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正如文章开头的A, BC不知道她们彼此祝福了一样。
我们都是拼图上的一小片,被上帝摆在某给位置,在我们知道与未知的境界里,构成了一幅奇妙的大图画。

本文刊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