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 GOD (但,上帝)……



在《上帝存在的合理性》一文中,我们从理性、道德性和宗教性三个方面谈论了上帝存在是一个合理的事实。那么,上帝和人类有什么关系呢?假如上帝和人类没有关系,我们就不需要关心他是否存在。如果上帝和我们有关系,那么我们就必须在乎他的存在,而且要知道他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事实上,上帝和我们的关系之重要性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使徒行传17:28 说:“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上帝)。”

人不能掌控命运
我们的人生逃不脱上帝主权的掌控。但是,当我们还不相信上帝的时候,我们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我们通常认为我们自己在掌控自己的人生。的确,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做一些人生的选择。但是,我们不可能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比如,许多留学生希望毕业后留在美国。但是,其中很多人因为在美国找不到工作而不得不回国。大学教授申请科研经费,无法保证自己的申请可以成功。爱健康的人天天锻炼身体,却无法控制一个病毒侵入身体而害场大病。我们开车时可以控制自己的方向盘,但是控制不了别人的方向盘,因此无法控制自己不被别人撞车。  


人是有限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但是,上帝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有能力掌控我们人生。而且上帝对他的儿女所存的意念是美善的。当我们凭着信心把自己交托在上帝手中,我们就会经历到上帝的真实与慈爱。

基督徒常常为了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需求向上帝祷告。但是,是不是每一件事情上帝都会照办呢?显然不是。很多时候,基督徒得不到他们向上帝祈求的东西。基督徒并非心想事成。信耶稣并不保证有求必应。基督徒也会遭受挫折与痛苦。

但,上帝……

那么,既然上帝有能力掌控我们的命运,并且对我们怀着慈爱的美意,为什么我们还会经历挫折与痛苦呢?以赛亚书55:8-9说:“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上帝许可我们经历挫折并不否定上帝的美善,上帝做事的方式常常与我们所想的不同。“But God 这个英文短语可以表达这种不同 。在不同译本的英文是圣经里“But God”这两给词常出现在不同的语境中。But God(但是上帝)是表达一种转折。在人看来是绝境,但是上帝却可以开一条出路。在人看来是苦难,但是上帝却可以把它转化成祝福。在人看来胜券在握,但是上帝却使他一败涂地。But God(但是上帝)可以给绝境中的人带来盼望,也可以叫狂妄的人冷静而收敛。

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

创世记50:20出现了  But God(但是上帝)这一短语。约瑟十七岁那年被兄弟们卖为奴隶,在做奴仆期间又被人陷害而入监。经历了是十三年的不白之冤,约瑟在三十岁那年被法老任命为埃及宰相,越身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的高位。埃及和迦南地遭遇饥荒。而约瑟深谋远略未雨绸缪,在饥荒之前已经开始屯粮。时至饥荒之时,独有埃及有粮食可供百姓兑换。而曾经出卖约瑟的亲兄弟们也前来埃及换粮食。在埃及,约瑟与弟兄相认,并把弟兄们和老父亲全家接到埃及居住。父亲去世后,约瑟的弟兄们想到当年他们合谋卖约瑟为奴的劣迹,担心遭到约瑟的报复,于是向约瑟请求宽恕。而约瑟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创世记50:20

按照人的想法,约瑟的弟兄们是要恶意陷害约瑟。但是,约瑟看到了上帝的作为。人的目的是要作恶,但上帝却借着人犯罪成就了祝福。最终,上帝不仅叫约瑟高居宰相,而且拯救了以色列整个家族,也因着以色列家族的存留,在几千年之后,人类的救主耶稣从以色列民族诞生,实现了上帝和以色列的祖先亚伯拉罕的应许。上帝把人的罪恶转变成了救恩的祝福。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犹大和耶稣之间。犹大出卖耶稣。这是罪恶的行为。但是,上帝却通过犹大对耶稣的出卖实现了耶稣为人赎罪的救恩。犹大出卖耶稣的时候想不到上帝的作为,正如约瑟的哥哥们出卖约瑟的时候想不到上帝的作为。 他们都需要为他们的罪承担责任。他们没有功劳可言。

这两件事具有独特性,都与救恩有关,今日无法复制。但是,其中的原则至今仍然时有发生。有时,神仍然可以把人的罪恶导致的后果转变成祝福。

袁幼轩曾向父母坦白他是同性恋者,并因此与父母决裂,离家出走。母亲在绝望痛苦之际听到福音信主得救。多年后,袁幼轩因为吸毒贩毒而入狱,并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在绝望懊悔之际信主得救。当人尚未走到绝境的时候,人总是不愿意到上帝前面。人常说: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当人走到尽头才懂得祈求上帝开始在自己生命中工作。为什么一定要走到尽头才来祈求上帝呢?因为人本性是骄傲的。苦难可以使一个人谦卑,承认自己的无助和有限,进而寻求掌管生命的上帝。既然人总是要证明自己掌管自己的人生,那么上帝有时就许可人吃些苦头,而且常常是自己犯罪导致的苦果,让人在走到绝境时翻然悔悟归向上帝。但是,我更希望你不要付上走到尽头的代价就尽早来依靠上帝。罪恶的苦果成为一个灵魂得救蒙福的契机。这是上帝的作为。

但上帝领百姓绕道而行

出埃及记1317-18节再一次出现但上帝。上帝带领以色列百姓离开埃及,前往迦南地。出埃及记1317-18节告诉我们,走非利士地是最近的路途。但上帝不领他们从那里走。相反,上帝领百姓绕道而行,走红海旷野的路。有些英文译本将18节开头翻译为 “But God(但是上帝),有些译本译为“Therefore God (所以上帝)”。无论如何翻译,有一层转折的意思是明显的——非利士地是近路,但上帝领百姓绕道而行,却不走近路。

按照人的方法,近路省事儿,效率又高。但是神上帝领百姓走远路,走弯路,走向没有路的红海,走艰难的旷野之路。上帝引领的道路和人选择的路不同。 为什么上帝会这么做?因为上帝说:“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   

原来,在以色列背后有埃及的追兵,在近路的途中有非利士人的拦阻。若是走近路,他们会被埃及的军兵追上,并被非利士人堵截。上帝知道以色列人的信心软弱,若是遇见敌人必然害怕,宁愿保命,回到埃及,继续作奴隶。所以,上帝不带领他们走近路,而是带他们走到红海,在海洋中开辟道路,叫以色列百姓从中经过,把埃及军兵淹死在红海。因此,以色列人彻底摆脱埃及的追杀。上帝带领以色列百姓绕道走原路即借着红海的神迹彰显了神的荣耀,又顾念了以色列百姓信心的软弱。为什么上帝不带领他们走近路呢?“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因为以色列信心软弱,承担不起走近路需要面对的挑战。所以,上帝不把这个挑战加给他们。      

今天,上帝有时仍然不带领我们走近路,而是带领我们绕道而行。我们都希望尽快找到工作。但神却叫我们等待很久。我们都希望申请绿卡尽早被批准,但是,神却叫我们不得不为了合法身份而多费周折。
在某些情况下,上帝不尽快把我们祈求的东西给我们,乃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如果我的儿子对我说,他想结婚,我肯定觉得他在开玩笑。他才五岁,懂什么叫结婚呢?即使他到了18岁再说他想结婚,我还是要认真考虑一下:他够成熟吗?他对婚姻的意义认识清楚了吗?他有没有准备好胜过婚姻中的考验?如果他没有准备好,我会让他等一等。 人在上帝面前常常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向上帝索取不适合我们的非分之想的东西,因为我们对缺少对自我的认识,但是上帝远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上帝知道他该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把什么东西给我们是最好的。  

但神要射他们

那么,是不是当我们遭遇不如意,我们就可以认定上帝给我们预备了更好的祝福在前面等着我们呢?不。这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自我安慰不是通用的道理。有些时候,我们还要自我反省:我的不如意是不是我自己的罪造成的呢?

诗篇645-8节描述了一场神与人角力的征战画面。他们彼此勉励设下恶计,他们商量暗设网罗说:“谁能看见?”他们图谋奸恶说:“我们是极力图谋的。”他们各人的意念心思是深的。但上帝要射他们,他们忽然被箭射伤。他们必然绊跌,被自己的舌头所害;凡看见他们的必都摇头。”这里再次出现“But God(但上帝)”。经文首先讲到一些人设置阴谋作恶,他们以为没有人可以看见,似乎要得逞了。但上帝要射伤他们。但上帝要使他们跌倒。但上帝要叫他们失败。但上帝要叫他们自食其果,作茧自缚。他们要经历挫折失败,事情的结局不能如他们所愿。    

我们未必如同64篇所描述的一般筹划邪恶的计谋。但是,依照上帝的标准,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我的心里都有恶念,我们做事情的动机都不是为了荣耀上帝而行。我们都在与神为敌。因此,但公义的箭也当射向我们。我们也常在上帝公义的护理之下遭受自己犯罪的后果。我们常常自食其果。那么,当我们遭遇挫折失败的时候,我们也当思想是否我们自己作茧自缚。

即使不从信仰层面考虑,人们也应该总结失败的经验教训,寻找我们的技术性错误,避免重蹈覆辙。但是,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不是技术性的错误,而是我们罪性的问题。如果我们自我反省得深刻一点,愿意面对真实的自我,那么,我们迟早需要面对我们自己的罪。

人犯罪得罪了圣洁而公义的神。因此,诗篇645-8节所描述的上帝与人作对的画面落在我们的身上是无可厚非的。但上帝向我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上帝要主动化解人与他之间的矛盾,好将他的恩典、慈爱和美意临到他的儿女。

但上帝的爱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57-8节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这节经文可以直译为:“但上帝的爱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借着基督为罪人死向我们显明了。”这里有一个转折。最崇高的人间至爱无非是为义人死或为仁人死,并且这种爱是少见的。但上帝的爱却是牺牲的爱,他为了得罪他的罪人而死。


耶稣基督代替罪人死在十字架上。诗篇64:5-8所描述的神公义的箭本该射向我们这些罪人,父神却射到耶稣基督的身上。耶稣担当了我们的罪,代替我们承受了罪的后果。这样,当我们相信耶稣为我们所做的,我们的罪被上帝赦免,上帝的公义之箭不再射在我们身上,因为耶稣已经替我们承受了。我们却靠着基督的代赎得以进入上帝救赎的恩典。我们和上帝的关系不再是敌对的关系,而是和好的关系。从此,我们在生命中会经历到上帝丰富的美意。我们祷告被神应允时,我们感谢神。我们祷告不蒙神答应时,我们也相信上帝自有他的美意。这并非在基督徒自我安慰,而是我们对上帝的信心。这种信心终将使基督徒经历到上帝的真实与美意。总有一天,我们可以经历到神把我们的痛苦转变成祝福。最迟,我们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可以在天堂明白上帝一切的美善。若我们生命中要有这种经历,我们首先需要与上帝有和好的关系。我们若要与上帝和好,我们必须归信耶稣基督。因为“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But God)但上帝的爱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借着基督为罪人死向我们显明了。”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