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关系”的角度再思“安息” (默想创世记之八)

安息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创世记第21-3节。上帝完成六天的创造之工后在第七天安息了。若干年后,当上帝的子民被拯救脱离埃及的奴役,在西奈山上帝通过摩西颁布了十诫,其中第四诫命令以色列民要守安息日为圣日(出埃及记20:8-11)。于是,历世历代的以色列人恪守陈规,在安息日歇了一切的工。然而,几千前后,上帝的话语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诗篇95:11 ;希伯来书4:3, 5  )”,又说:“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希伯来书4:9 )。”究竟“安息”的真意何在?人如何才能进入上帝的安息呢?当我再读创世记,我尝试从上帝与人的“关系”的角度思考“安息”的意义。

创世之初的安息

“安息日”(Sabbath)一词的希伯来单词(šabbā)源于“šāa”这一词根 [1]。在创世记22节,这一次词根被译为“安息”(和合本)。上帝完成了六天的创造之工就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创世记2:2)。但上帝非同世人在劳动之后因疲劳而不得不停工休息。以上帝无穷的能力而言,六天的创造之工不至于消耗上帝的能力而迫使上帝休息。事实上,上帝在完成创造之工后,仍然在工作,但并非创造的工作,而是维护的工作,正如希伯来书1:3所说:“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若上帝“撒手”不管理宇宙,宇宙将立刻土崩瓦解。显然,上帝在第七日的安息并不是像一个无所事事的老人敲着二郎腿晒太阳。上帝在第七日的安息最基本的含义是他停止了创造的工作。因为六天的创造是完美的,令上帝心满意足。

但是,如果仅仅停止工作便是上帝的安息,那么为何上帝在怒中起誓说,那些在安息日也停止工作的以色列人断不可进入他的安息呢(诗篇95:11)?  如果模仿不工作的静止状态就可以实现“安息”的意义,那么为什么上帝不满足于以色列人不工作的律法规条呢?我相信,上帝在第七日的安息不仅是停止了创造之工,而应该还有其他方面的含义。

回顾创世记第一章,我们不难发现,在每日的创造完成之后,总有一句话出现:神看着是好的(创世记1:10, 12, 18, 21, 25, 31)。特别当上帝创造了人之后,他看所造的一切甚好(创世记1:31)。ôb)这个词可以表达道德意义的良善与美好,也可以表达令人喜悦的,令人喜乐,享受的之意 [2] 。很显然,上帝对他六天的创造感到满意,上帝享受他自己的创造——包括他所创造的人。既然六天的创造另上帝心满意足,上帝就在第七日停止了创造的工,安息了。上帝在第七日的安息是他对创造之工的享受,因为他看这一切甚好。而在众多受造之物中,只有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样式被造的(创世记1:27),因此,上帝在安息中享受他与人美好的关系。在上帝看来,起初人受造的状态是好的,人顺服上帝的安排,令上帝满意。因此,上帝无需再创造了。上帝在第七日停了创造之工,享受他创造的杰作。这是上帝在第七日的安息。

人犯罪之后的安息之道

但是,当人犯罪之后,人与上帝的关系破裂了,人与上帝隔绝了(以赛亚书59:2)。人不再令上帝满意了;上帝不再享受他与人的关系(创世记6:6-7)。人也不再享受与上帝亲密相交的关系了。罪进入人类之后,人开始带着罪疚感躲避上帝(创世记3:8)。人类被上帝逐出伊甸园(创世记3:24)。从此以后,人类开始生灵涂炭(创世记4:8; 6:5)。

人进入上帝的安息便是进入与上帝和平友好且亲密相交的关系中。 上帝凭着他的美意要对人类施行救赎,恢复人与上帝正常的关系。若要实现真正的安息,人必须经历拯救之工。而上帝主动对人施行拯救。

当人犯罪之后,上帝再次做工了。上帝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上(创世记3:21)。这里的“做”与创世记1:7, 2:23节中的“造”是同一个希伯来字。这个词用来描述上帝的创造之工。当上帝停止了创造之工后,为了解决人罪犯的后果,上帝再次工作了。上帝做了皮子的衣服穿在罪人身上。这一工作拉开了上帝救赎之工的序幕。伊甸园里皮子的衣服预指耶稣基督自己做了赎罪祭,上帝把基督的义袍披在罪人身上,遮盖了人的罪。

伟大的救赎之工从伊甸园开始拉开帷幕。圣经第二次提到“安息”是在上帝的子民被拯救脱离埃及之后(出埃及记16:23, 25, 26, 29, 30)。而安息日作为律法被正式颁布则是以色列子民脱离埃及后行走至西奈山时(出埃及记20:8-11)。在论及安息日律法时,圣经将安息日追溯到创造之工完成后的第七日上帝的安息。因此,安息日律法的目的是叫上帝的子民进入上帝的安息,恢复与上帝亲密的关系。对于当时的以色列子民而言,他们离开埃及之后对上帝的敬拜表达他们与上帝正常的关系。而这正是上帝拯救他们脱离埃及的目的(出埃及记9:1; 10:3;等 )。因此,在出埃及的救赎之工完成之后才颁布了安息日律法。申命记再次凸显了救赎之工对于安息日的意义,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在安息日一切的工都不可做,乃要纪念上帝的救赎之恩(申命记5:15),并专心敬拜上帝。经历救赎之后的以色列人守安息日乃是进入与上帝的正常关系之中。从救赎的层面来看,安息日不做工的律法并非叫人死板地模仿上帝停了创造之工,而是叫人停止自我救赎的工作,专心享受上帝成全的救恩,并靠着这救恩进入上帝停止创造之工后的安息。

然而,脱离埃及的拯救只是旧约时代阶段性的救赎。但其传递的属灵实际则预指耶稣基督成全的救恩。比如,在出埃及时的逾越节宰杀的羔羊正预表了耶稣基督(哥林多前书5:7)。旧约时代以色列人经历的属地的拯救是有限的。但是,有信心的以色列人应当盼望上帝在伊甸园应许的女人的后裔,并思想上帝用皮子做成的衣服和逾越节的羔羊所代表的含义。因为这一切救赎的应许和寓意都指向神的儿子耶稣基督。

最终,耶稣基督成全了救赎之工,使得信靠基督的人可以与父神和好(歌罗西书1:20),且凭着基督的宝血可以与父神亲密相交(约翰壹书1:7)。借着基督的救赎之工,人与上帝的关系恢复正常了,人可以享受与神和好的安息。上帝也享受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所买赎的儿女与他亲密相爱的关系。因此,借着基督的救赎之工,人得以进入上帝的安息。

基督徒的安息

人因着罪无法进入上帝创造之工完成后的安息,因此,人必须依靠基督的救赎。而基督的救赎是充分的,人无需依靠自己的努力增添救恩的功效。人无需依靠自己的功德忙碌于自我救赎。人没有能力依靠自我德行进入上帝的安息。人必须停止自我救赎的工作,凭着单纯的信心,进入基督里,依靠基督成全的救赎之工才能享受父神和好的关系,进入上帝的安息。旧约时代那些以色列人死在旷野,上帝在怒中起誓: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这乃是因为他们不信的缘故(希伯来书3:19)。因信称义的福音否定了自我救赎工作的价值。

从初期教会开始,基督徒便将星期天(而非星期六)当作主日(使徒行传20:7)。这是为纪念基督在星期天的早晨复活(约翰福音20:1)。星期天是主耶稣复活的纪念日。而主耶稣的复活标志着救赎之工完成了,罪人可以凭借对基督的信心被父神赦免而称义了(罗马书4:25)。因此,星期天的主日敬拜实现了安息日律法的意义。信徒在主日纪念基督成全的救恩,借着对基督的信心自由地敬拜上帝。拦阻创造主与被造之人的关系的罪被基督除去了。上帝享受他子民的敬拜。上帝的儿女也享受对造物主的敬拜。在敬拜中,基督徒进入上帝的安息。

基督徒应该避免用律法主义的心态参加主日敬拜。倘若基督徒把参加主日敬拜当作在上帝面前积累被悦纳的功德,那么,这种敬拜仍然是没有安息的自我救赎的工作。但是,上帝的律法叫他的子民在安息日不可做工(出埃及记20:10)。因为,基督已经完成了救赎的工作,我们只需要凭着对基督的信心享受与父神和好的关系,坦然无惧进入他的安息(希伯来书4:16)。借着基督的救赎之工,人与神的关系恢复正常,得以进入创世记21-3节所描述的上帝的安息。

因此,主耶稣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马太福音12:8是的,耶稣是安息日的主。若是没有耶稣基督的救赎,人就无法进入上帝的安息。


[1] Young, E. J., & Bruce, F. F. (1996). Sabbath. In D. R. W. Wood, I. H. Marshall, A. R. Millard, J. I. Packer, & D. J. Wiseman (Eds.), New Bible dictionary (3rd ed., p. 1032). Leicester, England;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 Holladay, W. L., & Köhler, L. (2000).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p. 122). Leiden: Brill.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美国“文化革命”背后的思想根源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