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什么?


盖瑞·查普曼(Gray Chapman)所著《爱的五种语言》被译成几十种文字,曾在十年间销售量突破一百万册。
作者提出,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以下简称“爱语”)是人际间沟通爱意的主要方式。

爱语1:接受礼物。通过赠送礼物表达爱。接受者从礼物中感受到赠者的爱意。如一束玫瑰、一条领带、一枚戒指,等礼物都可以成为爱的载体。

爱语2:优质时光。两个人在一起共度一段美好时光,比如,海滩散步、低头看鱼、品茶聊天等。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虚度时光,也是爱意浓浓。

爱语3:肯定的言语。说几句称赞对方的话,或者甜言蜜语,或者朴实之言,让他在赞赏声中感受到你爱他

爱语4:服务的行动。伸手为所爱的人做点事,比如,在他起床时就把早餐做好。在无言的行动中表达你的爱。

爱语5:身体接触。一个拥抱,一个亲吻,或一次同房,让爱在肢体接触间传递。

查普曼认为,每个人都有第一优先的爱语和第二优先的爱语。人们总是用自己的爱语表达爱。但是,当一方使用的爱语与对方的爱语不同,就如鸡同鸭讲,对方很难领会到爱。

比如,丈夫的爱语是服务的行动。他为妻子洗衣服,拖地板,做早饭。而妻子并没有从中感受到丈夫的爱。因为妻子的爱语是“肯定的言语”。妻子期待丈夫用甜言蜜语的赞赏来表达爱。而丈夫并没有这么做。

最有效地沟通爱意的方式不是用自己的爱语表达爱,而是用对方的爱语表达爱。

如果丈夫知道妻子的爱语是肯定的言语,那么丈夫可以夸奖妻子的连衣裙与口红颜色搭配得恰到好处。这一句称赞的含情量对于妻子而言远比一顿营养早餐更高。

查普曼认为,一个人期待别人怎么爱他,他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爱别人。因此,你可以通过观察他如何向别人表达爱,来发现他的爱语类型。  

我和妻子曾经参加一个学习小组,依据《爱的五种语言》的理论,用问卷调查测试各人的爱语。

在提笔作答之前,我心中窃喜:从今以后,我的妻子知道了我的爱语,就应该用我喜欢的方式来爱我了。”

我突然隐隐不安。我发现,如果不能破除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我会错用爱的语言。爱的语言固然很好,但用在我这个罪人手中,却成了利己的工具。我所认识的几对夫妻,并没有因为学习《爱的五种语言》而少吵架。我想,这并不是因为《爱的五种语言》不好,而是因为人性里的某些东西让我们错用爱的语言,或者用不出来爱的语言,或者用得软弱无力。那么,除了爱的语言,我们更需要首先解决人性深处的问题。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心志

由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我们总为自己求益处。甚至,爱也沦为自私的工具,正如我渴望妻子用我的爱语满足我的需求。即使我用妻子的爱语对待妻子,我也会期待妻子给我相应的回报。我为妻子付出的爱带有交换的意图,抑或说,我为妻子付出爱是为了让我自己得到爱。爱的语言是好的。我却带着错误的目的使用爱的语言。

爱包含感觉的成分,但爱不仅只是一种感觉,爱更是一种委身的意志。爱包含了情绪的反应,但爱不仅只是一种情绪,更是一种舍己的心志。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心志。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5

若我们以基督舍己的心志爱配偶,那么,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这句箴言才可能成为现实。(哥林多前书13:5

这种舍己的心志是由基督而来。只有当我们的生命与基督联合,才可能以基督的心为心。我们唯独借着信心才能经历与基督联合的恩典,并在蒙恩得救之后凭着信心祈求圣灵将基督舍己的心志加添我们心里。有了舍己的心志,爱的语言才可能不沦为利己的工具。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能力

有很多人爱到一定程度就爱不下去了。他们也曾为所爱的人舍己,期待用爱感化对方的心,但是长久看不到对方的改变,便放弃了,因为爱的力量逐渐耗尽。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能力。

上帝是爱的源头。我们是流通爱的管道。如果爱的能力源于我们自身,迟早会流尽枯干。但上帝的爱是无限量的。上帝的爱借着耶稣基督替罪人死而彰显出来(罗马书5:8)。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马书5:5),我们才能被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只有借着基督与上帝永不止息的爱连通,才能在爱中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哥林多前书13:4),爱的能力才不至于枯竭。上帝赐给我们爱的能力,我们才能坚持不懈地爱下去。

另一方面,我们付出的爱本身也许要上帝加添能力。我们可以准确无误地把握爱的语言,也可以富有创意地表达爱的语言,但是,爱的语言可能仍然软弱无力,难以感化人心。

这就如一位牧师可以严谨无误地解经,并用精湛的技巧讲道,却总不能发挥改变人心的功效。语言要发挥功效,需要能力。 这种改变人心的能力来自上帝。正如哥林多前书2:4-5所说:“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爱的语言也是如此。有时候,我们会期待我们的爱可以发挥救赎的能力,比如感化所爱的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听过此类故事,也丝毫不怀疑这些故事的真实性。但我相信,叫人心悔改的能力来自上帝。我们付出的爱只是上帝施展能力的媒介。我们不是救主,上帝才是。我们的付出不能取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我们的爱不能取代圣灵的能力。我们所依靠的不应该是爱的语言本身,而应该是上帝的能力。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原则

在李少红导演的电影《幸福从邪恶中穿行》中,于淼爱上了画家张扬,但在不经意间发现张扬已经染上毒瘾。于淼把张扬送进了戒毒所。经过戒毒后,张扬重新拿起了画笔。不久后,张扬灵感枯竭,再次吸毒。于淼报警了。张扬被送进了监狱。张扬恨于淼。但是,坚守真爱的于淼坚持每周去监狱看望张扬。

显然,于淼是爱张扬的。爱一个人不是任凭他为所欲为,而是真的对他好。那么,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如果没有真理作为原则,好与坏就无从谈起。

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 13:6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真理作为爱的原则。

爱一个人不是让他高兴就好。爱一个人是希望他远离罪恶,活在良善里。上帝是真善美的源头,上帝的道德律法是良善的尺度。所以,上帝的真理就是爱的原则。

如果于淼为了让张扬高兴,任凭他吸毒,那么,她不是爱张扬,而是毁张扬。爱需要受到真理的约束。否则,爱就变成了盲目的纵容。

除了爱的语言,我们还需要爱的使命

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但对爱的渴望也容易变成贪婪的索取。你可以变着花样表达爱的语言,而你所爱的人却像被娇惯的孩子,变本加厉地要求你爱他更多。爱一个人不是漫无目的地纵容他的贪欲,而是让他的感情得到终极的满足。 对爱的渴望是正当的情感需求。但只有爱的本源——上帝——可以满足人对爱的需求。爱的使命是让我们所爱的人认识上帝,并最终从上帝得到满足。

基督徒是上帝之爱流通的管道。我们借着夫妻之爱、亲子之爱,等人伦情感,实践并彰显上帝的爱,让我们所爱的人间接地品尝主爱的滋味。如同预尝天恩滋味的人更加渴慕天堂,预尝主爱滋味的人会更加渴慕主。

我们都希望所爱的人也全心地爱我们。但耶稣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6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请不要企图剥夺他对基督的爱。让他心中最爱的人不是你,而是基督。正如在一幕话剧中,一位基督徒男士祷告说:“主啊,求你赐给我一位妻子,我唯一的祈求是这位妻子不要爱我超过爱你。”

爱情常常带着一种占有欲。我们渴望霸占对方的心,也希望对方的心被我们霸占。这种占有欲促使两个人成为彼此的偶像。但我们不是上帝。我们所爱之人的心应当属于上帝,而非我们。

请不用担心。当你不剥夺他对上帝的爱,上帝也不会剥夺他对你的爱。他只有懂得爱上帝,才会懂得用上帝的爱去爱你。

如果你想取代上帝而成为所爱之人的唯一满足,那么这个只有上帝可以做的事会把你压垮。
爱的使命不是把我们自己树立成所爱之人的偶像,而是把我们所爱之人引向上帝。

《爱的五种语言》仍然畅销,加略山上的十字架是否仍被仰望?十字架上的基督表现了爱的心志,提供了爱的能力,活出了爱的真理,成全了爱的使命。有了基督的救赎才能从根本上医治夫妻感情沟通的障碍。在此基础上,爱的语言才可能发挥锦上添花的功效。

刊载于7G.TV微信公众号(www.7g.tv)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美国“文化革命”背后的思想根源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