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男女定位(默想创世记之七)

创世记3章16节,上帝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这是人类犯罪招致的后果。前半句谈到女人要经历生产的痛苦。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是经文直白的意思。但是,后半句经文却引起争论。“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这是表达一种什么样的男女关系呢?

有一种观点受到女权主义者的欢迎,因为这种观点为女性解放提供了“神学”依据。这种观点认为创世记3章16节说明,女人顺服男人是罪导致的结果,并非上帝创造之本意[1]。依据这种观点,女权主义者可以说,在上帝设计的美意中男女是平等的,女人不需要顺服男人。所以,为了恢复上帝的美意,女人无需顺服男人。这种观点为女权主义背书,当然受到她们的欢迎。然而,这种观点是错的。

正统观点是:女人顺服男人是上帝创造时就设立的原则,女人顺服男人不是人犯罪的后果[2]。创世记3章16节却说明,人犯罪的后果是女人不想再顺服男人。然而,经过基督的救赎,上帝起初设立的男女两性在权柄上的次序得以恢复 。因此,在基督里蒙救赎的男人女人应当回归到上帝起初的心意中。请看新约圣经怎么说。以弗所书5:24 说:“ 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以弗所书5:22  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  歌罗西书3:18 说:“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  ” 不仅在夫妻间如此,男人女人在教会中的权柄次序也是如此。提摩太前书2:12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在新约教会中,讲道的事奉发挥着从上帝而来的属灵权柄。圣经不许女人讲道乃是不许女人站在逾越男人或与男人平等的权柄位份上事奉,因此经文特别强调“不许她辖管男人”。 


有人说,这是旧社会的文化,不适用于新时代了。果真如此吗?保罗在讨论到这一问题时没有把原因归结于时代的文化,而是追溯到起初上帝的创造与人的犯罪。提摩太前书2:13-14说:“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显然,按照起初上帝创造的次序,女人顺服男人是应当的。当女人没有顺服男人的权柄,人就在伊甸园中犯罪了。


当人犯罪之后导致的结果之一是“女人必恋慕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必管辖她。” “恋慕”一词也被使用在雅歌7章10节,因此有人认为这是表达女人在性渴望方面对男人的恋慕[3]。


然而,我认为更合理的解释应当参考创世记4章7节。创世记4章7节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这里的“恋慕”与创世记3章16节的“恋慕”是同一个希伯来词。这里的“制伏”与3章16节的“管辖”是同一希伯来词。而且“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与“女人必恋慕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必管辖她”这两句话的句法惊人地相似。所以,可以通过创世记4章7节所描述的罪与该隐的关系体会3章16节描述的犯罪后女人与男人的关系。(当然,这并不是说女人等同于罪。)


创世记4章7节说,罪必恋慕该隐。这是一种具有霸占企图的纠缠。罪会纠缠住该隐,正如罪纠缠住每一个罪人。而且,罪是一种权势,奴役该隐及每个罪人。该隐与每一个罪人一样都在罪的权势之下。因此,该隐成了罪的奴仆,正如每个犯罪的罪人一样(约翰福音8:34 ;罗马书6:17)。罪要凌驾在该隐之上。这正如女人不再安分地顺服在男人的权柄之下,却要跃跃欲试地凌驾于男人之上,或者至少与男人平起平坐。这不正是今日的女权主义者的企图吗?


上帝警告该隐要制伏罪。这并不是说该隐有能力制伏罪,而是提醒该隐要与罪作斗争,要警惕罪。这表明了该隐与罪之间的恶性关系。人犯罪之后,男女两性也产生了恶性的关系。本应该顺服的女人不再愿意顺服了。在男权社会里,大多数女性不得不屈服于文化压力。可是,一旦文化压力解除了,女人心里渴望“逆性”而上的企图就会爆发出来。


启蒙运动以来,人们摆脱了基督教传统的束缚,试图构建以人为本的社会架构。在女性的社会地位方面,按奈已久的女性解放欲望的潜能爆发出来。女性主义和女权运动开始蓬勃发展。就连基督教也受到女性主义的影响。Elizabeth Cady Stanton从女权主义的角度去解读圣经,于1895年出版了第一本女权主义色彩的《女性圣经》(Women‘s Bible)。20世纪60-70年代西方女权运动第二波浪潮时期,在基督教神学届形成了所谓的“女性主义神学”。一直到今天,很多人的思想都受到女权主义的影响。


我并不是要为男权社会做辩护。男权社会也是被罪污染的社会。男权社会里也有许多不符合上帝心意的文化糟粕。女权运动也有某些有益的贡献。但是,时至今日女权运动的诉求早已逾越了上帝起初设立的界限。如果说男权社会是受罪影响的社会,那么今日的女权运动同样是受罪影响的文化形态。


有人会说,基督教教义鼓吹男女不平等。那么,什么是平等?圣经对平等的定义与世俗文化不同。圣经不是把男人与女人做同样的事情定义为平等。圣经也不是把男人与女人担任同样的职分称为平等。圣经更不是把男人与女人拥有同样的权利称为平等。男女平等不是体现在职业或权利。职业和权力都是很表层的东西。依据圣经,男女平等体现在生命的层面。第一,男人女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男人女人都有上帝的形象。因此,男人女人具有同样尊贵的人格。男女两性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第二,在基督的救赎上,男人女人可以领受同样的救恩。加拉太书3章27-28节说,受洗归入基督的,就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或男或女,在基督里都成为一了。上帝在基督里的应许给男人和女人是一样的。性别的差异不会在救恩的经历上带来本质的区别。男人和女人都可以成为上帝的女儿,都可以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


平等的意义在于我们“是”什么,而不在于我们“做”什么(Being Vs. doing )。在上帝的形象而带来的人格尊严方面,在重生的新生命的本质方面,在救赎的恩典方面,男人女人是平等的。但是,男人和女人在所做的事情上有差别,在权柄上是有差异的。男人和女人在家庭、社会和教会中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这些差异并不否定男人和女人在人格以及在救恩里的平等。


让我们思考三一神的本性。圣父和圣子在神性本质上是平等的。圣父是神,圣子也是神。圣父所有的神性,圣子也一样都有。但是在实施救恩的工作中,圣父与圣子分工是不同的。圣子顺服圣父的权柄来到地上,执行父神的旨意。但这并不否定圣子和圣父在本质上的平等。圣子顺服圣父,这并不说明圣子是比圣父低一等的神。同样,女人顺服男人,并不说明女人是比男人次一等的二等公民。圣子具有和圣父同样的荣耀尊贵,但是,圣子还是甘愿顺服圣父。那么,当一个女人效法圣子耶稣的样式甘愿顺服,她的顺服不仅不降低她的尊严,反而彰显出基督的荣耀,因为顺服是基督的美德。  


一个钟表匠制造一个钟表,装好了一个时针和一个分针。分针比时针长,而且比时针走的快。这是正常的。只有按照制造者的设计与安排,分针和时针才能发挥各自的价值。如果魔鬼对时针说:“你看,你比分针短,也比分针走得慢。你们要平等。你要和分针走一样的速度,你要变得和分针一样长。” 如果时针真的把自己变成分针的长度和速度,它就是失去了它的价值。这个表也就失去功能了。上帝创造的男女两性具有平等的尊严,也有不同的位份。因此,男人和女人应当在家庭和社会中发挥不同的功能,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男人不承担男人的责任,女人不安于女人的位份,那么家庭就失去了正常的功能。当家庭的功能失效了,整个社会也就乱套了。


都是女人的错吗?当然不是。在当今社会,男性气概正在逐渐丧失。这为女性渴望在社会中发挥男性的角色提供了文化土壤。我们正生活在两性角色错乱的社会。


[1] E.g., Spencer, Beyond the Curse, 39–42 and G. Bilezikian, Beyond Sex Roles: A Guide for the Study of Female Roles in the Bible (Grand Rapids: Baker, 1985), 56–58. Among commentators, e.g., Sarna, Genesis, 28 and Hamilton, Genesis 1–17, 175, 201–2.

[2] Calvin, Comm., 172; G. C. Aalders, Genesis, BSC, trans. W. Heynen (Grand Rapids: Regency/Zondervan, 1981), 108; Wenham, Genesis 1–15, 81.
[3] J. J. Schmitt (“Like Eve, Like Adam: mšl in Gen 3, 16,” Bib 72 [1991]: 1–22)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