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 事上的争战


已经晚上七点半了,Z弟兄还在办公室。

“今天任务很多吗?”我在电话里问Z。
“不想回家。”Z说。

听到Z闷闷不乐的声音,我猜想他和太太闹矛盾了。“如果你今天可以不回家和太太一起吃饭的话,咱俩一起去吃川菜吧?”我说。Z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一起聊聊。就去上周弟兄聚会的那个餐馆吧。”



Z挂断了电话。我和Z几乎同时到达餐馆停车场。

“最近你和太太关系怎么样?”我问。
“你怎么知道我和太太的关系有问题?”
“因为我和太太闹矛盾的时候也不想回家,”我接着问,“你是因为什么和太太闹别扭的?”

Z沉默了片刻说:“其实,也没有闹别扭。我们最近没有吵架。”

“那是为什么?”

Z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难言之隐。

Z给自己壮了壮胆,说:“我觉得有点性压抑。”我有点吃惊,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

“挺严重的,而且挺长时间了。”

隐忍之欲

我和Z走进了餐馆,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周围没有其他人,适合谈隐秘的话题。在点菜的时候,我心里揣摩着如何把对话进行下去。毕竟,我很少和别人这么坦诚地谈性话题。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

“据说,男人的性欲普遍比女人强。你信吗?”
“我相信这是真的。我的性欲明显比我太太的强。”
“当我有性需求的时候,我太太通常没有。她工作很辛苦,下班后还要照顾孩子。哄孩子睡觉之后,她已经很累了,倒头就能睡着。我觉得,我和太太缺少性生活的机会。但是我太太并不觉得这样。她没有太频繁的性需求,而我有。”

“你有主动向太太提出性要求吗?”
“有几次,我对昏昏欲睡的太太提出了性要求,被太太拒绝了。她说太累了,改天再说。然后,她就睡着了。而我彻夜难眠。”

Z把身体向后靠在椅子上,继续说:

“我理解她。她确实很累。但是,当她拒绝我的性要求,我会很有挫败感。我不止一次被拒绝。这让我很失望。我立志再也不主动向太太提出性要求了。因为我经受不了被拒绝的挫败感。所以,长期以来,我是性压抑的。”

我放下几乎被碾碎的餐巾纸,说:“你有没有在你太太不累的时候,和她沟通这件事,让她知道你的情况?”

“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诱惑丛生

“性压抑对你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因为晚上睡不好,白天我精神也不好。工作效率低......看到漂亮女人,我会想入非非。在网上偶尔有女人的图片跳出来时,我会蠢蠢欲动。”

Z停顿了一下,说:

“当然,我得到性满足的时候,也会对身体暴露的女人想入非非。但是,性不满足的情况下,我的这个问题会更严重。”

“还有,我有时会产生不洁的幻想。”Z补充说。

“男人和女人在性方面很不一样。很多女人不能体会男人在性需求上的感受。”我说。

“是的。所以,我并不怪我太太。她不是不愿意满足我,而是她体会不到我的感受。她在很累的情况下还偶尔满足我的性需求,我已经很感谢她了。我只是厌恶我自己。”

Z有些哽咽了。

我拍了拍Z的肩膀,“为什么厌恶自己呢?”

“我讨厌自己的性欲。性欲让我很痛苦。有时候,我太太托着疲惫的身体满足我。我觉得我太贪婪,太残忍了。我不想这样。可是,我没办法控制性欲的来临。”Z哭了起来。

Z抽泣着说:“我今年刚刚三十岁。我听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说,他年近六十仍然有性欲。多可怕啊。如果是这样,我至少还要苦苦挣扎三十几年呢。我想起《罗马书》里那句话,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依旧相爱
服务员端上了饭菜。

Z继续低头哭泣。我把餐具给他摆好,做了谢饭祷告。

我说:“这会影响你对太太的感情吗?”
Z稳定了一下情绪,喝了一口水,说:“我对太太有些失望,甚至还有些埋怨。”

Z继续说:“但我还是努力做太太喜欢的事。对她来说,性爱不重要,语言沟通更重要。她需要我每天花时间陪她聊天。所以,我每天都主动和她聊天,尽管我自己未必喜欢这种聊天。”

“你做得很好啊。”我说。

“陪她聊天的时候,我心里是有怨气的。我在心里默默控诉我太太说:‘你有精力聊天,为什么没有精力和我性爱?我每天主动满足你语言沟通的需要,可是你为什么不主动满足我的性需要?’”

Z又喝了一口水,说:“我还是坚持每天花一段时间和太太聊天。但是,我越是这样做,越觉得不公平,因为她没有按照我对待她的方式对待我。”

“以后你还会继续每天陪太太聊天吗?”
“会的。但是,我是掩盖着内心的感情缺口和她聊天的。”
“你说的感情缺口是什么?”
“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我对太太的爱减少了吧。我是带着对她的失望和埋怨与她相处。这种感觉让爱打折扣了吧?”

我想了想说:“我不这样看。我认为,爱不是凭感觉的。爱不是一种情绪,而是为对方舍己的心志。当然,我们说的是从上帝而来的爱。”

我继续问:“你说,上帝爱我们这些罪人吗?”

Z毫不犹豫地回答:“爱。当然爱了。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但是,上帝对罪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呢?或者说,上帝针对罪人而产生的情绪是怎样的?”

Z犹豫了片刻,说:“是怎么样的?”

“忿怒。上帝对罪人深感忿怒。《诗篇》说,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罗马书》说,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还有,《歌罗西书》说,因这些事,神的忿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 当人在罪中悖逆的时候,人触动了上帝的忿怒。”

“但是,《罗马书》5章8节告诉我们,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Z打断我说:“上帝对我们的爱不是凭感觉或情绪,而是表现为祂为了拯救我们而舍弃祂的独生子。尽管罪人招惹上帝的忿怒,但是,上帝仍然用舍己的爱爱他们。”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你对太太感到失望,但你仍然坚持满足你太太沟通的需要。你没有凭着情绪和感觉对待她。这正是爱的体现啊。”

Z又沉思了片刻,说:“我对太太的爱是有条件的。我总是期待我对太太的好可以换来她对我的好。我之所以失望是因为我用这种有条件的爱对待妻子。”

Z缓缓地把杯子放在桌上,用手转动着杯子,若有所思。

几个建议

“你刚才说,你厌恶自己。你这种感情不对。不要因此厌恶自己。男人有性欲是正常的。上帝设立的婚姻制度是给人提供满足性欲的正当途径。你要做的事情是在婚姻里解决这个问题。不要给婚姻留下破口,以至于让自己陷入更多试探。”

“我觉得,你应该和你太太沟通这件事。你们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坦诚地把你在性方面的挣扎和需求告诉你的太太。在性方面,夫妻之间不可彼此亏负。你妻子有责任照顾你的性需要。你也有责任让妻子知道你的需求。”

Z点了点头。

“《彼得前书》3章7节说,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你没有强迫妻子满足你的性需求,你做的是对的。如果妻子没有和你同样频繁的性要求,你学习节制,不为难妻子。在这一点上,你没有做错,不用自责。”

我接着说:“我理解你的痛苦。但你相信主可以掌管你的身体吗?”
Z说:“如同主叫麻风病人洁净,叫瘸子行走,叫死人复活一样,主可以改变我的性欲吗?”

“我相信主有能力改变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还记得加拉太书的经文吧?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这是我们得到的救恩。”

Z有些无奈地说:“理论上,我相信。但我没有实际经历。”

“凭着信心相信这些事实,才有可能经历它。”我说,“我相信主有能力调节你的荷尔蒙分泌和肾上腺素,以及你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和每一个细胞。谁能救你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答案是,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

我拍了拍Z的肩膀,说:“向主求吧。如果你真的相信,就凭着信心把你的身体和心思意念交托在主的手里。”

Z沉默了。

我说:“你可以尝试做两件事。第一,和你太太坦诚地沟通这件事。第二,把身体献给主,求主掌管你的身体和情绪。”

“吃饭吧,菜都凉了。”  我拿起筷子要夹菜。

“谢饭祷告也凉了吧?再祷告一次,刚才你祷告的时候我没进入状态。”Z恭敬地低头,认真地谢饭祷告。

坦诚沟通

三个月之后,我和Z又坐在同一个餐馆。

“过去几个月怎么样?”我问。

“好多了。上次和你谈完之后,我回到家和太太坦诚沟通了我的挣扎。太太觉得很愧疚。从那天之后,妻子就比较主动地关心我的需要了。”Z平静地说。“我太太真的很体恤我。她过去真的不知道我的挣扎。如果我不告诉她,她会永远不知道。这不是她的错。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嘛。”

“你对太太还有失望和抱怨吗?”我问。

“没有了。我的负面情绪基本消除了。当然,即使我太太没有满足我的性需求,我也不应该有抱怨。”Z 低着头说。

“和太太沟通之后就没事了吗?”

“不。有一天,太太出差不在家。我再次感到性欲袭来。我迫切来到主面前祷告。我厌倦了这种困扰。我想起主耶稣说,你缺一只手或是一只脚进入永生,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永火里。这句话让我认识到,圣洁的生活值得我付上任何代价。我当时不再把性欲的满足看得那么重要了。相反,我更加渴慕神的圣洁了。”

“我那天在祷告的时候发觉我过去把性这件事过份放大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把性当偶像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曾经渴望性欲得到满足,超过了渴慕神。那天,我向神认罪,把我的欲望从性转向了神。我对神说,如果神不在我身上做工,我就跪在地上不站起来了。我向神祷告了很长时间,而且很迫切。”

我说:“就像雅各在雅博渡口和神摔跤?”
Z说:“有点像吧,我大胆地赖上神了。如果神不让我经历属灵的更新,我就一直跪着不站起来了。”

“后来呢?”

“后来,我不知不觉在爬在地上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醒来。咳!”

Z清理了一下喉咙,继续说:“第二天,我感觉心里很满足很喜乐。接下来几天平安地度过了。”

得胜根基

Z说:“有些时候,妻子太累,实在没有精力,而我有需求。怎么办呢?妻子已经尽力照顾我的需要了,而我也应该照顾妻子的身体。正如你上次引用的《彼得前书》,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我自己也要学习节制,不能把‘夫妻不可彼此亏负’的经文当作我放纵性欲的借口。夫妻二人应该彼此体谅,不是吗?”

“这种情况下,你是怎么可以做到节制的呢?”我问。

“有时候性欲来临,但妻子不在身边,或者不适合同房的时候,我就会努力把我的思想转移到神的身上。有时候听赞美诗,有时候去跑步,有时候大声读圣经。用神的事情转移我对性的专注。”

“看来,这个问题还会出现,这样你必须持续不断地依靠神。”

Z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问题没有彻底消除,这样我必须持续依靠神,并且可以经历神的恩典。我珍惜每一次依靠神胜过肉体情欲的经历。我知道,这些得胜的经历离不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救恩。还记得你上次引用的《加拉太书》的经文吗?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

“阿门。”我的心明显被感动了。

Z看着我,眼睛睁得大大的,说:“我比以前更加渴慕基督的再来。基督再来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得赎,得到荣耀的身体。那一天,我会彻底摆脱肉体的软弱,再也不会有性欲的挣扎。”

一个难题

“如果我把你的经历写出来,发表在微信公众号,你介意吗?我保证不用你的真实姓名。”我问。

Z想了想说:“可以啊。也许有些弟兄和我类似的挣扎,或许可以帮助到他们。”

Z停顿了片刻,说:“可不可以在文章结尾提醒一下已婚的女性读者,丈夫在性方面的需求可能比她们的更多一些,请姊妹们体恤丈夫的性需要。”

我沉默了一会儿。

“哎呀!这可是个难题啦!这些话该怎么说呢?如果写不好,我会挨骂的。肯定有人读着不舒服。留言板上骂声一片,还给小编添麻烦。”

“你看着办吧。”Z随即翻开菜单,说:“点菜吧,今天我买单。”

服务员恰好走了过来。

我微笑着对服务员说:“来一份夫妻肺片!”

本文刊于 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美国“文化革命”背后的思想根源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