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1986年,俄国电影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电影手记《雕刻时光》正式出版。书名的含义是:电影艺术用胶片纪录下时间流逝的过程。
1997年,一位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受这个书名的启发给他的咖啡馆命名为“雕刻时光”,其意义是让时间、人和情感在咖啡馆里驻留。  

走进雕刻时光咖啡馆的人大概都有同样的情怀,即用一种特定的方式度过一段时光,并把这段时光雕刻在记忆里。或者读书,或者闲谈,或者发呆,亦或写作,这一段 时光在松软的沙发坐垫上,在印度红的窗帘与枫木地板之间,用蓝山咖啡的香气和优雅的布鲁斯音乐雕刻成一件唯美的艺术品。这件艺术品珍藏的记忆里。

但纯粹的回忆毕竟太虚幻,所以给往事留下的物证就显得很宝贵。一位老人的床头柜上仍旧摆着泛黄的结婚照。一位电影导演录制下他去西藏的旅程。一位小资情调的女子拍下她 在咖啡馆的照片。对一个时代的缅怀,对一段往事的记录,或是对生命中一个瞬间的捕捉,都是在珍惜和留恋对一去不返的时光。人生如白驹过隙,我们总想在这有 限的人生里留下一些可以存留长久的东西。这种情结来源于人对永恒的向往。

或许是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们永恒是什么,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提及永恒这个沉重的话题,所以我们觉得永恒显得很抽象。 但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寻找永恒。我们渴望永恒。但在人生的尽头,我们却看不到永恒,于是,我们干脆退缩到过去,尝试对往事 永恒化。因为得不到永恒的确据,所以我们索性将历史压缩到无穷小,捕捉一个个画面, 并定格在记忆里。当许多个画面按顺序拼接起来,往事就浮现脑海了,就像胶片上很多格连续画面播放成电影一样。所以,人们喜欢拍照,并喜欢拿着照片回忆往 事。这样一来,时间就可以借着回忆逆转,往事就可以在回忆中被延长。看起来,永恒可以在历史里实现了。

但是,如果人生的尽头除了死亡真的一无所有,那么对往事的永恒化尝试也必然失败。如果生命不可能是永恒的,那么不管多么精湛的时光雕刻都终将成为人生的陪葬品。

永恒啊,你究竟在哪里?圣经传道书三章十一节说:上帝将 “永恒”安置在人心里。上帝是永恒的,上帝创造人的时候,赋予人灵魂,人的灵魂是永恒存在的,因此,人的心里有潜在的永恒意识。但是,我们的灵魂与上帝隔绝了。因此,永恒显得很模糊,人生的尽头灵魂何去何从成了难解的谜。

用有限的人生视角去寻找无限的永恒必然徒劳无获。 这就像是一滴水无法体会大海的广阔一样。然而从无限的永恒出发去关照有限的人生则是可行的。这就像是广阔的大海可以容纳一滴水珠。

永恒的上帝进入人类的时空,成为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耶稣,他是永恒的,但是为他进入时空,来把时空里的人链接到永恒,叫我们的灵魂可以与永恒的上帝相通。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对永生的渴望得以成全,不是靠着回忆,不是靠着知觉,也不是靠着梦想。回忆是属于过去的,知觉是属于现在的,梦想是属于未来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只是时间的 三个维度。而永恒是时间无法量度的。在有限的今生连接于永恒,需要信仰那位永恒者。

对永恒的渴望得以成全,不是靠着回忆,不是靠着知觉,也不是靠着梦想。回忆是属于过去的,知觉是属于现在的,梦想是属于未来的。

过去、现在与未来只是时间的三个维度,而永恒是时间无法量度的。

在有限的今生连接于永恒,需要信仰那位永恒者。

而信仰或许就在一念之间。盼望沿着时间的坐标轴移动。回忆在时间的坐标轴上逆行。而当下可以在一念之间搭上永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