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的相对,绝对不对


中国和美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文化多元性。2016114日,第六次共和党总统参选人辩论会上,克鲁兹(Ted Cruz)提到了纽约价值观这一概念。克鲁兹毫不忌讳地指出纽约价值观代表了追求金钱、支持同性恋、支持堕胎的自由主义思想[1]。而这位出自美国南部得克萨斯州的参议员信奉的是传统的“德克萨斯价值观”,简称“德州价值观”。与“纽约价值观”相反,“德州价值观”代表了以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为精神基础的保守派立场。比如,“德州价值观”捍卫基督徒的信仰自由,维护传统的一男一女的婚姻观,反对堕胎,等[2]。美国东西海岸大都市流行的“纽约价值观”和美国南部持守的“德州价值观”形成了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对立。
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文化多元的现象?文化多元性的思想根源是什么?这与基督徒的信仰是否一致?

相对主义
追溯文化多元性的根源,就不得不谈到相对主义。相对主义认为,真理并不是取决于某种外在的客观现实而一成不变;真理乃是由群体或个人自行决定的;所有的观念都是平等的;普遍适用于所有人的绝对真理和道德标准是不存在的。相对主义要求人们接受和容纳不同的宗教信仰、道德原则和价值取向。因此,相对主义必然导致多元的文化形态。
不可否认,在人类社会的某些方面是有相对性的。比如,按照美国的交通规则,人们应该靠右开车。按照日本的交通规则,人们应该靠左开车。这两种交通规则的有效性取决于地域。这两种交通规则都不能普遍适用于所有国家。交通规则的有效性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再比如,在西方国家,人们吃汤面时发出声音显得很不得体。在日本恰恰相反,日本人为了表达对汤面的喜爱,会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这在日本并非不得体。不同的举止因文化的不同而表达不同的含义。
可见,某些文化元素的确具有相对性。但是,相对主义的问题在于它把文化的相对性普遍化和绝对化了;它认为所有的文化议题都是相对的,不存在任何判别是非的绝对权威。比如,在婚姻的定义上,相对主义认为,没有一成不变的婚姻制度,同性之间也可以结合成为婚姻,同性婚姻相对于同性恋者是合理的。因此,相对主义为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土壤。

相对主义的理论基础
相对主义的理论基础是自然主义。引用哲学家保罗·达伯(Paul Draper)的定义,自然主义是一种把自然世界看作一个封闭系统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认为不存在自然世界之外的任何因素会对自然世界产生影响[3]。因此,自然主义拒绝承认超自然的神的存在。这与基督信仰截然相悖。
基督徒相信也有一位超自然的上帝。而且,这位超自然的上帝创造了自然和人类,并且至今仍然维护宇宙和人类历史的运行。上帝是人类道德法则的制定者,并且上帝的道德法则是永不改变的。上帝对全人类拥有绝对的主权。无论对于何种民族、文化和宗教而言,上帝总是绝对的真理和的权威。上帝的话语——圣经——是检验善恶是非的绝对标准。
可是,自然主义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也就否定了绝对真理和道德权威。因此,也就必然产生相对主义。

相对主义的错谬
相对主义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反驳相对主义。  
第一,  相对主义的理论基础在理性层面不成立。上文论及,相对主义的理论基础是自然主义。而自然主义否定独一上帝的存在。可是,这一理论基础在理性上是不成立的。相传,科学家牛顿的房间里有一个精致的手工太阳系模型。一位信奉无神论的朋友拜访牛顿,看到这个太阳系模型就不禁赞叹说:“这么精致的模型是谁制作的?”牛顿冷静地说:“没有任何人制作。它是自己凭空产生的。”这位无神论的朋友争辩说:“怎么可能?这么精巧的太阳系模型怎么可能凭空产生?不可能有这种巧合。一定有一位设计者制造了它。”牛顿回答说:“如果这个太阳系模型一定由一位设计者把它制造出来,那么,比这个模型更加奇妙的真实的太阳系岂不是更应该有一位创造者吗?”那位无神论友人顿时哑口无言。无神论是经不起理性推敲的。自然主义的理论基础在理性上不成立。那么,既然上帝存在,人类就有了绝对的真理和权威,相对主义就站不住脚了。
第二,  我们的良心不允许相对主义。人都有分辨是非善恶的良心。有一些道德准则是普遍的和绝对的。比如,不管什么种族、宗教和文化背景的人都会认同友爱、怜悯、宽恕等道德准则。普世的道德观烙印在人的灵魂深处,构成了人的良知。这说明人类的灵魂一定来源于同一位创造主,而这位创造主本身就拥有这些绝对的道德属性。而这正是圣经所说的,道德上绝对完美的上帝按照他的形象造了人,赋予人灵魂。康德说:“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是值得我们深深景仰的,一个是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另一个是我们内心的崇高道德法则。”头上灿烂的星空启示出上帝这位创造主奇妙的智慧。而我们内心的道德法则指向了真善美的源头。因着我们的良心,我们不能允许某些违背良心的罪恶。普林斯顿大学的生物伦理学教授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凭着前卫的伦理学思想成为2005年时代周刊评选出的年度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位名人之一。他认为人与野兽杂交是合理的,有残疾的婴儿被杀掉是没有问题的[4]。按照相对主义,没有绝对的道德是非,所有的伦理观念都是平等的。那么,我们的良心可以坦然面对彼得·辛格的伦理观念吗?低头审视我们的良心,我们就无法允许相对主义思潮中那些道德伦理的怪胎。
第三,  相对主义在逻辑上自我矛盾。相对主义否定绝对真理。那么,相对主义本身是不是绝对真理?如果相对主义是绝对真理,那么相对主义就必须修改其教义,承认有绝对真理的存在。这就违背了其自身的信条。如果相对主义不是绝对真理,那么,相对主义就自我否定了。无论如何,相对主义都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
第四,  在实际后果上,相对主义自取灭亡。相对主义否定绝对真理的存在,对所有的文化都一视同仁,不分贵贱。相对主义看似心胸宽广,实则藏污纳垢。在相对主义反对相信独一真理的宗教,拒绝使用绝对的道德权威判断是非,所以,相对主义必然为罪恶提供滋生和蔓延的温床。今天的欧洲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欧洲曾经经历过基督教文明的复兴。但是,启蒙运动之后,欧洲经历了深刻而广泛的去基督化。基督教信仰从欧洲的主流文化中被赶出去了。人们拒绝接受任何绝对真理。相对主义取代了基督教信仰。欧洲人看似更加豁达了,他们毫无顾忌地推广同性恋文化,热情地欢迎穆斯林。但是,穆斯林信仰与自然主义是不共戴天的。穆斯林相信他们的信条是绝对真理,世俗的文化(包含相对主义)必然被他们的绝对真理摧毁。当相对主义者用漫画嘲讽穆斯林,极端穆斯林就用子弹打破相对主义者的脑袋[5]。当另一些欧洲的相对主义者毫无戒心地欢迎信奉绝对真理的穆斯林,原教旨主义的极端穆斯林就强奸了欧洲的妇女[6]。欧洲的相对主义正在被穆斯林的绝对真理吞并。如果没有绝对真理,就无法辨别罪恶。结果是罪恶越发蔓延,最终把相对主义消灭。因此,人类需要绝对真理,并且需要美善的绝对真理。

绝对真理
相对主义是靠不住的,站不住脚的,而且也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绝对真理和普遍适用的道德权威必然存在,而且必须存在。宣称自己是绝对真理的宗教不止一个。但绝对真理只能有一个。如果绝对真理包含了罪恶或者鼓励罪恶,那么,这个所谓的绝对真理就会成为人类的灾难,是人类的良知所不能容忍的。因此,某些自称为绝对真理的宗教是伪真理。而基督教信仰的上帝赋予人类的良知告诉人类:真正的绝对真理是美善的。永恒不变的上帝是绝对美善的。他的道德准则永不改变。因此,找到了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我们才能找到完全美善的绝对真理。
正如前文所说,如交通规则和某些文化习俗等议题没有绝对的对错,因为这些议题不违背上帝的道德属性和律法要求。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上帝的绝对真理并非抹杀文化的多元性。另一方面,上帝是绝对美善的,因此上帝的绝对真理促使人类追求美善,摒弃罪恶。
绝对真理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真理带到人间,成为一个人,名叫耶稣,他是上帝的独生子。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 14:6耶稣来到人间,把真理启示出来,记录在圣经里。圣经——上帝启示人类的话语——是信仰的绝对权威(提摩太后书 3:16)。圣经用人类的语言诠释了绝对真理。




[1] http://time.com/4182096/republican-debate-charleston-transcript-full-text/
[2] http://txvalues.org/
[3] http://infidels.org/library/modern/nontheism/naturalism/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ter_Singer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ie_Hebdo_shooting
[6] http://www.thefederalistpapers.org/immigration-2/muslim-refugees-are-committing-this-sick-crime-and-getting-away-with-it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