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伤的芦苇,将残的灯火

帕斯卡说,人是一棵有思想的芦苇。帕斯卡的本意是强调人思想的能力所带来的人格尊严。但是,帕斯卡首先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仅仅从物质层面而言,人如同芦苇一样脆弱。一棵芦苇可以被一块石头砸断,一个人也可以被一块石头砸死。一棵芦苇可以被一把火烧毁,一个人也可以葬身烈火。人物质性的肉体是脆弱了,可以死于一场车祸,也可以死于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病毒。


你如压伤的芦苇吗?

如帕斯卡所言,人思想的能力固然宝贵。但是,人的心灵也常脆弱不堪。 一个女孩在深夜因为失去爱人而抓狂地哭泣。一位男子突然间从十三层的楼顶纵身一跃而于世绝别。一位母亲精神恍惚歇斯底里地在抑郁中心肠撕裂。人生中的悲欢离合跌宕起伏常叫人心神憔悴郁郁难言。故此,人像是被压伤的芦苇。事业的重担压得你亏要喘不过气了。爱情的伤痛压得你要发疯了。丧失亲人的被动压得你悲痛欲绝了。疾病的痛苦压得你生不如死了。空虚抑郁的精神压得你想要轻生求死了。无论是不能承受之重,还是不能承受之轻,人生的疾苦总能把人变成压伤的芦苇。你是否被是什么事情重压得像是一棵压伤的芦苇?

你如将残的灯火吗?

人或者死于肉体的衰竭,或者死于心灵的疾痛。即使一个人风华正茂生龙活虎,他也必然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靠近死亡的终点。一位自认为健康的中年人聆听着墙上的钟声,却不知道病毒正在体内随着时间迅速地扩散。一位绝望的女子正走向江边。一位病危的老人拼命喘着最后一口气。一位纵情声色的青年肆无忌惮地吞吃了一大堆药丸。既然死亡是注定的结局,那么,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走向死亡。人生就是从摇篮走到坟墓的旅程。每多活一天,剩余的日子就少了一天。年龄每长大一岁,距离死亡就更加靠近一年。虽然这是人们不愿意面对的悲观命题,但这的确是一个人人都要遭遇的严酷事实。人是一盏将残的灯火。人生的灯油在时间里不断燃尽,直到灯灭后进入无尽的漆黑。而灯灭后,最后那一缕白烟如同人的灵魂,又会何去何从?

悲苦的生死有没有解药?

人啊,被压伤的芦苇,和将残的灯火,你悲苦的生死有没有解药?

在大约两千年前的巴勒斯坦地,有一群悲苦的人。他们或者被疾病折磨,或者濒临死亡,抑或心灵迷惘而憔悴。他们如同今天的你我,是被压上的芦苇,又是将残的灯火。他们带着疾苦寻找着人生的盼望。压上的芦苇想要坚强地挺直身板。将残的灯火渴望重新点燃生命的火焰。

圣经《马太福音》1215-21节记录了他们盼望的声音。 有一名叫做耶稣的人行走在巴勒斯坦地。有许多悲苦的人跟从耶稣。而耶稣治好了他们的病,并赐给他们永生的真理。其实,在耶稣到来之前六个世纪的年代,上帝已经通过先知以赛亚预言了救主耶稣的来临。这段预言记录在旧约圣经《以赛亚书》421-4节,也被要引用在新约圣经《马太福音》1218-21节。这段圣经是以上帝的口吻宣告的预言。其中的字是指天父上帝。

这段圣经如此说:“看啊,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

在这段经文之前,马太特别记录有许多人跟着耶稣,而耶稣把其中有病的人都治好了。那些有病的跟随着正如被压上的芦苇,又如将残的灯火。他们被疾病压伤,他们生命的火焰被即将被死亡熄灭。但是,他们遇到了上帝差派的救主耶稣基督。而耶稣叫那些压伤的芦苇不被折断,叫那些将残的灯火不被吹灭。耶稣叫疾苦中的人得到喜乐,叫濒临死亡的人获得新生,叫心灵贫乏的人得到满足。

我们如同那些病人一样,虽如压伤的芦苇和将残的灯火,但是当我们遇见耶稣,生命的奇迹可能发生。纵然世界的劳碌压垮了你,耶稣却叫你脊梁竖起来。纵然疾病摧残了你,耶稣可以赐你永恒的生命。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在耶稣这里,你可以找到盼望。

耶稣是谁?

那么,耶稣是谁?《马太福音》1218节说:看啊,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这是圣父上帝宣告的话。耶稣是圣父上帝所亲爱和心里所喜悦的那一位。只有圣子配得这样身上的称呼。这是一个超越时空的真理宣言。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圣子从始至终都是圣父所亲爱和心里所喜悦的。在时间与空间被上帝创造之前,圣子就是圣父所爱所喜悦的。圣父与圣子之间的亲密相爱是三位一体的上帝固有的内在关系。
然而,圣父选择差派圣子来到世界上作世人的救主,寻找拯救那些失丧的人。于是,在大约两千年前,圣子降生在人间,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取名叫耶稣。他正是圣父上帝钦定的唯一的救主。只有这位救主——耶稣基督——可以叫与上帝隔绝的世人重新与上帝和好。这是父神在永恒里定下的救赎旨意。圣子耶稣是圣父在永恒里拣选的救恩之工的实施者。因此,圣父说圣子是他所拣选的。

圣子“本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圣父上帝)同等为强抢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6-8)。这段圣经描述了圣子耶稣基督的谦卑。圣子甘愿顺服圣父的旨意,降卑为人,并谦卑地过完圣洁无罪的一生,最终以最痛苦和卑微的方式死在十字架上。耶稣所说的每句话、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出于圣父的旨意(约翰福音5:17, 19; 8:38; 12:49, 50)。圣子甘愿以仆人的样式来到世上完成圣父的救主计划。故此,圣父称圣子为“我的仆人”。

圣父说:我要讲我的灵赐给他。圣父的灵即圣灵。三位一体的第三个位格圣灵伴随着圣子耶稣在世上的工作。圣子道成肉身成为一个人是通过圣灵在童女玛利亚腹中感孕所生(马太福音1:18)。圣子耶稣在约旦河受洗后,随即有圣灵降临在他的身上,并且圣父宣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马太福音3:17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以不同的职分共同完成了伟大的救赎计划。

成为人的样式来到人间的那一位是圣子。他的名字叫耶稣。所以,他以谦卑的身段来到世上。伟大的圣子没有选择出生于皇宫贵族。他出生在贫民木匠的家里。被出生之时被放于马槽。这都是人世间卑微的处所。他的出生虽然惊动了牧羊人、东方的博士等人。但是,作为创造宇宙万物的圣子而言,他的降临所产生的小范围的震动简直是微不足道。从人类整体来看,当圣子耶稣出生的时候,更多的人不知道他的降临。但是,依照圣子的尊贵,就算是所有的海水都沸腾起来,所有的大山都雀跃起来,所有的人们都惊呼赞美,以此来欢迎圣子的降临都不算过分。因为圣子配得如此的尊崇。但是,他的降生确实如此低调。他出生的那个夜晚,人类的夜空是如此安静。

他出生之后默默无闻地生活在木匠的家庭。除了圣经《路加福音》简短地记载了耶稣十二岁时的一件事之外,耶稣的头三十年的生活几乎没有记载。然而,没有记载确实最好的记载方式。沉默是一种有力的表达。圣经对耶稣头三十年的沉默有力地表明了耶稣的谦卑。正如《马太福音》1219节所说: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  这沉默正是谦卑的印记。而谦卑正是骄傲的世人所缺少的品格。因为骄傲正是世人堕落犯罪的起因。但是,这位人类背叛的圣子来拯救世人的时候却正是以谦卑的样式而来。

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这也是耶稣三十岁之后出来公开传道做工的写照。虽然耶稣公开传道过程中有许多人追随,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轰动,但是耶稣没有像当时的哲学家一样在社会最知名的学者阶层中广受弟子。耶稣常常行走在底层的劳苦大众之中,为他们治病,并给他们传讲拯救灵魂的真理。虽然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但是他常常叫人不要宣扬他的名声。因为他不争竞,不喧嚷。他不是为了自己的名望而来。他是为了那些如同被压伤的芦苇和将残的灯火一样的世人而来。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更怜悯那些被需要救助的世人,超过爱惜自己的荣誉和安舒。

耶稣是你的盼望

你是否如被压伤的芦苇,你是否如将残的灯火?耶稣是为你而来。他虽然出生在犹太人的族裔,但是他是为了普天下的世人而来。他的怜悯要临到万族万邦的人。《马太福音》1221节说: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这句话直接的翻译可以是:在他的名里,外邦人将有盼望。耶稣要成为外邦人(非犹太裔)的盼望。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耶稣那里找到盼望。耶稣可以成为你的盼望。你如被压伤的芦苇吗?耶稣是你的盼望。他可以叫你直起身来。你如将残的灯火吗?耶稣是你的盼望。他可以把你的生命重新点亮。

我曾经就如被压伤的芦苇,又如将残的灯火。当我心灵憔悴,生命黯淡的时候,我认识了耶稣,找到了希望。并且,我真的被耶稣扶植起来,我的生命也被耶稣重新点亮。

我曾经是被罪压伤的人。我曾经自私到没有良心的地步。为了我自己的快乐,我可以毫无顾忌地伤害别人。我没有诚信,也没有责任感。为了我能随心所欲,我可以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承诺,也完全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在自私的欲望中自我放纵。后来,我从基督徒那里得知这些都是罪。自私的罪、放纵的罪、失信的罪、等等,这些罪重压在我的生命里。我不能自已。我无力挣脱这些罪。我对罪也上瘾了。我也不想挣脱这些罪。我已经成了这些罪的奴隶。罪是一个邪恶的主人,我为他效劳,他却还用皮鞭抽打我。我在放纵的生活里,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在我接受一次次作茧自缚的打击之后,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我被重压得好累。我厌倦了这种罪中的生活,也厌倦了我自己。轻狂的心像是被压伤的芦苇屈服了。我折下了腰。在炉灰中懊悔。我不想继续这样活着了。我如将残的灯火。精力仿佛已经被我在那些年间的狂妄放纵中燃烧干净了,我没有维持生命亮光的力量了。我的心灵已经枯竭。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听基督徒告诉我:耶稣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圣经上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重新再过一次吗?我可以变成一个崭新的人吗?我可以经历一次生命的重生吗?我要仰望耶稣的名。在耶稣那里,我看到的盼望。

有一天,我决志相信耶稣,祈求耶稣改变我的生命,给我崭新的生活,就我脱离罪的重担,重新点燃我生命的亮光。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我没有被耶稣遗弃在绝望痛苦的黑暗里。耶稣曾经怎样医治了那些巴勒斯坦的病人,他也用同样的能力医治我这个心灵枯竭的罪人。我的生命被耶稣翻转。生命的活力突然在我接受耶稣后注入我的心中。我开始学习舍己、牺牲。我开始学习去爱别人。我开始懂得承担应有的责任,并且做个诚实守信的人。我开始厌弃罪恶的事情,追求圣洁的生活。但我并没有立即变得完美。我有时仍然会犯罪。罪恶的力量如同狂风常常试图把我生命的光熄灭。但是,耶稣是我的盼望。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的罪所流的血可以洗净我所有的罪。在犯罪之后,我懂得认罪悔改,因着对耶稣的信心,我知道我仍然被父神赦免和接纳,所以,我可以继续与罪争战。这样,我越来越发觉我自己的败坏,也越来越体验耶稣为我流的宝血的宝贵,也越来越远离罪恶。依靠基督的赦罪之恩,我生命的腰板挺起来了,我生命的火焰燃再度燃烧了。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你是否觉得自己像是压伤的芦苇?你是否觉得自己如同将残的灯火?耶稣也可以成为你的盼望。不要叫压伤你的那股力量把你摧毁。不要叫绝望的恶魔把你的生命之火熄灭。耶稣可以叫你重新得力。相信他,祈求他,经历他的大能和奇迹吧!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