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荣华尽都失色


            Pokémon Go这款手机游戏于201676在美国发行。发布之后不到五天,在全美国的下载量就达到7.5百万。Pokémon Go走红的原因之一是它的设计理念突破了传统游戏的陈规。传统的电子游戏仅仅在电子设备上构建一个虚拟的世界。而Pokémon Go的类型定义为“Augmented Reality” (增强现实)的游戏。Pokémon Go把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结合起来,利用手机的GPS定位功能模拟某个实际的空间位置存在一个名叫Pokémon的虚拟精灵。 玩家只需手持一个智能手机,跟随手机所指示的方位去捕捉Pokémon。许多年轻人一边看着手机一面行走在公园里、大街上、校园里,去寻找和捕捉一个虚拟精灵Pokémon。与其说Pokémon Go“增强现实,不如说它削弱了现实的真实性。人们在现实世界中追寻虚假的事物。久而久之,虚假的事物显得很真实,而真实的世界变得很虚幻。Pokémon Go模糊了虚幻和真实的界限,给上瘾的玩家制造真假难分的错觉体验。  


事实上,在Pokémon Go被发明之前,撒旦早已经给人类发明了一个类似的游戏。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游戏场,世人在现实世界里追寻某种虚假的东西。这个东西叫做荣华。世界的荣华就像Pokémon一样虚幻。可是,人类的悲哀在于他们把这个虚幻的东西当作真实的,并且穷尽一生去追求。可是,当真实的上帝来到人间,把真理启示出来的时候,人们却把真理当作虚假的。人们在虚假和真实中迷失了自己。 为什么世界的荣华令人执迷不悟?
圣经《马太福音》第四章第八节中出现的荣华一词与新约圣经中的荣耀一词译自同一个希腊文单词。人对荣华的痴迷实则源自人心灵深处对某种荣耀的渴求。

伊甸的荣华尽都失色
在人犯罪之前,人与上帝之间有亲密的关系。人可以在灵里面瞻仰上帝的荣耀。因此,在创世之初,人类犯罪之前,伊甸园是充满荣耀的境地。
然而,当亚当与夏娃受到魔鬼的引诱,违背上帝的诫命,伊甸园里荣华尽都失色。《创世记》第三章第七节说,当人犯罪之后,亚当与夏娃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这里的明亮一词有看见起初看不见的东西之意。这里所说的眼睛明亮并不是肉眼的明亮,而是指属灵的眼睛(心灵的眼睛)察觉到了羞耻感。这种羞耻感是在犯罪之前未曾体验的。
在犯罪之前,人与上帝在灵里面是相通的。人与上帝的关系亲密畅通,并不受到罪的阻隔。然而,当人犯罪,罪使人在灵里面与圣洁的上帝隔绝。人心灵的眼睛被罪蒙蔽,不能再看见上帝的荣耀。这就如同没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没有热的地方就是寒冷,没有上帝的荣耀的地方就是人的羞耻。伊甸园里荣华尽都失色。

人生的荣华尽都失色
当人失去了荣耀,就渴望找回荣耀。首先,人要遮盖羞耻。亚当夏娃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做了衣服,遮盖羞耻。但是,衣服只能遮盖肉体的羞耻,人还渴望用荣耀遮盖灵魂的羞耻。在看不见上帝的荣耀的日光之下,人们就追求世界上自己的荣耀,以此满足内心对荣耀的渴望。
人类第一次集体性地追求自身荣耀的行动是建造巴别塔的工程。人们建造巴别塔的目的是为了传扬人自己的名,而不是传扬上帝的名。人们用自己的技术制造出来的砖取代上帝创造的石头,又用人制作的石漆取代上帝创造的天然灰泥作为材料建造塔顶通天的巴别塔,以炫耀人的荣耀(创世记11:3-4)。上帝阻止了巴别塔工程(创世记11:6-8)。但是,建造巴别塔的欲望仍然根植于人类的灵魂深处。
今天,在距离巴别塔遗址不远的地方,果然树立起一座通天的高塔。2009年,阿拉伯人在迪拜建成了迄今为止全世界最高的迪拜大厦(哈利法塔)。这是当今世界顶级荣华的地标。很多人羡慕在迪拜大厦的豪华酒店里住一晚上,因为那象征着荣耀。但是,迪拜大厦是属于少数人的。大多数人没有那么贪心。更多的人很务实地渴望拥有一套房子和一辆车子,但最好是高档社区的房子和世界名牌的豪车。因为,那也是荣耀的象征。为了得到这种荣耀,人们必须挣钱,卖命地工作,努力争取更高的职位。有了职位,就有权利,有了权力就有利益,有了利益就有荣誉。但耶稣已经警告世人:“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马可福音8:36)”大多数人没有贪婪到赚得全世界的地步。他们不想赚得全世界,他们只想赚一套房子和一辆汽车。可是,仅仅这点东西就可以让他们妻离子散,甚至赔上婚姻,毁了家庭,葬送生命。
世界的荣华多半是给别人看的。世界上的荣耀感无非是在别人的眼睛里塑造自己良好的形象罢了。看在别人的眼里,甜在自己的心里。所以,这叫做虚荣。自己不是为自己活,而是被别人的眼光所摆布。而别人的眼光又是被世界的价值观所注定。因此,追逐荣华的世人就像是一个棋子在世界的游戏场上被摆布。可是,无论挣得了几许荣华,人的灵魂仍然像亚当夏娃的身子一样赤裸而贫乏。人们努力用各种荣耀的标签遮盖自己赤裸裸的灵魂,可总是盖不住灵魂深处的羞耻。及至终点,世界上一切的荣耀在人们面临死亡的时候全部从身上脱落,一个也不剩。房子带给人们的舒适,名牌跑车带给人们的刺激,名片上的头衔带给人们的称赞,Pokémon的积分和快乐,全部化为乌有。人们赤裸裸地离开世界。人生的荣华尽都失色。  
据说亚历山大大帝曾经战无不胜,不可一世。然而,当他离世之前,他吩咐部下把他的棺材上左右掏两个洞,让他死后双手从棺材里伸出来,并请人们抬着棺材游街示众,以此警戒世人,曾经享尽了荣华的亚历山大离开世界的时候是两手空空而去。面临死亡时,人生的荣华尽都失色。

十字架上荣华尽都失色
 上帝可以把人生的悲剧转变成喜剧。上帝的做法是差遣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来到人间,亲自经历人生的悲剧,然后借着死里复活,把悲剧转变成喜剧。 耶稣来到世间,遮掩了他神性的荣耀,以一个人的形象承受了羞辱。耶稣出生在贫寒的木匠之家,未曾享受世上的荣华富贵。耶稣出来传道的三年半时间里居无定所,甚至没有枕头的地方(马太福音8:20)。当耶稣被犹太人和罗马军兵抓捕之后,耶稣被鞭打(约翰福音 19:1)。罗马士兵还用紫色袍子给耶稣穿上,以此嘲讽耶稣自称是犹太人的君王(约翰福音 19:2-3)。君王头上通常佩戴冠冕。于是,士兵们用荆棘做成冠冕带在耶稣头上,以此嘲笑耶稣(约翰福音 19:2)。根据创世记3:18,荆棘是人类犯罪带来的咒诅的产物。罗马士兵用罪的咒诅的产物羞辱耶稣。耶稣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而耶稣经受的更沉重的羞辱是在十字架上赤身露体。士兵把耶稣的外衣撕成四份扒掉了。耶稣还剩一件内衣。士兵就用拈阄的方式脱耶稣的内衣(约翰福音 19:23)。耶稣被赤裸裸地挂在十字架上。我们平时看到的绘画或者影视作品所描绘的十字架上的耶稣都穿着一件内衣。但事实上,耶稣是赤身露体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
曾经耶稣被许多人追随时那种众星捧月般的风光荡然无存了。曾经耶稣在众人前呼后拥之下进入耶路撒冷的风采无影无踪了。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荣华尽都失色。
 十字架上赤身露体的耶稣和伊甸园里赤身露体的亚当在历史的时空里遥相呼应。亚当犯罪。罪进入世界。亚当看到自己的赤身露体而感到羞耻。为了遮盖羞耻,亚当用无花果树的叶子做成衣服。但是,上帝主动给人提供一件用动物的皮子做的衣服披在人的身上,遮盖了人犯罪带来的羞耻。这意味着有一个动物为了人的罪而被杀。这种做法表达了一个救赎的意义——上帝要用一个祭物的牺牲来遮盖人罪犯带来的羞耻。而这个祭物就是耶稣。亚当的儿子亚伯就已经懂得用动物作为祭物献给上帝(创世记4:4)。这很有可能是为了纪念上帝杀死动物给亚当做衣服这一做法。于是,献祭的习俗就在人类历史上一代代传承下来。旧约圣经中以色列人用动物献祭就是在预表耶稣用自己的身体当作祭物为上帝的百姓赎罪。当耶稣刚刚出来传道的时候,施洗约翰看见耶稣就说:“看啊,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1:29)”是的,耶稣是上帝所预备的代罪羔羊,是伊甸园里亚当身上的皮衣所预表的,也是逾越节被杀的羔羊所预表的。耶稣没有犯罪。耶稣有完美的义。然而,耶稣背负了上帝百姓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且承受了人类犯罪导致的羞耻、刑罚、审判和死亡。然而,耶稣完美的义就像一件衣服披在信靠他的人的身上。伊甸园里那个动物的皮只是遮盖了人肉体的羞辱,但是耶稣的义袍遮盖了我们灵里的羞耻,好叫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上帝的面前,重新与上帝和好,再次看见上帝的荣耀(希伯来书4:16)。并且,因为基督从死里复活,凡信靠基督的人就成为在基督新造的人(哥林多后书5:17)。这个新造的人,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4),可以彰显出上帝的荣耀。
因此,信靠基督的人不需要再按照世俗的价值观去追求世界上虚假而短暂的荣耀,而是在基督里得到上帝所赐永恒而真实的荣耀。

拒绝撒旦的游戏
这个世界正在疯狂地追求世界的荣华。人们把世界的虚荣当作真实的。把上帝的荣耀当作虚假的。但是,一个为上帝的荣耀而活着的人是逆向世界的潮流而上的人。死的鱼随波逐流。活的鱼逆流而上。
另一方面,一个为上帝的荣耀而活的人也是向这个世界而死的人。正如保罗所说: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事实上,耶稣在世上的时候,魔鬼撒旦曾经用世界的荣华试探耶稣。魔鬼带耶稣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 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马太福音4:8-9”   万国的荣华是极大的诱惑,那是历世历代的人们以生命为代价追求的目标。多少人为之痴迷,多少人为之疯狂。多少人为之丧命。那是撒旦给世人发明的游戏。但是,耶稣拒绝了撒旦的游戏(马太福音4:10)。耶稣拒绝了这个世界的荣华。撒旦的计谋是用世界上虚假的荣华吸引我们,好叫我们不寻求上帝的荣耀。而耶稣的心意是救我们弃绝世界上虚浮的荣耀,去得着上帝永不失色的荣耀。
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真实的世界会充满更多虚幻。而虚假的错觉越来越像真实的。其实,撒旦早已经让人们真假难辨了。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人玩Pokémon Go这个游戏。但是,比Pokémon Go还要危险的是撒旦迷惑世人的荣华。我们玩儿不起。人生只有一次。玩儿完了,就真的完了。但是,基督信仰的旅途上有真实而永不失色的荣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