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逃城


常听人说,逃城预表了基督。事情果真如此简单吗?逃城是否预表基督?这首先要定义何为“预表”。不可否认,逃城发挥的某些功能和基督实现的救恩有可以类比之处。但是,将逃城看所基督的预表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

这里,我不探讨何为预表,仅仅再思逃城与基督之间的关系(参考经文:民数记35:9-1525-34;申命记19:1-13 约书亚记20:1-9;希伯来书9:7,  9:9, 9:14, 10:1-4)。

逃进一座城,是保护

逃城给误杀人者提供了保护。误杀人者没有杀人的动机和意图,却意外地导致了别人的死亡。比如,有人去砍柴,抡起斧头,不料斧头拖把,飞到另一个人头上,导致那个人被砸死。砍柴的人不是故意杀人。这是误杀。

但是,死者的亲属难免想要为死者报仇。因此,误杀人的人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他需要一个避难所。逃城就是为这样的人预备的。

六座城市均匀分布在应许之地。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可以找到最近的一座逃城以尽早抵达逃城,而不至于因为路途太遥远而在路上被仇敌追上。 上帝制定的逃城方案以最有效率的方式保护居住在应许之地所有地方的误杀人者。

大祭司死后,误杀人者可以离开逃城。届时,误杀人者理应不再被追杀。原因有二。第一,误杀人者在逃城的时候要经过长老核实,公开审判,宣布案件性质属于误杀,给受害者家属一个交代。家属了解案情后不应再追杀。第二,要等到大祭司之死,通常需要等候许多年。许多年后,复仇者的愤怒与仇恨已经被时间冲淡。因此,逃城为误杀人者提供了保护。
上帝通过逃城保护误杀人者实现了两个目的。第一,维护公义的原则。第二,抑制罪恶的升级和蔓延。

罪导致刑罚。不同性质的罪行导致不同等级的刑罚。刑罚过重或刑罚过轻都违背公义。刑罚与罪行等级相称才算公义。申命记19:6说,误杀人者不该死,因为他和被杀的人素无仇恨。如果误杀人者别杀,他承担的后果超过了误杀人的罪当受的后果,就违背了公义。因此,上帝通过逃城保护误杀人者维护了公义的原则。

此外。复仇者带着仇恨寓意谋杀,这种杀人之罪的性质要比误杀人的性质恶劣。如果复仇者得逞,罪恶就从误杀升级为蓄意的仇杀,并且蔓延到不该死的人。上帝借着逃城保护误杀人者,抑制了罪恶的蔓延和升级。

在此方面,逃城发挥的作用和主耶稣实现的救恩有可以类比之处。正如逃城维护上帝的公义,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满足了上帝公义的要求。耶稣在十字架上背负上帝儿女的罪,承担了罪的刑罚,流血舍命,满足了父神公义的要求。上帝可以赦免信靠基督的人而不会违背他的公义,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维护了上帝的公义。

正如上帝借着逃城抑制了罪恶的升级和蔓延。借着基督,上帝更加深入而彻底地抑制了罪恶的升级和蔓延。因为基督借着在十字架上的死和第三天的复活胜过了罪恶的权势。信靠基督的人被上帝在基督里拯救脱离罪的权势,并得蒙上帝保守我们远离罪恶的试探和伤害。因此,信徒借着救赎的恩典胜过罪,并远离罪。罪恶的升级与蔓延得到了抑制。

正如逃城是误杀人者的避难所,基督是信徒的避难所。但是,基督比逃城更好。逃城与基督虽然有可以类比之处,但也有明显不同。逃城仅接纳误杀人者,不接纳蓄意杀人者。而基督不仅接纳犯了无心之过的人,也接纳蓄意犯罪的罪人。基督的宝血不仅遮盖无心之过的罪,也遮盖蓄意之罪。基督比逃城更美。

留守一座城,是囚牢

误杀人的人虽然是无意杀人,但毕竟有人因为他的过失而丧命了。无心之过仍然是过错。无心之过也导致不良后果。误杀人者必然要承担责任。无心之过也需要赎罪。

这个原则体现在民数记3531-32节。这两节经文都在谈赎罪的事。蓄意杀人者和误杀人者都需要赎罪,但都不能用钱作赎价。故意杀人者要被处死,用自己的生命赎罪。误杀人者必须等到大祭司死了才能赎罪。误杀人者不需要用自己的生命赎罪。误杀人的罪是由大祭司代赎。  

希伯来书9:7说,至于第二层帐幕,唯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独自进去,没有不带着血为自己和百姓的“过错”献上。  这里的“过错”一词是指“无心之过”。大祭司要为误杀人者的无心杀人之过献祭代赎。

旧约献祭赎罪的制度预表了耶稣基督为罪人代罪受死的赎罪意义表达了出来(希伯来书9:1-10:18)。但是,旧约的祭物只是影子,并不能真正实现救赎的果效。所以,大祭司要反复献祭。关闭在逃城里的误杀人者等候大祭司年复一年为他们的误杀人的罪献祭代赎,一直等到大祭司死了,标志着他献祭的工作做完了。误杀人者就可以离开逃城恢复自由。

大祭司死之前,误杀人者必须被囚禁在逃城里,等候大祭司为他赎罪。罪还没有赎清,他就不能离开逃城。逃城在提供保护的同时,也剥夺了误杀人者的自由。逃城即是避难所,也是囚牢。

误杀人者被限制在逃城中。这是他误杀人的罪带来的后果。 他被囚禁在逃城里并不是赎罪的方式。或者说,他在逃城里失去自由不能为他赎罪。代他赎罪的是大祭司。大祭司死了就象征着赎罪的工作做完了。误杀人者才重获自由。

离开一座城,是自由

误杀人者盼望有一天可以离开逃城重获自由,回到家乡享受产业。 大祭司死的日子就是误杀人者离开逃城重获自由的时候。

大祭司这个职分也是预先指向耶稣基督。大祭司这个职分叫我们看到罪人与上帝之间需要有一位献祭赎罪的中保。而旧约时代的大祭司工作的果效是有限的。人们需要一位完美的大祭司献上完美的赎罪祭。这位完美的大祭司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即是完美的大祭司,也是完美的赎罪祭。耶稣在十字架上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赎罪祭,流出宝血,舍去生命,作了上帝儿女的罪的赎价。 耶稣这位完美的大祭司死在十字架上。献祭赎罪的工作彻底完成了。归信基督的人得救脱离罪的咒诅、刑罚和权势,获得了被在被罪辖制的自由。

误杀人者虽然获得了肉身的自由,但是无法获得良心的自由。他们毕竟杀过人。一个人的生命死在他们的手中。一个美满的家庭因为他的无心之过而破碎了。一个妻子和几个孩子一生的幸福毁在了他的手中。他们良心的愧疚感挥之不去。

旧约的祭物无法弥补误杀人者良心的亏欠(希伯来书9:9; 10:1-4)。误杀人者即使获得了人身的自由,却不能获得良心的自由。他们的身体离开了逃城,但他们的心灵仍然被囚禁在罪疚感的囚牢里。

如何才能从良心的囚牢中逃出来?希伯来书914 说,耶稣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基督为我们流血舍命,可以除去信徒良心的负罪感。因为信徒的罪已经被归算在耶稣身上,父神因着基督赦免信靠基督的人了。信徒可以从罪疚感的囚牢中被释放出来,自由地来到父神的施恩宝座前。父神与他的儿女之间不再有负罪感的隔阂,而是完全的和好与相爱的关系。

逃进一座城,是保护。留守一座城,是囚牢。离开一座城,是自由。而基督给信徒提供更完美的保护。基督给人真正的自由,因为他救我们脱离罪的囚牢。因此,基督比逃城更美好。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