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需要用左脑还是右脑?

每个人都被别人伤害过,也都伤害过别人。我们都做过受害者,也都做过肇事者。作为肇事者,我们伤害了别人,需要被别人宽恕。作为受害者,我们被别人伤害了,需要宽恕别人。

有人说,当你愤怒地用指头指着你所恨的人,你的一个手指指着别人,三个手指在指着自己。当你恨一个人,你正被怨恨的情绪折磨着。这个时候,伤害你的人不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宽恕是一股力量,可以把我们从怨恨的煎熬中释放出来。

听人说:选择宽恕吧,因为这样你会更好过些。如果是这样,那么宽恕别人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好处。难道宽恕只是我们提高自己的快乐指数的工具吗?有没有一个更崇高的理由让我们宽恕?另外,我们如何能从心里真正的宽恕伤害我们的人?

新约圣经《马太福音》1821-35节即给我们提供了宽恕的理由,也给我们提供了宽恕的力量。

21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阿,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22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23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24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25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26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27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28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29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30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31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32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33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34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35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彼得问耶稣一个问题:我的弟兄得罪我,我应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彼得的问题给我们提供了想象的空间。设想,一个人伤害你一次,你饶恕了他。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伤害你了。你再一次饶恕他。如此反复,他伤害你七次,你饶恕他七次。你说:我饶恕你七次了,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当他伤害你第八次,你有充分的理由不再饶恕他了。因为你曾经饶恕他七次,已经仁至义尽了。

为什么不能继续宽恕了呢?因为仁至义尽了。当我们的用完的时候,我们就没有了宽恕的力量。我们的宽恕是有底线的,因为我们的仁义是有限的。

当我们用自己的仁义宽恕别人,我们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上,用道德优势俯视对方。当我们有限的仁义用尽的时候,我们无法再宽恕,我们就从道德制高点上坠落了。但是,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道德的坠落,而是坚持用曾经给他的宽恕当作我们仁义的证据。于是,宽恕就被当作我们的仁义道德。

但是,我们的仁义是极其有限的。可以宽恕人七次的仁义度量已经很少见了。而耶稣说宽恕七次还不够,乃是宽恕到七十个七次。耶稣的意思不是叫我们宽恕别人四百九十次,而是叫我们不要给自己设置一个宽恕别人的底线。不管人家得罪你多少次,总是要宽恕他。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无限量地宽恕别人呢?

凭借我们自己有限的仁义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必须借助无限的仁义作为我们宽恕的力量。我们必须摆脱道德优越感,谦卑地在上帝面前光照自己的本相。面对圣洁的上帝,我们认识到自己没有真正的仁义。我们在上帝眼中是彻头彻尾的罪人。我们的道德仓库里一无所有,像一个无穷大的空洞。我们对上帝有无限的亏欠。我们本应该彰显上帝的荣耀。但是,我们亏欠了上帝的荣耀。我们得罪了上帝。可是,上帝愿意宽恕我们。上帝的宽恕就像是海水充满我们里面的空洞。我们的心成了上帝宽恕的海洋,被上帝宽恕的恩典充满了。那么,当别人对我们的伤害如同雨水落在我们里面时,我们里面恩典的海水很自然地把它容纳了。无限量的宽容必须借助无限量的仁义。只有上帝有无限的仁义。

耶稣讲了一个比喻来说明这件事。 在这个比喻中,仆人欠了王一千万两银子,这是仆人还不清的债。正如我们都欠了上帝的无限的罪债。

但是,上帝宽恕了我们,正如在这个比喻中,王(主人)宽恕了欠债的仆人。马太福音18:27说,主人动了慈心,释放了仆人,免了他的债。

在这里,主人的左脑和右脑都发挥了功能。美国心理生物学家斯佩里博士(Roger Wolcott Sperry)提出了“左右脑分工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左半脑主要负责理性,注重客观事实和逻辑分析。右脑主要负责感性,注重主观感受和想象。

的意思是仁慈的同情心,是表达一种感情,属于右脑的功能范畴。的意思是公义,是表达公平合理的道义,属于左脑的理性推演。马太福音18:27中的“慈心”一词是描写右脑的活动。“慈心”是一种怜悯和同情的内在情感。主人想到这个仆人如果需要还债会妻离子散,倾家荡产。这种遭遇令人同情。主人生发了怜悯之情。

但是,宽恕不仅需要触动感情,还需要理清罪债。让我们用左脑思考公义的原则。设想,一个罪犯在法庭上被判处罚款一百万美元。罪犯一把鼻涕一把泪向法官诉苦说: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个得了癌症的太太,一百万美元的罚款要了我的病,也要了我家人的命。法官动了慈心,能不能免他的债?不能。因为法官要维护公义。欠债要还钱,这是公义的原则。破坏这个原则就是不讲理。这是左脑需要思考的问题。

犯罪导致的罪债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在这个比喻中,当主人免了仆人的债的时候。债务的亏损仍然存在,只是不让仆人承担罢了。主人自己承担了债务损失。 主人自己要想办法弥补债务亏空的问题。

这个比喻说明了上帝宽恕罪人的原则。圣父派圣子耶稣来到世界上用他的生命作为代价,代替我们还清了罪债。于是,我们凭着信心相信基督,我们的罪债就被赦免了,我们无需承担罪责了,因为我们的罪债和罪责归算在了耶稣的身上。上帝可以合理地宽恕我们,但是并没有违背公义的原理。这符合我们左脑的逻辑。

上帝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上帝对我们投入了怜悯和慈爱的感情。宽恕需要投入感情。上帝怜悯我们,愿意救我们脱离与上帝永远分离的痛苦。上帝的慈心向着我们发动了。这种感情需要我们用右脑去感受。

当被上帝宽恕的人用左脑想通宽恕的原理,并用右脑体会宽恕的恩情,就应该用同样的原则与感情宽恕他人。

在这个比喻中,仆人遇见一个欠他债务的人,却没有宽恕那个人,反而逼着他还债。 他的左脑没有想明白他自己的罪债是如何被赦免的。他原本欠了一千万两银子都被免债了。而别人只欠他十两银子他都不赦免。即使这个仆人赦免了那十两银子的债,他也不亏本。他的左脑没算明白帐。

他的右脑也没有感受到主人对他的慈心。 马太福音18:33,主人说: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这里的怜恤一词是表达同情的怜悯之情。很显然,这个仆人的左脑和右脑都没有被主人宽恕的恩典所改变。

结果,这个仆人被主人责罚,要求他还清所欠的债。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如果不赦免弟兄就会失去救恩,而是在教导我们应该用上帝宽恕我们的恩典去宽恕别人,而且是要从心里饶恕弟兄。

这就回应了起初彼得问的问题。饶恕几次是底线呢?耶稣说,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如果给饶恕设置一个底线,每次宽恕记一笔账,那么当饶恕的底线被打破时,最终的仇恨要更加强烈,曾经的饶恕会成为仇恨的筹码,起初的饶恕会成为报复的依据。其实,起初的宽恕并不是从心里的宽恕。发自心底的宽恕是不计算宽恕的次数的。因为,宽恕不是自己的仁义道德,没有可以夸口的理由。从心里的宽恕也不计算别人的恶。

上帝宽恕的恩典给我们提供了宽恕别人的理由和情感力量。那位伤害你的弟兄需要遭到报复吗?如果他不被报复就不公平吗?用左脑想一想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弟兄的罪已经由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弟兄的罪债已经由主耶稣还清了。在上帝面前,公义满足了。我们无需在基督的十字架之外再给弟兄的罪增添一次刑罚。再用右脑体会一下上帝的慈心吧。这个世界对待耶稣公平吗?不。耶稣承受了最不公平的对待。而耶稣是甘心情愿为我们遭遇不公平的对待。这体现了耶稣何等长阔高深的爱!那么,我们也用同样的爱为了弟兄忍受伤害而不反击报复,这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