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尘埃落定



你是否觉得自己像一粒尘埃,在纷纷嚷嚷的世界里迷失了自己?在庞大的时空匣子里,不知道哪里是属于自己的空格?

也许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婚姻。但是,你的心在哪里尘埃落定呢?那一栋钢筋水泥做成的房子,是否让你心灵安稳?那一份繁忙的工作,是否满足了心灵的渴望?那一个免不了争吵和冷战的婚姻,是否铸成了你心灵的堡垒?你是否在安身立命之后,仍然渴望自由、飞翔、解脱和流浪?你的心是否尘埃落定?

某些人弄丢了钥匙。但人人都在迷失自己。迷茫是人类的通病。世界太纷扰。声音太嘈杂。自己太难懂。

当自我在世界里迷失

我和你一样,曾经找不到自我定位。我们不知不觉地被世界绑架了。

马克思把人当作经济动物,并按照人的经济基础划分成不同的阶级。我们的自我认知常常是基于这种以经济为标准的社会阶级。的确,我们总是不自觉地根据经济财富的水平把人划分成三六九等。在这种经济等级体系中,我们争着往高处走。

攀登经济阶梯的途径可以有很多。比较催人奋进的一种正能量是个人奋斗的精神。英国诗人威廉·亨利说:我是我命运的主人,我是我灵魂的舵手!

这两种思想:马克思的阶级论和个人奋斗精神曾经悄悄地引导我的人生。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小乡村。我从小被父母灌输一种思想:我唯一的出路是努力学习,离开农村,去做一个城里人。其实,这是马克思的阶级论和威廉·亨利的奋斗精神的混合思想。我的父辈骨子里认为农村人和城里人不属于同一阶层,城里人比农村人阶层更高,令人羡慕。摆脱农民的命运,变成城里人的唯一途径是个人奋斗。

于是,我努力学习。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我从一个乡下人变身成一名知识分子。似乎,我的社会阶级变了。但是,我在大学里反而迷失了自己。我接触到了叔本华的悲观主义哲学。根据叔本华,人生是虚无而痛苦的。我与这种思想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我越发感觉到,不是虚无诠释了人生,乃是人生原本虚无。于是,我看穿了马克思的阶级论的残酷性。马克思的阶级思想对贫苦人太残忍。那些贫苦人被这种思想贴上了下等人的标签,然后被激发对上等人的仇恨去打倒他们。最终,贫苦人成了政治工具。 我也识破了个人奋斗的残缺性。个人奋斗的精神对于失败者缺乏怜悯。很多人都在奋斗。但是只有部分人成功了。那么,那些失败的人无法用个人奋斗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个人奋斗是唯一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那么谁去安慰那些努力未果的人?

一粒尘埃在世界里找不到落定的终点。一个人任凭世界的风潮摆布,不知道哪里是自我定格的彼岸。

当人格寻找到尊严

后来,我成了一名基督徒,在基督信仰中尘埃落定。

一个人的人格定位在哪里?原来,我们人的尊严和价值与社会阶级无关,与成败得失也无关。人之所以有人格尊严是因为上帝按照他的形像造了人。人具有上帝的形像。上帝的形像并非看得见的物质性体,而是看不见的灵魂层面的特质。神学家把上帝的形像分为两个部分。狭义上,上帝的形像包括上帝的仁义、圣洁和真理。广义上,上帝的形像也包括人的情感、意志、理性、道德意识和宗教意识等。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种上帝的形像因着人类的堕落而部分失落并部分扭曲了。首先,人类最初违背上帝的诫命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时,罪便进入了世界。因着罪的影响,仁义、圣洁和真理,这种高贵的上帝的形像在人里面失去了。人生来有罪性,不再有仁义、圣洁和真理。另一方面,人的情感、意志、理性、道德意识和宗教意识仍然存在。只不过因为罪的缘故,这些灵魂特质不能发挥正常的功能。人的情感、意志和理性总是被人用来否定上帝,而不是敬拜上帝。人的道德观念也扭曲了。人的宗教意识创造出许多虚假的偶像神明,而不是敬拜独一上帝。所以,罪人里面残留的上帝的形像也不能发挥正常的功能。

创世记96节,上帝说:“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这话是说在人犯罪之后。很显然,尽管上帝的形像在人里面因为罪而部分失落并部分扭曲,人仍然因为有上帝的形像而有不可抹杀的人格尊贵。

人之所以为人,乃在乎上帝的形像。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具有上帝的形像。这是人的尊严所在。这种尊严与人的家庭出身和社会角色毫无关系。一个贫苦的农民与一个成绩卓越的科学家具有同等的尊贵。因为二者都有上帝的形像。因此,二者都配得到他人的尊重。我们无需在社会阶级的三流九等中寻找自我定位。因为我们的人格定位于上帝的形像。

当生命落定于救赎

如果上帝的形像在人里面被罪污染之后仍然这么尊贵,那么,在犯罪之前,人里面完全的上帝的形像该有何等尊贵!上帝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功效之一就是要恢复人因为罪而失落的上帝的形像。

哥林多后书5:17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以弗所书4:24又说,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一个人通过归信耶稣基督而重生,获得上帝所赐的新的生命,成为一个崭新的人。这个新人恢复了上帝起初创造人的时候所赋予人的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并且,这个新人的意志、理性、情感、道德观、宗教意识等灵魂功能也按照上帝的心意合理地发挥功用。这样的一个恢复了上帝的形像的新人是何等尊贵。

因此,基督徒是在基督的救赎里重新找到自我的人格定位。基督徒的心灵在基督的救赎里尘埃落定。

当人通过基督的救赎回归到与上帝正常的关系中,人就不会在世界中自我迷失。很多人自我迷失是因为把自我认知与社会角色混为一谈。你如何认定你自己?很多人用社会角色定义自己。比如,一个人是一名老师,同时是一位母亲,同时还是一位妻子。她同时肩负多种社会角色。她会不自觉地认为,这些社会角色加在一起就是她自己。她从这些角色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成就感、满足感和在社会中的归属感。她尘埃落定于不同的社会角色搭建起来的人格概念。但是,这种人格概念是很容易坍塌的。这种自我认识是充满了危机感的。

如果有一天,她失业了,她失去了老师这个社会角色。或者,如果有一天,她离婚了,他失去了妻子这一角色。那么,原有的种种社会角色搭建起来的自我认知的人格概念就坍塌了。她就是突然找不到自己了。

但是,从基督徒的观念来看。我们的人格定位于上帝的形像,特别是在基督的救赎里所恢复到上帝 的形像。因此,不管我们的社会角色如何改变,我们总是稳妥地把自己安放在基督的救赎里。社会角色是我们表达自我的途径,而不是定义自我的条件。这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比如,一个基督徒身兼老师、母亲、妻子等不同的角色。她在扮演每一种角色的时候都可以把上帝赋予她的尊贵的人格体现出来。她在待人接物中表达出上帝的宽容、公义、智慧、爱心等等。每一种角色都是她活出人格尊严的途径。如果有一天她失业了,那么,她可以以家庭主妇的身份继续活出上帝赋予她的人格尊严。她不会因为社会角色的改变而迷失自己。因为她的生命落定在上帝那里。

你的心灵是否无处安放,如同不能落定的尘埃?不要轻视自己,有一位造你的上帝赋予了你尊贵的人格,并通过基督的救赎恢复你更尊贵的人格。你可以把自己安放在基督的救赎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美国“文化革命”背后的思想根源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