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自己,仍需努力


常听基督徒说,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这句话并非说上帝的存在有一个起点。上帝是自由永有,无始无终的。上帝的存在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点。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这句话乃是说,当人走到尽头才开始依靠上帝。并非所有基督徒都是走到了尽头才开始信靠上帝,但是这句话所描述的现象确实发生在不少人身上。

走到尽头就是陷入无能为力的绝境。人生常常遭遇这种意外的苦难,苦难可以成为上帝苏醒人心的方式。这不是因为上帝太残忍,而是因为人心太顽固。
骄傲是人心里根深蒂固的灵魂基因,就像一层坚硬而古老的化石,缠裹着人的心灵。温柔的教训或者轻轻的敲打都不足以把它击碎。
骄傲拦阻人信靠上帝,因为骄傲的人总试图自己扮演上帝的角色来掌控命运。“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广告语道出了这种唯我独尊的情结。
骄傲是如此顽固。对于有些人,非要在绝境中破碎自我,才能打碎骄傲的硬壳。苦难令人认识自己的本相。经历了自我的破碎之后,谦卑的心才生发出来。原来,我们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上帝乐意赐恩给谦卑的人,阻挡骄傲的人。谦卑是认识上帝所必须的精神元素。
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人走到尽头才能经历自我的破碎而变得谦卑。谦卑的人才愿意依靠上帝。
汶川地震之后,人们打出“天佑中华”的横幅。其实,这是一句谦卑的祈祷,祈求上天保佑中华民族。虽然人们对祈求的对象认识模糊,但起码这体现了人在灾难的打击之下产生的谦卑。原来,人没有伟大到掌控自然的地步。
但遗憾的是,苦难激发的谦卑有时是短暂的。
灾难的伤痛随着时间被遗忘,谦卑也从人们心中消失,人们很快回归到唯我独尊的生活中。绝境中的自省只停留在绝境中。峰回路转后,人们再次回到自我掌控的世界,把带着痛苦的自省连同痛苦一并抛在九霄云外。
苦难是一个学堂,学费是昂贵的,但我们是否学到了功课?谦卑与自省的代价是沉重的。但是,沉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生?
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如果当人走到尽头,真的投靠了上帝,那么,走到尽头的代价没有被浪费。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走到尽头才开始投靠上帝呢?为什么一定要付上沉重的代价才肯承认自己的软弱呢?
有没有可能,我们聪明一点,不必走到尽头,就来谦卑地依靠上帝?
不再依靠自己,而是依靠上帝。这句话令很多人疑惑。依靠上帝而不依靠自己的说法,是否不鼓励人积极进取,也不建造人的自信心?
自信没有错,但自信不等于自负。自负的意思是,过高地估计自己。自信过度就会变成自负。
恰当的自信需要以清醒的自我认识作为基础。基督信仰提供了认识自我的理论体系。人是上帝所造,依赖于上帝而存在,并应当顺服上帝的主权,为上帝的荣耀而生活。
如果把基督徒比作一把斧头,上帝用他来砍柴。斧头的存在是来自上帝的制造。斧头的锐利程度取决于上帝的磨造。斧头放在哪棵树上,取决于上帝的安排。斧头砍树的力量不是来自斧头自身,而是从上帝发出。
基督徒的角色是上帝手中的器皿。基督徒依靠上帝,而不依靠自己,这并非不自信。
相反,正是因为对自己的角色有清楚的认识,所以,基督徒不会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力。基督徒把自己当作上帝工作的器皿,作为一个器皿被上帝使用,完成上帝喜悦的事。
基督徒的自信是对自己在上帝心意中的角色的确信。这种自信生发出谦卑,而避免了骄傲自负。
基督徒依靠上帝,而不靠自己,并非不努力进取。

相反,正是因为认识到自己的才干、天赋、智商、机遇等都是上帝的赏赐。所以,基督徒更应该积极努力地使用上帝的赏赐,满足上帝的心意。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