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人格分裂”?

基督徒常经历类似于人格分裂的挣扎。正如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7章所说: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基督徒常常感到有两股力量在内心角力。一股力量怂恿基督徒去犯罪,另一股力量告诉基督徒要赶快停下来。基督徒仿佛两面人。在教堂里敬虔的信徒,一转身,到密室里成了纵欲者。地头祷告时属灵的辞藻充满口舌,抬起头来对属世的娱乐新闻津津乐道。


选择词汇——“老我”还是“旧人”?

当基督徒冷静下来,理性地反思自己“双重人格”的表现时,他们会说:“我的老我未死,我需要致死老我。”如果基督徒把不敬虔的一面归结于未死的老我,那么成圣的过程就变成了自己与老我的争战。然而,从圣经中我们找不到“老我”一词(中文和合本)。在圣经中,与“老我”相近的词是“旧人”。但是,不同的人对“老我”一词的含义有不同的理解。因此,在不能给出“老我”这一用词统一而准确的定义之前,很难就“老我”这一话题深入讨论。因此,我们抛开“老我”这一概念,仅使用圣经中使用的“旧人”这一词汇探讨基督徒的“人格分裂”现象。

“旧人”(παλαιός νθρωπος)一词在圣经中分别出现在罗马书6:6、以弗所书4:22-23和歌罗西书3:9-11。依据上下文,“旧人”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在重生之前旧的生命本质。而“新人”可以理解为一个人重生之后处在基督里新的生命本质。

旧人已死

那么,基督徒的人格分裂现象的实质在于一个基督徒具有几个生命的本质。如果一个基督徒同时具有旧人的本质和新人的本质,那么基督徒就是真的有人格分裂的双重人格。可是,圣经却告诉我们旧人已经死了,基督徒是在基督里的新人

罗马书6:6 说, 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歌罗西书3:9-10 说,因为你们已经脱去旧人, 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哥林多后书5:17 说,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类似地,加拉太书2:20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从这些经文可见,旧人已经与基督同死在十字架上。基督徒只有一个生命的本质,即在基督里的新人。基督徒只有一种人格——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基督徒的人格并不真的分裂。

可是,比较难解的经文是以弗所书4:21-24。这段经文说,如果你们听过他的道,领了他的教,学了他的真理,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 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这段经文与歌罗西书3:5-10非常相似。但是从和合本翻译来看却产生神学上的巨大差异。根据和合本的以弗所书4:21-24,“脱去旧人”和“穿上新人”都是命令是的语气。根据和合本的歌罗西书3:9-10,“脱去旧人”和“穿上新人”都是陈述过去发生过的历史事实,基督徒已经脱去了旧人并穿上了新人。如果这是一个已然的事实,以弗所书何必再命令基督徒“脱去旧人”和“穿上新人”呢?如果以弗所书的命令是必要的,那么“脱去旧人”和“穿上新人”就是一个尚未完成对目标。如此,歌罗西书3:9-10和罗马书6:6所陈述的旧人已死的事实就是虚假的。

当然,圣经是没有矛盾的。阅读不同英文译本的以弗所书4:21-24就会发现有两种不同的翻译。在第一种翻译中,ESV, NRSV, NIV都把“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和“改换一新”三个动词翻译成命令语气,即,我们领受了基督的教导——教导我们要“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和“改换一新”。中文和合本与新译本也都采用了这种翻译。

第二种翻译可见于NASBKJV,这两个译本把“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和“改换一新”翻译成21节所提及的“真理”的内容,而不是命令。 依据这种翻译,我们学了基督的“真理”,这真理就是我们已经脱去了旧人,正在被改换一新,并且已经穿上了新人。

这两种翻译源自于“脱去”、“穿上”和“改换一新”三个动词的希腊语态——infinitive。这种语态在此语境中可以表达“命令”,也可以表达“对事实的陈述”。仅从语法上,两种翻译都是合理的。那么,那种翻译更合适,从语法上无法分辨,只能从整本圣经的神学加以衡量。

显然,第二种翻译在神学上与其他经文保持了一致。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都阐述了这一客观原因。正是因为基督徒在客观的救恩上脱去了旧人穿上了新人,所以在主观的行为上应该离弃旧人的习惯,活出新人的样式。 

因此,基督徒的旧人已经死了。何时死的?当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一个人代表所有神的儿女的旧人死了 (罗马书5:12-21;哥林多后书5:14)。当一个基督徒归信耶稣基督的时候,圣灵将他/她的生命与基督联合,即联合于基督的死,也联合于基督的复活(罗马书6:3-11),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在他/她的生命中发生功效。

因此,基督徒的人格实际上并不分裂。基督徒首先需要有清楚的自我认定,认定自己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旧人已死,基督徒是新人。基督徒只有一个生命的本质。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

旧人的惯性

那么,如何解释基督徒在主观经历中体验到的类似于人格分裂的挣扎呢?即然旧人已死,为什么基督徒还会犯旧人常犯的罪呢?

旧人的习性仍然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很活跃。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旧人还活着。基督徒信心的凭据是圣经,而不是感觉。即然圣经明确说明旧人已死,那么我们就信这一事实。基督徒不应该用主观感受否定上帝启示的客观真理。

但是,基督徒的主观体验也是真实的。旧人的习性是存在与基督徒生命中的一个事实。旧人已死,但是旧人的习性仍然存在。我称这种仍然存留在基督徒生命中的旧人的习性为“旧人的惯性”。好像一列车厢原来在火车头的牵引下飞速向东行驶。突然,火车头和车厢之间脱钩了。车厢失去了原动力。但是,车厢不会立即停下来,更不会马上朝相反的方向行驶。车厢会继续依靠惯性沿着原来的方向前进。不过,车厢的形式速度会逐渐减慢。因为它已经失去了原动力,并且有一股阻力克制它的惯性。

基督徒的旧人已死。耶稣基督断开了罪的锁链。撒旦不能再用罪的权势控制基督徒。基督徒被释放了。罪的原动力被解除了。但是,旧人的惯性仍然存在。因此,基督徒生命中会保留旧人的习性。所以,基督徒常常在软弱的时候恢复了旧人的模样,犯了旧人常犯的罪。这时,请不要被感觉欺骗。神的话语应许我们我们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可以阻止旧人的惯性,那就是内住在信徒里面的圣灵。因此,基督徒应当顺从圣灵,而不顺从肉体。

基督徒旧人的惯性借着肉体存留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当然,圣经中多出提到的肉体σάρξ)一词不是指物质性的身体,而是指非物质的情欲。然而,非物质的情欲是通过物质的肉体得以放纵和满足。因此,无论肉体是指那个层面的含义,基督徒与肉体之间的争战是无可逃避的(罗马书8:4 13:14)。这就产生了基督徒看似“人格分裂”的表象。将来,基督徒的身体得赎(身体复活)的时候,肉体的缠累就彻底脱去,旧人的惯性没有依附的媒介,基督徒才彻底脱离罪的影响。

遏制旧人的惯性

在身体得赎之前,基督徒如何胜过旧人的惯性,活出新人的样式?首先,基督徒需要凭着信心相信我们已经与基督联合,联合于基督的死,也联合于基督的复活。我们的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如今我们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不要让犯罪的 主观经历动摇了我们这一救恩事实的信心。我们需要否定自己(deny ourselves,即舍己)的旧人,肯定自己的新人。这种自我否定是建立在十字架救恩的根基上。我们要舍己,背负十字架跟从基督,需要从加略山上基督的十字架出发。从基督的十字架出发的我们不是旧人,而是新人。不是未死的旧人背负十字架。背负自己十字架跟从基督的是在基督里的新人。

此外,要想胜过旧人的惯性,基督徒需要顺从圣灵,而不顺从肉体。基督徒需要在意志的层面顺服圣灵的引导。正如罗马书13:14所说,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如果说对自己是新人不再是旧人这一事实的认信是信心,那么,顺从圣灵不顺从肉体就是信心生发的行为。因为我们的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而死了,所以,我们可以对旧人说不,不让罪在我们身上掌权。主观的成圣经历是建立在客观的重生实际的根基上。而这也正是歌罗西书第三章和以弗所书第四章的神学逻辑。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