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计划


对很多人来说,『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是一种很令人羡慕的人生的蜕变。生活中有些事情令我们痛苦。我们盼望逃脱旧的生活,走进新的生活。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会制定一个又一个“逃跑计划”,从一个令我们不满意的旧生活里逃跑,去寻找令我们幸福的新生活。 



20169月的一天,在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有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Lawrence Ripple)走进一家银行 。年近古稀的Lawrence走到柜台前,拿出了一张字条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一看,吓了一跳。字条上面写着:“给我拿钱,我带着枪呢。”服务员很害怕,赶快拿出一摞现金。Lawrence拿到了钱,从容地走到银行门口,坐在了地上。这个举动让服务员很吃惊。一般来说,劫匪在作案之前首先会制定好“逃跑计划”。可是,这位老兄似乎没有计划要逃跑。他就坐在银行门口不走了。服务员报警了。警察全副武装赶到银行。Lawrence带着很期待的表情举起双手,对警察喊:“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抢劫犯...” 警察也觉得很奇怪。抓捕一个没有逃跑计划的劫匪,恐怕这还是第一次。 最终,Lawrence被送上法庭。在法官面前,Lawrence对他抢劫银行的事儿供认不讳。他对法官说:“是我打劫,没错,你们判我坐牢吧。求求你们,判我坐牢吧。” 法官也很纳闷儿。审判一个不为自己辩护而主动要求坐牢的人,恐怕这也是第一次。

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法庭审理过程中,Lawrence吐露了真相。原来,Lawrence和他妻子常常吵架,婚姻很不幸福。就在他去抢银行之前,他和妻子吵架。吵到一个地步,Lawrence不想开口和老婆对骂了。Lawrence写了一张字条给老婆:“我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给你呆在家里。”接下来,Lawrence又写了一张字条:“给我拿钱,我带着枪呢。”然后,他揣着这个字条出去了。Lawrence的太太绝对想不到Lawrence真的去抢银行了。

原来,抢银行是Lawrence的一个逃跑计划。他希望借此计划逃脱他的老婆,更确切的说是从老婆带给他的痛苦中逃跑。他希望自己能逃到监狱里去,因为监狱比和老婆在一起的家更好。Lawrence希望他和老婆在一起的生活成为旧事,在监狱里展开新的生活。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这是Lawrence的逃跑计划。

法官很为难,到底怎么判刑?抢劫银行的事实是成立的。但是,Lawrence的动机并不是真的抢银行。最终,在20176月份法官宣判:Lawrence抢劫银行罪名成立,需要服刑六个月,但是,不在监狱里服刑,而是在家里服刑,另外加上3年的监督考核期。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Lawrence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待在家里,天天面对他的妻子。Lawrence的逃跑计划彻底失败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很有戏剧性。但是,Lawrence的逃跑计划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影子。 我们也会为自己制定逃跑计划。我们要逃离的对象可能是自己的老婆或老公,可能是一个压力很大工作环境,可能是一个与单位里的死对头,也可能是一个被雾霾笼罩的城市。我们想要逃离那个地方,我们想要离开那个人,我们想要从一种生活环境里逃跑。我们都有一个逃跑计划。我们都希望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

2007年来美国就是一个逃跑计划。我来美国的时候没有带着美国梦。我来美国是因为我在国内混不下去了。我老家在河南开封的一个小乡村。我到北京上大学和研究生。毕业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小公司里工作了几个月。我发现,我在北京没有出头之日。我没有北京户口。北京的房子太贵,我又买不起。我的专业所找到的工作工资都不高,我在北京前途暗淡。所以,我要逃跑,换个新环境。在北京的高校里,出国的氛围很浓。所以我也想到了出国。2007年就申请到密西西比州立大学读博士。

但是当我来美国的时候,我并没有期待一切都变成新的。因为基于我有限的人生经验,我得出了一条简单的生活哲学:生活等于『痛并快乐着』。痛苦和快乐是生活的两个元素,如同氧和氢是水的两种元素。我们总是在痛苦和快乐之间左右摇摆。痛苦多一点还是快乐多一点并不取决于生活环境,而是取决于人的性格。对于生性乐观的 人,快乐的比例高一些。而对于我这种生性悲观抑郁的人,痛苦的比例会更高。来到了美国,痛并快乐的生活本质是改变不了的。我可以逃脱中国的领土,但是我逃不脱痛苦与快乐的魔咒。因为,我逃不出老旧的自我。我可以改变我的生活环境,但是我改变不了我的性格、我的思维模式、我的气质类型,等等灵魂的基因。这些就像是我灵魂的堡垒,筑城了一个自我,我逃不出这个自我的堡垒。而我生活中的痛苦与快乐都是这个自我堡垒中的产物。

那个时候的我太在乎自己,在乎自己的得与失,在乎自己的快乐。为了自己的快乐,可以损害别人的利益,伤害别人的感情。为了我的欲望可以得到满足,我完全不在别人怎么样。我的生活被我内心的自私贪婪的欲望驱动着。根据基督徒的信仰,这是一种罪。而罪笼罩着我的心,是我逃不脱的。我可以从中国的雾霾里逃跑,但是我无法从罪的笼罩中逃跑。 即使我来到了美国,我仍然会用同样的处事原则对待周围的人,我会用同样的价值观规划我的生活,也会遭受同样的失败、挫折和痛苦,因为我的环境虽然改变了,但是我的心境没有改变。

我想起我小的时候,我曾经把一个放大镜放在太阳底下,让放大镜的焦点聚焦的光对准地上的一只蚂蚁。太阳的光线聚焦在一起,热量很高,蚂蚁就会被烫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于是,我就会看见蚂蚁焦灼不安,疯狂得往别得地方爬。但是,蚂蚁跑到哪里,我的放大镜就移动到哪里,那个聚光点始终对准那个蚂蚁。那个蚂蚁逃不出灼热的聚光点,最终被烫死了。我就像是那个蚂蚁,罪就像是那个聚光点,我走到哪里,罪就伴随我到哪里。罪让我焦灼不安,像个无头苍蝇,随着自己内心的欲望毫无原则,肆无忌惮地随心所欲。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享受到一些短暂的快乐,也会在快乐之后感受更加真实的空虚、孤独、失望和人际关系的破碎带来的伤害等痛苦。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在我们的生活中一定都有快乐,也一定都会有痛苦。而在我们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驱使着,最终导致我们生活中的痛苦和快乐。

我们真正需要逃脱的不是一个环境,而是一种心境。我们真正要逃脱的不是我们身边的某个其他的人,我们要逃脱的是“自我“。从自我的堡垒中逃跑,成为一个新的人,这样才有可能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否则,如果我们的心没有改变,换了个环境,我们还是会经历同样的痛苦。如果我们的“自我” 没有改变,我们迟早还是会重蹈覆辙。

而上帝要做的事情是要改变我们的心,重新塑造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变成一个新造的人。我们里面的心改变了,我们外在的生活才会改变。即使环境没有改变,在同样的环境里,面对同样的人,我们却可以活出不一样的生活,旧事成为过去,都变成新的。

 我们回到刚才Lawrence的故事里。法官给这位老兄判了刑。犯了罪就要服刑。这是公义的原则。如果法官不按照法律给犯人判刑,那么法官就不公不义了。同样的,我们犯罪不仅导致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痛苦,而且也得罪了上帝,触犯了上帝的律法规条。上帝是公义的,要求我们所犯的罪受到审判和付诸刑罚。而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代替我们承受罪的刑罚。耶稣替我们承受了死的痛苦。所以,每个相信耶稣的让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在永恒里的结局不是与上帝永远隔绝,而是与上帝同在享受永生。因为,耶稣已经代替我们承受了与上帝永远分离的痛苦,罪的代价已经还清了。
但是,耶稣拯救我们的好处只能等到我们死后上天堂才能享受得到吗?不。今天我们活在世界上的时候就可以享受耶稣的救赎。耶稣救赎我们脱离罪。就好象一只手把那个在放大镜聚光点底下的蚂蚁挪走了一样,那个聚光点追不上它了。不是我们去逃跑,而是耶稣来救赎。这是一个救赎计划。当罪在我们生命中被耶稣对付了,我们的生活就会改变了。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这种救赎的工作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可以体验得到的。

如果上帝是那一位法官,他除了实行审判的裁决之外,他还可以做另一件事情。想象一下,当Lawrence回到家里痛苦地面对他的太太的时候。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是那位法官。那位法官脱下了法官的衣服,穿上了一位牧师的衣服。他说:“我现在不是以一个法官的身份来看你,我不再和你谈法律的问题了,我要帮助你逃离你服刑的地方。” Lawrence很好奇。他们坐了下来。这位牧师给他讲述耶稣基督如何拯救他。牧师带他读圣经,劝Lawrence为他的罪悔改,并教导他信靠主耶稣,全心爱上帝。牧师用圣经的原则教导Lawrence如何面对婚姻当中的冲突, 并用上帝的赦免之恩去宽容他的妻子,用圣灵所赐的忍耐去忍耐他的妻子。上帝改变了Lawrence的心,他悔改了,他不再在乎自己的感受,他更在乎妻子的感受。他不再和妻子争吵。他从心里原谅他的妻子的无理取闹。他为他的妻子煮咖啡,做早饭。因为他想到耶稣都可以为他而死,他就没有理由不为妻子舍命。他从自我的堡垒中逃脱了出来,他从罪的权势里被拯救出来。最终,他们的家庭不再是监牢,而成了幸福的港湾。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Lawrence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他是怎么成为新造的人的呢?因为他来到了基督里。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应许。当我们信靠耶稣基督,我们就在基督里了。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逃跑计划,如果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因为总有一天生活会让我们感到痛苦。某个环境、某个人会让我们厌烦,我们迟早要做一个逃跑计划。当然,我们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有两件事情至关重要。第一,从哪里逃出去?我们要真正逃脱的领域不是外在的环境,而是我们的心境,就是被罪捆绑的心。我们要逃脱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自我。第二,逃到哪里去?消极的逃避不能免去痛苦,如果“逃到哪里去”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们会成为更加迷茫。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句圣经解决了这个问题。逃到基督里。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我们的自我就像是一座堡垒,要被上帝粉碎掉,上帝要重新塑造一个崭新的你和我,在基督里成为一个新的人。我们的心改变了,罪不在困扰我们的心了,我们的生活才会改变。『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这个渴望会成为现实。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