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默想创世记之五)


家乡的冬天很冷,妈妈给年幼的我缝制厚厚的棉衣。那时,衣服是我用来保暖的。我去县城读高中的时候开始去店铺里买衣服。那时,衣服是我用来赶时髦的。后来读了圣经才想起,衣服是可以用来遮羞的。人类的第一件衣服是用无花果叶子做的,是用来遮羞的。
亚当夏娃犯罪之后,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于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做成裙子遮盖自己的赤身(创世记3:7)。其实,在人犯罪之前,亚当夏娃也是赤身,但并不觉得羞耻。所以,羞耻感不是因赤身而有,乃是因罪而有。

人与人的关系

亚当与夏娃不再像犯罪之前那样可以很坦然地赤露敞开了。他们以自己的赤身为羞耻,于是要用无花果子叶子遮盖自己。他们不再完全敞开给对方。他们各自保留一部分自己的隐私。有一些东西是羞于给对方看到的。这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疏远。这不是距离上的疏远,而是心灵的疏远、感情的隔膜。

人用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掩盖羞耻。这是多么普遍的现象!亚当的后世子孙制作的无花果叶子的衣服花样更多了。有人说,夫妻之间,距离产生美,应该给彼此留一些属于私密的空间。其实,夫妻间可以制造的距离通常不是为了营造美丽,而是为了掩盖自己不愿意被对方知道的秘密。一旦那些秘密被曝光了,他/她便会蒙羞。于是,人们制造一件无形的“无花果叶子的衣服”遮盖自己羞于见人的隐私,并美其名曰这是彼此的尊重。但这是一种自我保护。这并不是上帝心意中夫妻合一的情感关系。

在人际交往中,几乎每个人都穿着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人与人之间总是遮掩、伪装、或逃避。几乎每个人在与他人交往的时候都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技巧,如同一件无形的无花果叶子的衣服遮掩着自己不愿敞开的羞耻。

在一次会议上,当我把我负责的事工计划受到其他人的质疑,我突然带着强烈不满的情绪为自己辩护。我突然发现这是我一贯的作风。每当我的观点被别人否定,我就会努力证明自己有理。我的辩护好像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我用它遮盖我内心骄傲而又不堪一击的脆弱。但我不愿意暴露我的骄傲与脆弱,因为这令我倍感羞耻。于是,我用自我辩护的外衣遮盖它。

在开会的时候,我总是不轻易主动发言,而是听完别人的观念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做出回应。也许这令人以为我沉稳而谦卑。但是,这虚假的沉稳与谦卑是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我用这种自我保护的技巧掩盖我的无知与不成熟。我担心自己言多必失,以至于暴露出我的无知与幼嫩。一旦我的这些弱点暴露出来,我会倍觉羞耻。所以,我用这套技巧当作一件外衣遮掩我的羞耻,伪装出另一幅样子。人们看到的是我的这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没有人看到真实的我。甚至连我自己也不愿意亲眼看赤裸裸的自己,却宁愿透过这件虚假的外衣逃避真实的自我。在我与人之间隔着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真实的我躲在里面。

人与神的关系

人的罪也导致了人与神之间的隔绝。亚当听见耶和华神的声音就躲避神的面(创世记3:8)。当神问亚当:你在哪来?亚当说:我听见你的声音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隐藏了(创世记3:9-10)。人犯了罪,良心被罪污染,有羞耻感,不敢面对圣洁的神。

另外,人犯罪之后也有罪疚感。人知道自己犯了罪,得罪了上帝。而公义的上帝要追讨人的罪债。因此,罪人缺乏面对上帝的勇气。正如罪犯没有勇气面对公正的法官或警察。所以,人逃避上帝。

当上帝问亚当: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亚当把责任推给夏娃。当上帝问责夏娃。夏娃把责任推卸给蛇(创世记3:11-13)。亚当夏娃都为自己的罪找借口。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在试探面前是软弱的,他们不愿意承认他们的确有无可推诿的罪。他们用各种借口做成自我保护的外衣遮盖自己的羞耻和罪责。如果说无花果树的叶子做成了有形的裙子遮盖了他们肉体的羞耻,那么他们用无形的“衣服”遮盖良心的亏欠和灵里的羞耻。 他们在人面前遮掩自己,在神面前也遮掩自己。

人岂不是常常有这种心态吗?我们给自己制造形形色色的外衣遮盖我们在神面前羞愧的良心。我们犯罪之后就祷告求神赦免,这样我们的良心会舒服一点。但是我们却未必有真是的悔改。没有真是悔改的祷告只是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是自我安慰的计量。我们贪爱世界超过了爱神。我们良心对神有亏欠。于是,我们多奉献一点钱给教会,这样,我们良心稍得安慰。似乎,这些钱可以弥补我们对神的亏欠。但我们可能并没有真心渴望更加爱神。那么,我们是用奉献的金钱做成了“无花果叶子的衣服”遮盖我们贪爱世界的心。我们可能积极地参与教会的服侍,但积极的服侍可能是一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掩盖着一颗害怕自己被人轻视的不安全感。无花果叶子的衣服是多种多样的。它的存在表明我们不愿意坦诚的面对上帝。我们在逃避上帝。

神做的衣服

神查验人心肺腑。在神面前,人诡诈的技巧无法掩盖真实的自我。人做的“无花果叶子的衣服”不仅不能修补关系,反而使人与神并人与神更加疏远。

然而,神给人做了皮子的衣服,并给他们穿在身上(创世记3:21)。

无花果叶子的衣服不能得神的悦纳。人伪装的敬虔、道德的修为、宗教履历的恪守,等人的办法都无法遮盖人在上帝面前的亏欠与羞耻。这一切人的办法都不足以使神接纳一个罪人。救恩不是出于人。救恩出于耶和华。神的办法是他亲自做成皮子的衣服给罪人穿上。

神自己预备了皮子衣服。如同当亚伯拉罕要献以撒的时候,神自己预备了献祭的羔羊(创世记22:7-8; 13)。神自己预备了献祭的羔羊。当施洗约翰看见耶稣,他说:看啊,神的羔羊(约翰福音1:36)。耶稣就是神的预备的赎罪羔羊。神做的皮子衣服穿在人的身上,这正是耶稣基督的义袍披在罪人身上的写照。

神给罪人穿上衣服

神做了一件衣服,神给罪人穿上。 穿这个词的主语是神,宾语是他们。神主动给这两个罪人穿上了皮子衣服,遮盖了他们的羞耻。 人是被动的,神是主动的。这与新约圣经中人与神和好的用法有相同之处。在新约圣经中,当是主语时,和好一词总是被动语态(罗5:10 ; 哥林多后书5:20)——“人被神和好了”。当是主语是,和好一词就是主动语态(哥林多后书5:18, 19)——“神使人与他和好

救恩出于耶和华。父神在创世以前就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是神主动拣选了我们。神差派了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来到世界上完成了救赎之工。耶稣主动走向加略山的十字架。圣灵来到世上,在人心里做光照和感动的工作,叫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将基督成全的救恩施行在父神拣选的儿女身上。三一神主动计划、成全并实施救赎的工作。我们靠着神的恩典归信基督而被称义。父神把基督的义袍披在我们的身上,我们被父神称义了,我们与神和好了。父神把皮子衣服穿在罪人身上。这个动作正是父神将基督的义袍披在罪人身上的倒影。

完全的遮盖

亚当夏娃制作的裙子,不能遮盖全身。而神做的是衣服,可以遮盖全身。神制作的衣服遮盖的范围是全面的。衣服这个词在出埃及记28章和利未记中被用来指祭司穿的内袍。它穿在祭司的里面,裹住了祭司的全身。

基督的义是完全的,可以遮掩我们一切的羞耻。基督宝血的功效是充分的,可以洗净信徒所有的罪。基督的义袍披在我们身上,不留一点羞耻。

无花果子叶子很快就会枯干。枯干的叶子很容易被碾碎。无花果子叶子的衣服的果效是短暂的。但是,神做成的是皮子衣服经历严寒酷暑依然结实。基督的救赎之工是永远有功效的,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功效。基督宝血的功效存留到永远。基督的义袍永远洁白。

换衣

把我们自己编织的无花果叶子的衣服脱掉吧,求神给我们穿上基督的义袍。我相信,理想的信徒相交模式应该是这样的:不再用社交技巧掩盖我们内心的丑陋和诡诈,面对真实的自己,也把真实的自己呈现在人的眼前,承认自己是一个污秽不堪的罪人,承认自己的软弱和不足,不需要用社交技巧遮掩自己的羞愧,不以自己的灵魂的赤裸为羞耻,做一个坦诚的人;同时,谁也不把别人的软弱和失败当作羞耻,因为在对方的身上有基督的义袍。基督的义遮盖了他,父神赦免了他,接纳了他,那么我们也彼此的接纳,彼此的赦免。在我们的羞愧上彰显了恩典的美丽,在我们的软弱上彰显出神的能力。罪在哪里嫌多,恩典就在哪里嫌多。这种坦诚而透明信赖与接纳正如犯罪之前的亚当夏娃赤身露体不以为羞耻。这是灵里面纯洁的合一。

当信徒面对上帝,不再用虚假的敬虔遮盖良心的亏欠,单单披戴基督的义袍,坦然来到父神面前。有了基督的义袍,就不需要那件无花果叶子的衣服。当我们被这奇异的恩典激励,我们更加竭力侍奉神。这种敬虔的努力不是为了赚取神的恩典,而是用感恩的心回应神的恩典。正如亚伯努力牧羊并竭力把最好的羊奉献给神,是因为神已经用那件皮子的衣服遮盖了罪人的羞耻。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