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献的祭有多美?!(默想创世记之九)

创世记第4章记录了人类的第一桩谋杀案。该隐杀死了弟弟亚伯。这项谋杀缘起于献祭。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上帝,而亚伯则将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上帝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却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于是,该隐大大发怒,杀死了亚伯。

上帝问该隐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显然,该隐在献祭的事情上行得不好,故此不蒙上帝悦纳。相反,亚伯和他的供物蒙上帝悦纳,因为他在献祭的事情上行得好。于是,我们不禁思考一个问题:亚伯献祭好在哪里?


亚伯的信心

新约圣经希伯来书114节针对亚伯献祭给出了最权威的评价——“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亚伯因着信所献的是他称义的见证。亚伯献祭是出于信心。那么,他信什么?希伯来书114节说,上帝指着他献上的祭物作他称义的见证,并且亚伯所献的祭物比该隐所献的更美。那么,亚伯献的祭物美在何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问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亚伯和该隐懂得献祭?献祭的做法从何而来?

让我们回到创世记第321—— 亚当夏娃犯罪之后,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伊甸园里的这一幕预指将来的救主牺牲自己用他的宝血洗净人的罪,将他的义袍披在罪人身上,遮盖人犯罪的羞耻。皮子作的衣服正是基督之义袍的倒影。虽然圣经未说一个动物被杀,但是可以合理的推测,一个动物在伊甸园被杀,它的皮子作的衣服遮盖人犯罪的羞耻。伊甸园里那只被杀的动物正是将来世人的赎罪羔羊耶稣基督的影像。

或许亚当不明白将来的耶稣基督执行救恩工作的细节,但是亚当确实见证了一只动物为他而死,并经历了上帝用那动物的皮子做衣服遮盖他犯罪的羞耻。那么,亚当教导他的儿子亚伯和该隐用动物作为供物向上帝献祭用以记念上帝在伊甸园用动物皮做衣服遮盖他们,这是合情合理的。因此,亚当的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都懂得向上帝献祭。

那么,向上帝献什么祭物最好呢?显然,用羔羊作为祭物要比用蔬菜更能表达上帝用动物皮子做衣服遮盖亚当的救赎意义。亚伯选择了最美的祭物——羔羊。该隐选择了有余的口粮——地里出产的蔬菜。

上帝悦纳亚伯所献的羊,因为亚伯的献祭抓住了基督救赎工作的意义。前文已经说明,亚伯以羔羊为祭献给上帝乃是为纪念上帝做动物皮子的衣服遮盖亚当夏娃犯罪的羞耻。而上帝的这一举动预指将来的基督流血舍命洗净人的罪,并把他的义袍穿在罪人身上。或许亚伯不明白日后的耶稣基督救赎之工的具体细节,但是,亚伯必然相信救恩出于耶和华。亚伯必然相信上帝要借着代罪羔羊的牺牲为人赎罪。因为上帝已经对亚伯的父亲亚当应许说:将来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但是女人的后裔要被伤脚跟。为了救赎罪人脱离撒旦的权势,那位女人的后裔要自己付上代价。这救恩应许和救恩之工的雏形已经借着亚当传给了亚伯。亚伯凭着对这位赎罪羔羊的信心而献上最美的祭物。亚伯所献的羔羊之祭预指将来的耶稣基督。当耶稣出来传道时,施洗约翰指着耶稣说:看啊,神的羔羊!(约翰福音1:29

因此,亚伯称义是凭着信心,且是对救主基督的信心。只不过,在亚伯的时代基督尚未来到。亚伯的信心表现为对上帝救赎应许的确信和对救主的盼望。亚伯献的祭物预指耶稣基督。亚伯所献的祭物承载了亚伯对上帝用牺牲代赎的方式施行拯救的记念,也承载他对将要来到到那位救主的盼望。因此,希伯来书114节说: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 因此,亚伯是凭着信心也因着基督而被神称义的。

亚伯的行为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雅各书2:26)。亚伯的信心是如何用行为体现出来的呢?亚伯以牧羊为业。创世记第4章第2节说,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亚伯和该隐是人类的第二代。他们的父亲亚当是人类的始祖。当亚当还在伊甸园的时候,上帝只准人吃各种树上的果子(除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创世记2:16)。人犯罪之后,上帝说人可以吃田间的菜蔬(创世记3:18)。到了挪亚大洪水之后,上帝才许可人吃动物的肉(创世记9:3)。在亚伯的时代,人还不可以吃动物的肉。那么,牧羊的行业不能供给亚伯的生计。既然亚伯不能依靠牧羊养生,他为何仍要牧羊呢?他只为给上帝预备最美的祭物。如果亚伯要糊口,他就不得不在牧羊之余再耕种田地。亚伯要付出额外的辛劳才能活下去。但尽管如此,他仍以牧羊为主业,只为给上帝预备最美的祭物。亚伯的信心带出了甘愿付代价的行为。亚伯牧羊要比日后的祭司和今日的牧师要付上更多代价。以色列的祭司可以依据律法收取祭物供给饮食之需(利未记7:6,等)。今日的牧师可以依据新约圣经的原则靠福音养生(哥林多前书9:14)。但是,亚伯却不能靠牧羊或献祭养生。

亚伯不仅不能靠献祭养生,而且为了献祭赔上了自己的生命。他为献最美的祭物而遭受弟兄该隐的嫉恨和杀害。亚伯为了献上最美的祭物而流血舍命。我们有理由说,亚伯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为义受逼迫的殉道士。亚伯甘愿为最美的祭物流血,因为他所献的祭物所预指的救主基督所流的血更美。

这是亚伯的信仰见证。亚伯对救主的信心不是停留于头脑的知识,而是影响了他的职业规划,控制了他的生活方式,占据了他的情感精力,决定了他的命运下场和永恒的归属。

反省两件事

我们需要反省两件事。第一,我们的信心是否停留于头脑中对基督的知识,而没有改变我们的生活呢?如果是,那么,那并非真实的信心。该隐和亚伯都是亚当的儿子,并且该隐是兄长。如果亚伯知道伊甸园里的故事,那么该隐更应该知道啊。否则他为何也懂得献祭呢?可是,头脑中知道不等于真实的信仰。鬼魔也信独一真神(雅各书2:19)。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灵界中的鬼魔要比我们人类知道更多关于神的奥秘。但是,鬼魔的知道不是真信心。而我们人呢?许多人连鬼魔都不如!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各书2:19)鬼魔因为知道神的事情,起码还会战惊,而人虽然“信”,却不战惊,对神缺少当有的敬畏之心。这样的“信”岂不是连鬼魔都不如吗?

第二,我们是否看重自己的好行为,而忽略了基督?我常常听到基督徒说,亚伯献上头生的羔羊和脂油,这要比该隐所献的地里的菜蔬贵重多了,因此亚伯把最好的献给上帝而得蒙上帝悦纳。将羔羊和蔬菜的价值作对比,得出羔羊更贵重的结论是不合理的。因为在亚伯的时代,人不可以吃肉,而只能吃蔬菜的。羔羊不能耕地,也不能吃,显然在当时是没有商业价值的。而蔬菜可以用作食物,要比羔羊更值钱。【注:畜牧业的祖师雅八是在上帝许可人吃肉之前开始牧养牲畜的(创世记4:20)。但是,创世记4:20中的“牲畜”一词不是专指“羊”,而是泛指牛、马、骆驼、羊等家畜。因此,可以推断,雅八和他后代中牧养牲畜的人很可能是只是牧养用来耕地的牲口。】

把重点放在亚伯的舍己的奉献精神而忽略了他的祭物与基督的关系,这容易使人落入靠行为称义的误区。如果亚伯凭着自己的舍己、奉献、态度可以蒙上帝称他为义,那么,罪人就不需要基督的救赎了,只需要调整态度,端正动机,割舍己爱就可以上天堂了。可是,圣经否定了这种幻想。希伯来书114节说,亚伯称义是因着信,不是因着正确的动机、态度或奉献精神。而他所献的祭物直接指向耶稣基督。希伯来书11章的信心伟人榜从亚伯开始,一一论述,一直指向耶稣基督(希伯来书11:1-12:2)。亚伯称义被神悦纳是凭着信心也是靠着基督。基于对救主基督的信心,亚伯才有良善的动机、正确的态度、奉献的精神而献上更美的祭物。如果善行不是建立在对信靠基督的基础之上,“善行”只是自我修行。如果“成圣”不是建立在“称义”的基础之上,“成圣”的假象只是宗教行为的粉饰。基督是良善的源头。愿我们都凭着信心回到基督里,思想基督为我们所做的。我们正如伊甸园里赤身露体的亚当,我们除了犯罪的罪债和罪恶的羞耻以外没有什么可以呈现在上帝面前。我们没有任何良善可以呈现在上帝面前得蒙他的喜悦。我们自以为的不过是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64:6)。我们如亚当赤裸裸地无颜面对上帝。可是,上帝亲自做了皮子的衣服给亚当穿上(创世记3:21),正如基督亲自被钉十字架替我们死,并把他的义袍披在我们身上。我们有什么可夸的呢? 亚伯把最美的祭物献给上帝,因为上帝已经赐下恩典的皮衣。正如我们理应把最好的献给主,因为上帝已经把基督救赎的恩典赐给我们。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