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芳华献给相貌平平的女子


我至今都没有看《芳华》。我不想看。如大多数影视剧一样,《芳华》的女演员美得脱离群众。我猜想,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子一定被某一个或很多个男孩子恋慕着,然后一段爱情以公开或暗恋的剧情呈现在银幕上。
爱情无可厚非。青春也值得纪念。但为什么银幕上上演的总是美丽女子的芳华?现实中有更多相貌平平的女子。她们的芳华有谁纪念?

娱乐产业里的审美与消费
也许有人说,审美是件很主观的事。的确,没有一个客观而统一的标准评判谁相貌平平。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一个人眼中相貌平平的女子在另一个人眼里可能是美若天仙的美人。我无意按照外貌把女人划分成三六九等。我只是陈述一个宏观的社会现象。虽然各人的审美标准不尽相同,但是社会大众整体上以非投票的方式公认了少数女人是相貌出众的。她们成了媒体聚焦和大众关注的对象。就连广大女性同胞也使用美女一词描述这样的人。
我也无意批评大众的审美情趣。但不可否认,大众的审美情趣决定了商业影视剧的美学定位。电影票房以及电视剧的收视率与演员的颜值不无关系。美女如果没有演技,当花瓶也有人爱看。而相貌平平的女演员通常在喜剧小品中搞笑。
在影视界不乏执着地追求艺术而不随波逐流的女性。我向这些女性致敬。但利益驱动下的娱乐产业却用产业链上的女性迎合大众的胃口。同时,娱乐产业也在塑造大众的审美趣味。春晚上一个明星戴的礼帽可能成为年度流行款式。当屏幕上女人们的皮肤都如林志玲一样白皙,屏幕下的女人们也争相购买某种护肤品。
观众是消费者,也是被消费者。观众喜欢消费媒体上的明星们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而屏幕里不接地气的美丽也在召唤着众多普通观众的心。
文化的欲望驱动力
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性,因为人性为文化提供了欲望驱动力。圣经一针见血地指出人内心隐秘的欲望驱动力不外乎“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
眼目的情欲不等同于视觉审美。审美是一种高贵的情操。上帝造人之初把人安放在伊甸园,使各样树木悦人眼目(创世记2:9)。可见,上帝愿意让人通过正当途径满足审美需求。但是,当人视觉审美的意图是满足感官刺激,甚至引发肉体的情欲,人的欲望驱动力就超越了审美的界限。
男性对文化的主导权至今仍是一个现实。由男人主导的文化必然首先满足男人的欲望需求。影视界偏爱美女的现状很大程度是由男人决定的。因此,男人首先需要为世俗文化的堕落而忏悔。另一方面,美女也可以凭着容貌在男性主导的文化平台上获得自己今生的骄傲。当然,女性对文化的影响力也在日益增加。女性观众的审美诉求也在驱动娱乐产业推出更多俊男。男女两性在人性的根源上存在着心照不宣的合作关系。  
如果大众的审美需求停留在肉体层面,那么娱乐产业必然以提供视觉刺激为盈利手段。这种无形的供求关系不仅潜伏在娱乐行业,也影响了现实的人生。在大学校园里,少数美女被称为校花。她们不会缺乏丰富多彩的爱情故事。而更多相貌平平的灰姑娘,通常无缘于英俊的王子。许多言情剧描写的是前者的故事。而后者的故事却被遗忘在现实中。商业戏剧被少数俊男美女垄断了。戏剧与现实之间严重脱节。在光影艺术营造的芳华之外,相貌平平的女子能否得到关怀?
人性的救赎是文化蜕变的起点
世俗文化需要一场救赎。圣经提供了另一种对女性的审美标准。彼得前书33-4节说,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宝贵的。
这是用上帝的眼光定义的审美原则。在上帝眼中,外表的艳丽比不上温柔安静的内心有价值。
圣经否定了以“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为驱动力的文化根源。另一方面,圣经指出了尊贵而神圣的女性之美的着眼点,不在于肉体,而在于灵魂。
物质消费的文化放大了肉体感官的重要性,却贬低了灵魂的价值。而人最尊贵的特质是灵魂。从纯物质层面讲,人的肉体构成与一棵芦苇或一个野生动物无异,都是一堆碳水化合物和无机元素。但人比其他生物更高贵是因为人有灵魂。男人与女人以不同的特征在灵魂层面彰显出造物主的荣耀。
追求圣洁与道德,以温柔待人接物,用智慧把握衣着尺度,这些灵魂的神圣功能是女性美的闪亮点,也应该是男人欣赏女性的着眼点。
上帝创造女人,不仅在身体上赋予女性生理特征,在灵魂层面也赋予女性独有的气质。信心、爱心、圣洁、温柔等灵性之美是女人恒久的魅力。这些灵性之美借着基督的救赎在女性生命中得以恢复与重建。护肤品无法阻挡面部的衰老。但是,美好的灵性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日渐兴旺,如哥林多后书4:16所说,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无论是时尚杂志还是影视作品,无不刻意修饰女性的五官,表现女性的身材曲线,甚至以暴露女性的肉体作为吸引眼球的卖点。但圣经否定了这种以纯肉体的感官刺激为导向的审美追求,反而强调被世人遗忘的灵性之美。
男人的审美需求要摆脱眼目情欲和肉体情欲的束缚,脱离肤浅的感官体验,并学会欣赏女人的灵性之美。 而女人则需要摆脱被世俗文化绑架的今生之骄傲,并追求内在的生命美德。
文化的更新建立于人性的救赎。而人性的救赎来自上帝的恩典。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耶稣用死与复活的方式救赎信徒脱离罪的权势,并且信徒因圣灵的工作而重生,在生命中恢复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基督徒男性也会本能性地被女人的美貌打动,却不善于欣赏女人的内在美德。生命的更新如文化的变革一样是漫长的蜕变过程。正因如此,基督徒才需要持续不断地心意更新,查验上帝善良纯全的旨意。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圣经首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审美视角。
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来自于上帝的创造。因此,身体与灵魂都应该发挥神圣的功能。世俗文化用女性的身体挑动男人的情欲。圣经提醒基督徒,不要随从这种恶俗的潮流——“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 这并不是说基督徒女性应该衣着邋遢或蓬头垢面,而是说不要只注重外表的艳丽,而忽略了内在的美德。女人当然应该衣着端庄。得体的化妆在某些场合是必要的。但圣经教导基督徒女性装扮的目的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艳丽,而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而上帝的荣耀并不在于可见的物质形体,而在于圣洁的道德属性。因此,女性的装扮如何维护并彰显圣洁的道德就显得至关重要了。提摩太前书2:9说,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这里的“廉耻”、“ 自守”和“ 正派”几个词正是为了持守圣洁而有的审慎态度。首先,基督徒女性应以上帝所赐的身子为尊贵。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哥林多前书6:20)。其次,基督徒女性正派的装扮也是为了别人的圣洁。毕竟,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男人在情欲上是软弱的。如果男人看见女人不容易动淫念,耶稣就不必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他犯奸淫了。(马太福音5:28)”基督徒女性在选择衣着的时候需要考虑到男性的软弱,避免因为暴露身体而令身边的男人落入试探和犯罪,因为身子不是为淫乱,乃是为主(哥林多前书6:13)。当然,男人对女人动了淫念不是女人的错。男人需要为此悔改。但为了软弱弟兄的益处,基督徒女性衣着谨守不是很好吗?因为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书10:23) 女性裸露身体可以暂时吸引男人的眼球,但那种轻浮并不能赢得男人的欣赏和尊重。女人在着装上谨守自重不仅不遮掩女性美,反而彰显了女性的魅力。一个女人正派的着装体现的自尊与自重更令人刮目相看
如果攀比外貌与身材,很多女人一定觉得上帝不公平。的确,上帝没有让所有女人都与林志玲一样美丽。按照大众的审美标准,上帝创造的大部分女人是相貌平平的女子。但是,上帝把尊贵的灵魂赋予所有的女人。并且,上帝不以外观的美丑评判女人,乃是看重她们的灵性。嫌丑爱美的世俗文化并不垂青相貌平平的女子。但是,上帝赋予所有女人抬头高昂的资本。相貌平平的女子的青春也可以被上帝书写成绚丽的芳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