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宇宙间最尖锐的矛盾得以和解

《圣洁的羔羊》
词曲:小多加  演唱:亚萨
奇妙创造主   何等荣美
圣洁的羔羊   何等尊贵
万民都要来   向你敬拜
宝座前围绕   众水地声音
哈利路亚   向你歌唱
全能上帝   何等伟大
我高举双手向你敬拜
愿你荣耀充满在这地

《圣洁的羔羊》是一首赞美诗。简约却不简单的歌词诠释了宇宙间最尖锐的矛盾的和解之道。宇宙间最尖锐的矛盾莫过于,受造的人类背叛造他的上帝,而上帝将以公义的审判刑罚悖逆的世人。如果这一矛盾不得化解,人类注定承受无可推诿的悲惨结局。


给理性注入谦卑的精神

或许有人说,有些人从未读过圣经,也未听闻福音,对于上帝一无所知,不知者无罪,岂应承担悖逆的罪责?这个貌似公平的辩护是基于人对上帝一无所知 这个错误的假设。
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墓志铭写道:“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的道德法则。”

康德的上帝观并非依据圣经,但他的墓志铭却印证了圣经中上帝的话语——“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19-20)”

仰视浩瀚的星空,俯视苍茫的大地,我们不禁为大自然蕴含的深邃法则惊叹不已。正如一块精致的手表由一位设计者制造,奇妙的大自然由一位造物主创造而成是最合理的解释。高等智慧创造出低等智慧,这符合理性的逻辑。如果人尚未自负到不知天高地厚,就必然承认人类的智慧是有局限的。穷尽千万年,人类总无法突破希腊哲学家芝诺的知识圆圈——我们知道的越多,未知的也越多。

理性的功能是有限的,但并非无用的。只有当人的理性注入了谦卑的精神,才有可能降服于具有无限智慧的造物主,进而走出试图用“有限”证明“无限”的理性死胡同。我们不需采纳康德从哲学角度建立的上帝观,但我们需要沿着他仰望星空时油然而生的敬畏之心出发,去寻思那位伟大的造物主。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篇19:1)。上帝通过大自然向全人类发出了普遍启示——一位大能的创造主是客观存在的。因此,《圣洁的羔羊》这首歌称上帝为“奇妙创造主”再恰当不过了。

道德并非虚无

在讨论上帝是否存在时,很多人竭力否定。这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性思辨。其背后还隐藏一种道德逻辑。上帝的存在意味着,绝对权威的道德价值体系是存在的,并且适用于所有人。假设真如尼采所说上帝已死,那么绝对的道德观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如果道德还有存在的意义,那么,人们只能在宗教之外寻找新的价值体系。于是,当今西方流行的道德相对主义应运而生。道德相对主义的意识形态再往前走一步,就步入了道德虚无主义的极端。假设真如道德虚无主义所言,道德本身无意义,那么,我们里面那颗评判道德的良心也就卑贱得不名一文了。

如果上帝不存在,也就没有绝对的道德权威,或者,道德本身是虚无的,那么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无需担心上帝的审判。以此逻辑,上帝若不存在,人活得更自在。相反,如果上帝存在,那么人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向上帝交帐,因此必须受到道德制约。本着我们的良心而论,上帝的道德权威存在或不存在,孰好孰坏呢?

进化论的伦理规则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如果人非上帝所造,而是进化形成,那么人类继续弱肉强食地残杀掠夺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人类的良心却不能容忍这种道德准则。与之相反,宽容、仁爱、怜悯是普世的道德情怀。对良善的认同显然不是进化而来。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孟子早有所言:“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进化论的道德伦理与人的良心截然相悖。如果良心不能进化,它又是从何而来?上帝启示的真理告诉我们:“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马书2:15)”上帝具有绝对良善的道德属性。上帝造人时赋予人灵魂,因此,人的心灵烙印了道德意识。人非进化而来,乃是上帝创造。上帝的创造不仅解答了物质的起源,也提供了良心等灵魂元素的源头。良心是一个道德天平,这也是上帝的馈赠。

尼采疯癫地死去了。但康德的墓志铭上书写的道德法仍然烙印在世人心上。

罪性无可推诿

人有道德意识,也应该承担道德责任。如果一个人知道何为恶,却做恶,或者,知道何为善,却不行善,那么他的良心就判定了他的罪。

对于没有领受旧约律法的人,上帝以他们的良心审判他们,这足以叫所有人无地自容。有谁没有做过违背良心的事,说过违背良心的话,想过违背良心的意念呢?这就应验了圣经的话: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3:10-12)”因此,世人落在上帝的审判之下被定罪是无可推诿的。

人因为罪而承受的终极结局是永远与上帝隔绝,更确切地说,是与上帝的恩典完全隔绝,却在上帝的忿怒下永远受苦(启示录14:10)。地狱是承受上帝忿怒的所在。那是罪人本该遭受的结局。

羔羊救赎,神人和好

《圣洁的羔羊》歌词中的“万民”与“奇妙造物主”之间原本有着尖锐的矛盾。但是,万民何以敬拜造物主呢?

人与神之间矛盾的化解得益于那位圣洁的羔羊。

上帝即有公义的本性,也有慈爱的本性。杀人者要偿命;欠债者要还钱;背叛上帝者承受永死的结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这是上帝公义的法则。然而,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圣子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耶稣在十字架上背负世人的罪,代替罪人流血舍命,偿还了罪债,满足了公义的要求,并在死后第三天从死里复活。耶稣是赎罪的羔羊,完成了为罪人赎罪的工作。

并且,耶稣是圣洁的。正因耶稣是圣洁的,他才有资格承担世人的罪孽。有罪之人付诸一死,只能承担自己的罪,却没有第二条命承担他人的罪。而耶稣无罪,故此无需为自己赎罪,他的死可以为他人赎罪。

因为耶稣无罪,祂有完美的义。上帝将耶稣的义归算给相信祂的人。于是,罪人借着对耶稣的信心可以领受赎罪的功效,被上帝称义,与上帝和好。人与上帝之间罪的阻隔被耶稣除去。人可以依靠耶稣的救赎之工来到上帝面前献上赞美敬拜。于是,人与神之间的矛盾得以化解。

《圣洁的羔羊》以对“创造主”的称颂作为开始。第二行的圣洁羔羊(耶稣基督)把第一行的“创造主”与第三行“万民”连接在一起,在词语的位置上呈现了神与人之间的中保的角色。这正是救赎的主题。 因着救赎之工,上帝的荣耀得着万民的称颂。

本文登载于www.7G.tv媒体平台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