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治后现代文化顽疾的药方到哪里找?


美国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归信基督。据称,迪伦在信主初期参与教会,但后来并没有长期委身于任何一个地方教会。作独行侠式的基督徒符合大牌歌星特立独行的风格,也迎合当下后现代主义文化。
但是,当我把迪伦当作主内弟兄,我会为他缺少教会生活而感到遗憾。有许多属灵的祝福是上帝通过教会赐给信徒的。
教会塑造谦卑,医治反权威的顽疾
教会是由被基督救赎的信徒组成的团体。圣经称教会为基督的身体,基督是教会的头,信徒则是基督身体中的肢体。信徒顺服基督,如同肢体服从头的指令,这是理所当然的。信徒委身于教会,与其他肢体配搭,在教会中各尽其职,这是上帝建造教会并祝福信徒的重要途径。
这种教会观并不符合后现代文化的胃口。后现代文化不承认有绝对真理。在后现代的语境中,所谓真理是每个人自己发现的适用于自我,而不适用于他人的价值体系。因此,真理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沿着相对主义的逻辑再往前走一步,权威就被虚无化了。如果没有适用于所有人的绝对真理,那么也就没有绝对权威值得所有人服从。于是,反权威的叛逆精神就有了理论土壤。从某个角度讲,带着批判精神质疑权威是创造力和独立思考的体现。但是,如果不加以约束,批判精神会催生出桀骜不驯的狂妄。最终,人必然迷失在相对主义的价值丛林中。各人按照自以为是的标准行事,结果导致混乱的社会局面,如同旧约的师士时代一样——国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人们不喜欢顺服是因为骨子里缺乏谦卑。骄傲是人的本性。而骄傲的本性与相对主义价值观一拍即合,导致了反权威的后现代主义文化的顽疾。
圣经教导基督徒委身于教会,这意味着信徒要顺服教会的权柄。顺服则需要谦卑。而谦卑正是反权威的后现代人急需补给的营养。
上帝不是用教会的权柄管辖信徒,而是把谦卑的美德内注到信徒生命中。通过教会的主日讲道和查经,信徒可以在知识上明白耶稣基督的谦卑。通过领用主餐,基督的舍己可以成为信徒思想的焦点,进而影响信徒的情感和意志。圣道与圣礼有助于信徒将谦卑的品格内化在生命中。
在教会团契中,信徒可以操练看别人比自己强。若信徒犯罪,则需要顺服教会纪律的惩戒,谦卑地认罪悔改。教会的团体生活有助于信徒将内在的谦卑品格付出实践。
当一个人有了谦卑的品格,无论是在教会还是在社会,都会自觉地守住自己的位份。在家顺服父母,以及在公司顺服老板都不再是被迫的无奈之举,而是生命美德的自然流露。社会的秩序因着人的顺服得以维持。这是对人的祝福,也是对社会的祝福。医治后现代文化顽疾的药方在教会里。
教会塑造爱心,医治孤独的顽疾
根据后现代文化推崇的相对主义价值观,好与坏、善与恶的绝对标准是不存在的。一个人认为良善的事对于另一个人不一定是良善的。所以,各人依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不应受到他人的指责或纠正。各人走好自己的独木桥,尊重他人的阳关道。哪怕你认为别人的阳关道通往悬崖,你也不应该警告。如果你指出别人的路是错的,你就触犯后现代文化政治正确的大忌。后现代主义要求人们放弃普遍原则,对多元文化一味地宽容尊重。比如,当一个人把自己孤立起来,我们应当尊重他的生活方式,不要试图把他拉回到人群中,因为我们应当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这种所谓的尊重其实是冷漠,必然导致人与人的疏远。后现代人的孤独症有着深刻的文化根源。只有治愈文化的劣根才能医治心灵孤独之顽疾。
权威一词令人联想到威严而不可抗拒的君王形象。的确,上帝作为最高的权威是威严而不可抗拒的。但另一方面,上帝也是爱(约翰一书4:16)。上帝与信徒的关系不是冷冰冰的君臣关系,而是爱与被爱的关系。上帝不是用奴隶主般凶暴的恐吓要挟信徒听命,而是与信徒间以爱相交。上帝爱我们以至舍命,我们尽心尽性爱上帝则是理所当然的回应。
后现代文化反对权威。但每个人叩问自己的心灵,谁反对被爱呢?如果上帝作为最高的权威对我们满有慈爱,那么我们接受祂的权柄岂不是心灵最大的慰藉吗?  这并不是说我们只接受上帝的爱,而不接受上帝的诫命。事实上,上帝的诫命与爱不是对立或分割的。上帝的诫命里包含了爱。因为上帝爱我们,所以祂赐给我们诫命。上帝的诫命里带着权柄,也饱含了慈爱。
上帝的爱通过耶稣基督为罪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彰显出来,并在教会中由信徒实践出来。约翰一书3:16说,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 不爱看得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上帝(约翰一书4:20)。
教会是爱的大本营。在教会里,信徒不是单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彼此的灵魂守望。众人不是各走独木桥的独行侠,而是同舟共济的陪伴者。在教会中,爱如同粘合剂,把孤独的个体粘结在一个身体里。经历了爱的治愈,个体将不再孤独。
医治孤独症的药方在教会里。所以,圣经教导基督徒不可以停止聚会(希伯来书10:25)。信徒间应当彼此教导,互相劝戒(歌罗西书3:16),并且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希伯来书3:13
我再次想起鲍勃•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称为真正的男人……究竟要失去多少条生命,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答案啊,在风中飘。”那么,一个人要软弱多少次,才能重新刚强起来?鲍勃•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而圣经给出的答案在教会里找得到。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