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8

把芳华献给相貌平平的女子

Image
我至今都没有看《芳华》。我不想看。如大多数影视剧一样,《芳华》的女演员美得脱离群众。我猜想,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子一定被某一个或很多个男孩子恋慕着,然后一段爱情以公开或暗恋的剧情呈现在银幕上。 爱情无可厚非。青春也值得纪念。但为什么银幕上上演的总是美丽女子的芳华?现实中有更多相貌平平的女子。她们的芳华有谁纪念?

呼召与跟随(马可福音1:14--20)

Image
我们从马可福音1章14-20节谈三件事。第一,耶稣呼召为今生忙碌的人进入神的国度。第二,耶稣呼召跟随他的人拓展神的国度。第三,悔改并信福音是门徒对呼召的回应。

福音的起头 (马可福音1:1-15)

Image
马可福音讲述了一个好消息。这个好消息被称为“福音”。马可福音第一章从福音的起头开始讲起。 在这里,我们从马可福音1章1节到15节谈三个部分。第一,耶稣是福音的核心。第二,国度是福音的内涵。第三,悔改是福音的呼召。

医治后现代文化顽疾的药方到哪里找?

Image
美国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归信基督。据称,迪伦在信主初期参与教会,但后来并没有长期委身于任何一个地方教会。作独行侠式的基督徒符合大牌歌星特立独行的风格,也迎合当下后现代主义文化。 但是,当我把迪伦当作主内弟兄,我会为他缺少教会生活而感到遗憾。有许多属灵的祝福是上帝通过教会赐给信徒的。

理性的钟摆在科学与圣经之间如何摆得平?

Image
生存还是毁灭(To be, or not to be),对于哈姆雷特王子是一个问题。相信还是不相信(to believe, or not to believe)对于每个接触基督信仰的人都是一个问题。 面对基督信仰,一个人从不信到相信,需要经历“信心的跳跃”。有人因为感性的触动而引发了信心的跳跃。有人则因为理性的思辨而引发信心的跳跃。 圣经是基督信仰的权威蓝本。归信基督者需要相信圣经是上帝默示的准确而无误的真理。然而,当不信者用怀疑的眼光看圣经,难免遇到信心的绊脚石。比如,童女怀孕、死人复活、太阳止住,等等,违背常理的神迹奇事无法用科学验证,也不符合理性推敲。于是,理性的难题往往成了信心的障碍。

绝对的相对,绝对不对

Image
中国和美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文化多元性。2016年1月14日,第六次共和党总统参选人辩论会上,克鲁兹(Ted Cruz)提到了 “纽约价值观”这一概念。克鲁兹毫不忌讳地指出“纽约价值观”代表了追求金钱、支持同性恋、支持堕胎的自由主义思想[1]。而这位出自美国南部得克萨斯州的参议员信奉的是传统的“德克萨斯价值观”,简称“德州价值观”。与“纽约价值观”相反,“德州价值观”代表了以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为精神基础的保守派立场。比如,“德州价值观”捍卫基督徒的信仰自由,维护传统的一男一女的婚姻观,反对堕胎,等[2]。美国东西海岸大都市流行的“纽约价值观”和美国南部持守的“德州价值观”形成了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对立。 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文化多元的现象?文化多元性的思想根源是什么?这与基督徒的信仰是否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