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人人都在寻找一座城。你有你的一座城。我有我的一座城。我们在自己的城市里安身立命。一座城,上演着我们的故事,收藏了我们的泪与笑,记录了我们的爱与恨。一座城。这里有我们感情的寄托,也有我们心灵的归属。

但是,一座城,却留不住我们逝去的岁月。我们在城市里变老。城市也在我们的日子里变迁。有一天,我们要离开这座城。那时,我们心灵的归属安放在何方呢?

人需要归属感。 请和我一同寻这灵魂深处的需求吧。让我们从一座城谈起。


一座新城

201741日,新华通讯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霎时间,雄安成了中国人关注的热门词汇。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雄安新区起步建设区域面积是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据官方消息称,雄安新区将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据称,雄安新区的建设的目的之一是缓解首都北京的人口拥挤、交通压力和缺水危机。为此,北京的某些高校和商业单位有可能搬迁到雄安新区。依据规划,雄安新区将成为繁荣兴盛的商业与文化之都。面对未来的雄安,人们作何选择呢?

都市的繁华是极具吸引力的。许多人看到雄安未来的商机,迫不及待地蜂拥而至。据说,在官方正式发布雄安新区的消息之前这一信息已经在民间不胫而走。许多人闻讯在雄安新区覆盖的区域买房。据安新县居民说,在春节前安新县的房价大约是每平米四千至五千元,而春节之后许多人闻讯买房导致房价上涨到每平米一万元左右。于是,政府采取措施限制雄安新区范围内地购房交易。可见,繁华的都市对许多人是具有吸引力的。在世界各地的大都市总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城市给人提供的商业机遇和文化氛围令许多人心向往之。

但也有一些人并不向往雄安。听说北京的一些高校可能搬迁到雄安,一位在北京高校任职多年的老教授说,他并不向往雄安。在北京生活多年的人恐怕都会舍不得离开北京。因为,他们的家在北京,他们已经在北京安身立命,北京寄托了他们的归属感。若搬迁到雄安,他们需要重新定位自己的归属。从久居多年的北京移居雄安不仅是一次空间的位移,也是一次心灵的重整。

人的心灵都需要找到归属感。迁居雄安的年轻人在雄安生活多年之后也会在雄安找到归属感。多年之后,即使有另一个新兴的都市建成,恐怕年迈的他们也舍不得离开赖以生活的老家雄安了。人的心灵都需要归属感。

城市在历史中兴衰

一个城市是否可以称为我们最终的归属?放眼漫长的历史,城市的兴衰此起彼伏。每一个历史时期和每一片大陆上都有引人聚居的城市。但城市的兴衰是人无力改变的历史的定规。
2005522号,《纽约时报》发表了著名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夫 (Nicholas Kristof) 的文章:“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作者纵观历史,数算历世历代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城市。其中包括公元前2000年位于今日伊拉克附近的吾珥、公元前1500年埃及的底比斯、公元前500年的波斯波利斯、公元1年的罗马城、公元600年中国的长安(今日的西安)、公元1000年中国的汴梁(今日的开封)、公元1500年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公元2000年美国的纽约。这些都是在历史上辉煌一时的大都市。公元2050年,雄安新区是否榜上有名呢?尚且不得而知。

短暂的人生中寻找归属

放眼漫长的历史,城市的兴衰此起彼伏。但是,人心灵的归属感却如夜空的北斗星,亘古不变地闪亮在苍凉的宇宙,在寂静的深夜唤醒了一代又一代人心灵的彷徨。城市在历史中兴衰,人们在时空里搬迁,而灵魂在生死之间求索着终极的归属。

但是,人的一生只不过几十年。纵然我们的思想可以跨越几千年的宏观历史。但是,我们面对现世的人生时,还是把自己置身于这短暂的微观时代。在我们有生之年,哪里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归属?不管这个地方在几百年后会变得怎样,我们首先在乎当下的生存机遇。 所以,在寻找今生的归属时,我们不是用历史学家的眼光看待宏观的历史,而是用实用主义的思维选择安家落户的居所。每个人都在寻找着安身立命的居所。这个居所被称为是人的心灵寄托归属感的地方。但是,家对于一个人短暂的人生而言只有承受若干年的感情寄托。

几十年的人生正如一滴水若不置身于大海则注定是孤独的昙花一现。一条线段若不回归没有尽头的历史直线,则注定是短命的存留。当一位老人走完人生的旅程离开现今世界之后,他的灵魂将不能继续存留在久居多年的古宅。他在哪里寻找到灵魂的归属呢?人都需要归属感。当人把短暂的今生当作唯一的关注点,那么他在今生找到的归属感只能在今生有效。当他把短暂的人生放在永恒的境界去定位,那么他将会找到灵魂永远的归属。

人生是一个找家的旅程。人总需要有一个家,作为心灵的归属。对于有些人,家庭或许是破碎的,无法带给我们安全感和归属感,他们的心灵在世界上居无定所。对于有些人,家庭是美满的,家是他们心灵的归属。但是,有一天,父母要离开他,儿女要离开他。房子依旧是那个房子,但家人一个一个都不在了,年老的孤独感油然而生。空空如也的房子再也承担不了归属感的需求。

寻找生命的源头

归属感是人心灵深处的需要。这可以追溯到人类灵魂的源头。圣经说,上帝造人的时候赋予了人灵魂。因此,人类心灵的诸多需求,如归属感、满足感、安全感等,都可以在人类灵魂的源头——上帝那里找到答案和满足。

起初,伊甸园可以看作是人类的原始家园。在伊甸园里人类的灵魂与上帝有亲密相交关系。 因为,那是人的灵魂与源头连接在一起。

但是,人类犯罪,背叛了上帝,于是人类离开伊甸园。他们离开了起初的家园。人类的灵魂与赋予灵魂的源头断绝了,如同一滴水隔绝于大海,如同一粒沙隔绝于大漠。人类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与造他的主人隔绝了。人的心灵找不到终极的归属。人成了灵魂的孤儿。于是,人只能在世界上寻找今生短暂的归属感。

我们这与上帝隔绝的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我们随着世界的风潮飘来飘去。最终,我们会觉得很累,很苦,很受伤。我们需要回家。

人不仅需要家庭中的亲情,人更需要经历上帝的爱与接纳。因为,上帝是人灵魂的赐予者。在上帝那里,人才能得到终极的归属感。与上帝同在的地方才是人终极的归属。

源头寻找我们

有限的人没有能力找到无限的上帝。然而,慈爱的上帝主动来寻找我们。圣子耶稣来到人间寻找拯救我们这些失丧的人。

耶稣讲过有一个故事。有一位父亲有两个儿子,小儿子索取了父亲的财产,就离家出走,放荡资财。最终花尽了所有的财产。于是他只能给人放猪。这位浪子想起了父亲和那个富裕的家。他回家了。他想对父亲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可是,当他回到家里,父亲远远望见他,就动了慈心,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上前拥抱儿子,并给他穿上最好的衣服,有摆设宴席庆祝儿子的归来。

我们就像故事里的浪子。天父创造的宇宙大自然和各种物质资源供我们享用。但是,我们却离弃了上帝,随心所欲地生活。但是,上帝却对我们有慈悲怜悯的心。上帝要比故事中的那个父亲更加仁慈。故事中的父亲只是在家中等候儿子的归来。而上帝主动差派他的独生儿子耶稣离开天家到世上来寻找并拯救我们这些失丧的人。

上帝不仅有父亲的慈爱,也有审判者的公义。按照上帝公义的要求,人的罪需要付上生命的代价。上帝爱我们,就让圣子耶稣代替我们付上生命的代价。所以,耶稣代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因此,每一个相信耶稣的人不必在承受永远与上帝隔绝的痛苦,而是可以被上帝赦免和接纳,与上帝恢复亲密的关系,如同那位浪子回到父亲的家里。

耶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借着耶稣,没有人都回到上帝那里去。通过信靠耶稣基督,一个人在有生之年活着的时候就可以经历到与天父上帝亲密的关系。他可以向天父上帝祈祷、赞美和感恩,并经历到天父慈爱的看顾。在他离开世界之后,他将回到他永恒的家乡,最终与天父上帝永远同在。

我们的灵魂可以回归源头,如断了线的风筝又被主人拉在手中。天父用慈绳爱锁牵拉着我们。这不是对我们的束缚,而是对我们的保护。最终,我们回到天父的手中,在终极的归属中享受灵魂的安息。  

一座天城

现今的世界不是我们永久的家乡。基督徒是这个世界上寄居的人,是作客旅的。我们可以寄居于城市,也可以寄居于乡村。但是无论何处,这个世界上的居所只不过是我们寄居的驿站。

我们的人生是短暂的。城市的繁华也是短暂的。在短暂的繁华中如何度过短暂的人生呢?公元前2000年的吾珥、公元前1500年埃及的底比斯、公元前500年的波斯波利斯、公元1年的罗马城,这些都是曾经辉煌一时的大都市。但是,上帝呼召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前往上帝应许的更美的家乡。上帝呼召摩西离开埃及,带领上帝的百姓前往更美的家乡。上帝呼召亡国被掳的百姓离开波斯回归更美的家乡。亚伯拉罕和摩西等信心的伟人仰望的是天上的永恒的家乡。

新约圣经希伯来书说:“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希伯来书11:13-16

基督徒的信仰是对永恒有盼望的信仰。而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盼望必将实现。亚伯拉罕和摩西的盼望与历代信徒的盼望共同指向永恒的家乡,上帝为我们预备的那一座城。那里是他们的生命尘埃落定的终极归属。因为第一世纪初期,罗马城正兴盛的时候,圣子耶稣死在罗马的政治势力手下,完成了拯救世人的工作,为我们铺就了一条路,通往那座永恒的

历史已经过去。今天,纽约尚且繁华。明天,雄安即将崛起。但总有一天,我们在历经人生沧桑之后离开现今居住地一座城,至终城市的繁华也将灰飞烟灭,可是,你的归属在哪里?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