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理想国,但信仰不是乌托邦

妻子叫儿子刷牙,儿子不肯,妻子继续发号施令,儿子继续反抗,二人嗓门越来越高。于是,家变成了战场。
我气愤地冲到儿子的卫生间,把儿子的牙刷狠狠地摔在地上。牙刷碎成两段,儿子被我吓哭了。
我平静了下来,缓缓坐在地上,抱住儿子的双腿,给儿子道歉。


我是一个理性主义者,我理想中的家是温馨而宁静的港湾。我无法容忍刷牙这件小事打破我对家的理想。我宁愿不要儿子刷牙,也不要失去我理想中家的温馨与宁静。
我心中隐藏着对一个完美国度的渴望,我把这种渴望投射在家庭。然而,不完美的现实与我的理想国产生了冲突。于是,上述故事发生了。

基督信仰不是宗教乌托邦

我在信主初期接受的门徒训练是如何读经、如何祷告、如何委身教会并积极传福音。
在我心目中,基督徒敬虔的表现是每天固定时间读经祷告,不落下每一次教会活动,不放弃每一个服侍的机会,无论何种境况都大胆传讲福音。我一直努力这么做。
我享受读圣经和祷告时平安的心境;我喜欢教会里远离世俗的氛围。这些“属灵”的事情越美好,我对现实越反感。我更喜欢呆在教会,而不愿回家,因为教会里没有孩子的吵闹和妻子的牢骚。我更愿意和别人讲解圣经,而不愿意和妻子讨论家庭花销,因为后者比前者消耗我更多的忍耐。
我追求生命,却不会生活。我努力做属灵的基督徒,却忽略了如何做人。我在别人眼中是热心服侍的教会同工,但我在家里是个不称职的丈夫和父亲。我的信仰与现实世界严重脱节。
我追求的信仰生活是钻到圣经和教会里寻找逃避现实的良好感觉,但我并没有学习把在圣经与教会里学到的真理实行在现实生活中。我追求的属灵境界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宗教乌托邦。
这种乌托邦的体验契合了我心中的理想国,它与现实世界势不两立,我还美其名曰“分别为圣”。
读经、祷告、教会委身、传福音等信仰实践都很重要。我的错误在于,我用这些信仰活动逃避现实生活,而问题的根源是我错误地理解了上帝的国度。
作为理性主义者,我试图用脱离尘世的信仰生活构建一个理想的国度。我把心中的“理想国”和现实世界划清界限。

“已然而未然”的国度

基督徒不属这世界,但主耶稣并没有叫基督徒“离开”这世界。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4-16)
耶稣没有叫我们逃避现实,而是叫我们进入不完美的现实中彰显上帝的荣耀。
只有在黑暗中,光才能闪烁光辉。
若“理想国”果真美好,那么,它的美好应该彰显在残缺的现实中。上帝的国度与支离破碎的现实不应该互不相干。耶稣应许的完美国度不属于这世界,但耶稣却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建立上帝的国度。
主耶稣教导我们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6:10)显然,上帝的国度要在地上得以彰显。耶稣传道说:“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1:15)
耶稣第一次来到世上,通过祂在十字架上赎罪,并死后第三天复活,成全了救恩的工作。耶稣复活后升天,得着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耶稣开启了上帝国度的新纪元。
凡相信基督的人被救赎,成为上帝国度的子民。信徒借着顺服基督的主权,服从上帝对其国度的统治。这是属灵的国度,而非属世的政治性国度。
“上帝的国度”最核心的意义是“上帝在国度中施行统治”。没有上帝的“统治”就没有上帝的“国度”。然而,犯罪的人类背叛上帝,不服从上帝的统治。
在《创世记》第一章和第二章记载的上帝起初创造的原始国度因人类的罪而被破坏。上帝差派耶稣基督成全救恩的工作。人只有脱离罪的权势才有可能顺服基督的主权。父神借着基督实施主权的统治。当上帝的统治施行在祂救赎的子民生命中,上帝的国度才得以实现。
在基督成全救恩之后,上帝的国度就在被救赎的子民中实现了。所以,耶稣还在世的时候就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神的国。”(《路加福音》9:27)
然而,如今上帝的国度尚未完全。
现今时代,信徒仍有肉体的软弱。魔鬼的搅扰和罪恶的试探仍然存在。上帝的国度尚未进入完美的地步。当基督第二次再来时,魔鬼的工作与罪的影响将被彻底清除。信徒身体也将得赎,不再有肉体的软弱。那时,上帝的国度才达到完全。
目前,上帝的国度处在“已然而未然”的阶段,即上帝的国度已然实现,但尚未完全。

基督给我们争战的力量

这种“已然而未然”的国度观让我们不要逃避不完美的现实,也不要企图在人间实现天堂。
完美的“理想国”不在这个世界里。
当丰满的理想遇到骨感的现实,我们不必逃避现实。因为上帝的国度尚未完全,所以我们必须直面千疮百孔的现实生活。
当丰满的理想遇到骨感的现实,我们也不必觉得失望。因为上帝的国度已经实现,基督赐给我们改变现实的力量。
所以,我们不是用“破罐破摔”的态度对待不完美的现实,而是带着天国子民的身份和能力,怀着对理想国度的盼望,去改变被罪污染的现实。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
天国与世界之间正进行一场争战。被基督救赎的我们是战士。在这争战中,上帝的国度借着福音的传播得以扩展,也借着我们对基督主权的顺服而得以彰显。
这是一场谎言与真理的争战,圣灵与情欲的争战,旧人的性情与新人的生命的争战,魔鬼的引诱与基督的主权的争战。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遍布在现实世界的每个角落,充斥在基督徒的职场,家庭,教会以及独处的密室里。这场争战无处不在。
当我的儿子与妻子为了刷牙的事情大吵大闹而使我发怒时,我面临的是暴躁的旧性情与圣灵所赐的忍耐之间的争战;当我聆听妻子谈论我没有兴趣的话题而想逃避时,我面临的是自私的罪性与舍己之爱的争战。
真实的基督徒信仰不是逃避这场争战,而是依靠上帝的恩典积极迎战;基督信仰不是逃避现实的乌托邦,而是在不完美的世界中争战的力量。
争战的力量来自耶稣第一次到世上成就的救恩。耶稣已经救赎我们脱离罪的权势。祂已经把新生命赐给了我们。我们可以从基督里支取争战得胜的力量。基督已经掌权,所以我们有得胜的把握。
上帝的国度已经实现,所以,我们可以把上帝国度的权能彰显在支离破碎的现实世界里。当基督的主权统治我们的生命,上帝的国度就得以彰显,无论是在教会里,还是在家庭里,办公室里或者密室里。
李秀全牧师说:“生命是我的讲章,生活是我的讲台。”
日常生活是发表内在生命的信仰舞台。上帝的国度不是形而上的理想化概念,而是体现在具体的现实生活中。

本文载于7Gtv微信公众号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美国“文化革命”背后的思想根源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