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的罪与罚(默想创世记之十三)

巴别的城与塔早已销毁在历史时空里。然而巴别的阴影仍然在笼罩着全人类,包括每一位个体的人生。

圣经创世纪111-9节记载了巴别事件。

1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2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3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4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5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6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7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8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9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从时间上说,巴别事件是距离我们非常遥远的故事。但是,无论是整个人类社会的 发展趋势,还是我们个人的人生追求都被笼罩在巴别事件的阴影之下。

彰显人类的荣耀

巴别的阴影到底是什么?第一,巴别之罪首先体现在人们建造城与塔的动机是彰显人的荣耀,而非彰显上帝的荣耀。创世纪94节说,人们的动机是为要传扬我们的名。

人们把巴别塔设计成一个通天的高塔。这对当时人类的建筑技术来说,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巴别塔一旦建成,人类就以这座高塔引以为荣。塔越高,越能彰显人的荣耀。人们之所以有这样的野心是因为人们掌握了一些建筑技术。创世纪93节描述了当时人们用自己的技术手段可以制造建筑材料。人们用砖取代了石头,用石漆取代了灰泥。砖是人们烧制的。石头是上帝创造的纯天然材料。人们用自己制造的砖取代上帝创造的石头。灰泥是直接有上帝创造的泥土,而石漆是人加工的一种粘合剂。人们选择用石漆取代泥土。在建筑材料的选用上明显彰显了人的智慧和才能。这种做法本身不是罪。但人们这么做的动机是用自己的荣耀取代上帝的荣耀。这种动机是罪。

上帝造人的目的是让人彰显上帝的荣耀。可是人却背离了上帝的心意,不归荣耀给神,而归荣耀给自己。这是罪。

而且,人使用上帝赐予的恩典来窃取上帝的荣耀,这更显出人的罪。巴别塔的建造者不要使用上帝创造的石头和灰泥,他们要自己造砖和石漆,以此彰显自己的能力。可是,他们造砖和石漆用的土岂不还是上帝创造的吗?他们造砖和石漆所需要的体力和智慧不也是上帝赋予的吗?他们能活在世上都是上帝给的恩典。可是他们用上帝赋予的恩典来窃取神的荣耀。所以,这是罪。

荣耀自己是人们建造巴别塔和城的动机。这个罪的阴影至今仍然笼罩着世人的心。今天人仍然想要彰显自己的荣耀。

很多人都希望出人头地,但很少有人出人头地 是为了荣耀上帝。我们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夸奖。就连微信朋友圈发送个信息也希望别人点赞。这是很普遍的心理动机。我们当然可以追求事业的成功,但我们很难保证对成功的渴望不参杂个人的虚荣心。   

如果荣耀自我的动机驱动我们一生的追求,那么,我们一辈子都是为了自己的荣耀而活,而不是为了上帝的荣耀。我们也就失去了上帝造我们的心意,我们丧失了一个人被上帝创造应该发挥的价值和功能。只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如果每一个人都在追求自己的荣耀,那么整个人类也在高举人类的荣耀,这是人类的悲剧。今天人类仍然活在巴别塔之罪的阴影之下。

抗拒上帝的命令

巴别之罪的第二种体现是人们建造巴别塔的目的是抵抗上帝的命令。创世记94节说,“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创世记128节记载了上帝给人的命令是“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可是,巴别的人们要建造建造一座城,集聚在这座城里,免得分散在全地上。他们的目的是抵挡上帝在创世记128节给人的命令。这种目的是一种罪。

巴别塔的建造者希望聚集在一座城里。他们当时使用同一种语言,因此势必在一座城市里营造一种他们很适应的文化。这座城就成为了他们的安乐窝。他们可以享受那座高塔带给他们的荣耀,以及城市里舒适的生活。他们不要承担遍满地面的使命,因为离开这座城分散在其他地方是需要付代价。正如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城,在异地过寄居的生活,他要放弃一个安稳舒适的生活环境。他居无定所,常常需要在旷野织搭帐篷,或者在陌生的城镇作客旅。这是顺服上帝呼召的生活,也是有使命感的生活。但是这种生活要求人们放弃都市生活的繁华,离开自己的社交圈子,离开稳定安逸的大房子。而巴别塔的建造者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他们希望聚集在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里。这种巴别人的心态至今仍然笼罩在很多人心里。

自工业革命之后,城市化进程开始成为一种全球性现象。据统计,从1800年至今,世界人口增长了6倍,其中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近60倍。尽管城市很拥挤,环境污染严重,交通不便,但更多人宁愿选择居住在城市。人们在城市里找到归属感,并得到实现个人价值的机会。城市本身不是罪。但人们在城市中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遵守上帝的诫命,而是为了自我的享受,这才是罪。

巴别事件的后果

巴别工程受到了上帝的拦阻,并且人类承受了犯罪的后果。创世记95节说,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我们不知道上帝以何种形式降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上帝这一次降临是查看人的罪,并且定了人的罪。创世记96节说:“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这是巴别塔事件带来的后果。

今天人类仍然活在巴别事件导致的后果中。巴别事件之前,人类使用一种语言。巴别事件之后,世界上的语言就开始多样化了。语言多样性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巴别事件。语言不同,人类就不得不分散在全地。人类的巴别计划破产了。人类集体背叛上帝的阴谋被上帝粉碎了。
然而,人类对上帝的背叛并未停止。巴别之罪并未从人类的灵魂中消失。人类继续努力实现曾经夭折的巴别梦。

全球化趋势一定程度上消除巴别事件的后果。随着各国教育水平的提升,网络通讯技术的发展,经济互动的密切,语言差异带来的文化隔阂逐渐减弱。人类正在齐心努力建造一个地球村,这是一个更大规模的巴别城。这个地球村里,人们用自己的技术彰显出人的荣耀,向宇宙传扬人类的名声。这岂不正是巴别之罪的初衷吗?

巴别的救赎

如果上帝再次摧毁人类的巴别工程,那么人类将遭受全球性的灾难。而怜悯的上帝在施行审判之前,为人类提供了救赎之道。

在创世记95节和7节说,耶和华上帝降临,并且下去。那次上帝的降临与下去是为了定人的罪。然而,在巴别事件几千年之后,神降临到人间,成为一个人,名叫耶稣。约翰福音3:17说,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耶稣降世拯救世人的方式是他自己代替罪人死在十字架上,付上了罪的代价,舍命做多人的赎价,并且从死里复活战胜死亡。每一位相信耶稣基督的人可以得到天父的赦免,与神和好。

这是上帝制定的唯一的 拯救方法。在地上的人与天上的神和好的唯一途径是耶稣。雅各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梯子,连接天与地,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人要想与神和好,到神那里去,不能用自己建造的一个塔顶通天的巴别塔,即使巴别塔真的可以像今天的迪拜大厦一样耸入云端,仍然是一个地上的事物,不能达到天堂。上帝废除了人建造通天高塔的工程,却为人类提供了连接地与天的梯子,或者说是人与神之间中保——耶稣基督,就如同雅各梦见的那个梯子,神的使者可以从天到地,从地到天上去下来。约翰福音1:51,耶稣说: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耶稣是可以把人从地上带到天上的那个梯子。

耶稣拯救我们,不仅救我们与父神和好。而且,也救我们脱离罪的权势,借着圣灵重生我们,更新改变我们的心思意念,以及做事情的动机和目的都脱离罪的捆绑。

巴别之罪的一个方面是人的动机是荣耀自己。这是一种罪的动机。这种罪的动机潜伏在人的灵魂深处,影响我们做很多事情。这耶稣救我们脱离这种罪的动机对我们心灵的捆绑。我们的心思意念被圣灵更新,才懂得做事情不再是为了荣耀自己,而是要荣耀神。耶稣是生命的光,照亮我们的内心,驱走罪恶的阴影。

当耶稣死里复活之后,在地上四十天之久以后升天回到父神的右边,把这个传扬耶稣救恩的责任托付给了他的门徒。

当门徒在五旬节宣讲耶稣基督的福音,神迹奇事发生了,来自不同地方的犹太人使用不同的语言,而门徒被圣灵充满,圣灵赐给他们能力说起别国的语言。于是,他们使用不同语言,讲述同样一个耶稣基督的福音,那天有三千人信主。

原本,神变乱人的语言使得沟通是一个障碍。而在五旬节为了福音的宣讲和神国度的扩展,神消除了巴别的罪与罚留下来的阴影,使得不同的语言不影响 人的沟通。可以说五旬节逆转了巴别事件的后果。五旬节圣灵的火焰驱走了巴别之罪留下的阴影。

但是,福音不能局限在五旬节那三千个信主的人。主耶稣升天之前把福音的大使命交托给门徒,主耶稣叫门徒要出去,分散出去,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这是福使命。

使徒行传中,教会受到逼迫,不能聚在一处,不得不分散,走到其他的城市,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传福音,福音广传,更多人信主得救。只有人信主得救了,才能懂得按照上帝的诫命治理这地,完成这个文化使命。福音使命和起初上帝给人的文化使命有一个共同点,分散开,出去。文化使命是叫人遍满地面管理全地。而福音使命是要去把福音传到地极,传遍全地。


巴别的人们希望建一座城。可是,上帝破碎了他们在地上幻想的城,却赏赐给得救的信徒一座天上的城,即希伯来书所说的“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充满了神的荣耀。在那里被救赎的人用不同的语言传递同样一个信息,就是歌颂赞美神。到那一天语言的差异不影响我们一同归荣耀给神。在天上的圣城,人将完全不再顾及自己的荣耀,只顾仰望神的荣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