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中的生命之绿(默想创世记之十一)

创世记第五章记载了从亚当到挪亚世代繁衍的家谱。不同的人名与不同的年龄反复出现在相同的语句中。上帝的话语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重复着:“活了若干年,并且生儿养女”,“活了若干岁就死了。”这是从亚当到挪亚世世代代的宿命,也是从挪亚到你我的宿命。每个亚当的后代都逃不出这个家谱中叙述的生死之匣。人类就是这样从亚当繁衍到现在,也将继续这样繁衍到世界的尽头。

灰暗

一代人出生了,一代人死去了,如潮起又潮落,冲涤出无奈的命运,如苍白的沙滩。这正如《传道书》第一章所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过去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一个人在某个时代的生存短如昙花一现。在人类历史时空的芸芸众生中,一个人在某个角落的出现如浩瀚沙漠里的一粒沙。若生命如烟花只能在刹那间绽放出华丽,那么,在华丽褪去后,人又将转身何处?若生命寻找不到源头与归属,那么人生必如传道书的作者所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是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这是一个无奈的诘问,也是有一个发人深省的洞见。


罗马书第五章十二节点破了创世记第五章涂抹出的灰暗色调: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罪从亚当一人进入世界。罪的工价是死。全人类都落在死的权势之下。每一个人命运的尽头都是死亡。于是,在创世记第五章里,或了若干岁就死了这句话如同魔鬼的呻吟重复在人类的时空隧道里催着人的命。这个声音今天仍然在吟唱。我们都目睹过许多人的死去。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死去。我们的死亡也将被他人所见证。如果我们的名字可以记录在某本史册里,会有同样一句话说:某某人活了若干岁就死了。死亡像是一堵墙,拦阻在每一个人命运的尽头。总有一天,人们会一头撞在这堵墙壁上倒闭而死。

生命之绿


创世记第五章除了涂抹出灰暗的色调之外,还点着了充满盼望生命之绿。并且生而养女这一句话同样反复出现,如同一个孩子清脆而单纯的童声唱出希望的歌曲。虽然一代人终将死去,但是他们在活着的时候生儿养女。上帝应许说: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创世记3:15一位女人的后裔要亲自成为血肉之体,借着死打败掌死权的魔鬼(希伯来书2:14),把人类从死亡的宿命中拯救出来。这位女人的后裔要推翻死亡的绝命之墙,为他所救赎的人开辟一条通往永生的路。人类唯一的盼望就是这位上帝应许的“女人的后裔”。因此,夏娃需要生儿养女,人类需要繁衍,那些难逃一死的始祖们需要生儿养女。如果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把上帝的应许记载心里的话,他们应该是带着盼望生儿养女的。不知道哪一天那位女人的后裔就出生了,人类就可以被拯救逃脱死亡的宿命了。这是那些有信心的祖先们的盼望。而对于今天的我们,那位女人的后裔——耶稣基督——已经出生了,并且已经在世上成全了救赎的工作。 死亡不再是基督徒的尽头。在肉体的生命上,基督徒同样会活了若干岁之后死去,但是死亡如一扇门,穿过它,我们通向更美的家乡。因为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他战胜了死亡,击败了掌死权当魔鬼,把永生赐给凡相信他的人。我们可以在基督再来的时候得着荣耀的复活。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翰福音11:25)”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