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的红杯子里贩卖着什么?


自从1997年起,每逢圣诞节来临之前,星巴克都会推出烘托节日气氛的咖啡杯。与往年不同,今年的星巴克节日杯采用极简主义风格,纯红色的杯子上除了星巴克的商标没有任何其他图案和字样。可是,今年这款红色的咖啡杯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星巴克的红杯子为什么引发强烈争议?


一场去基督化的误会

星巴克的杯子上不再出现传统的圣诞图案,而变为纯红色。这被许多保守的基督徒视为世俗文化向基督信仰开炮的文化战。圣诞节成了战场。星巴克的红杯子成了阵地。 但事实上,雪花、驯鹿、铃铛、圣诞老人等图案都不能表达圣诞节的信仰内涵。星巴克前些年在杯子上使用过的那些圣诞图案只不过是被世俗化的圣诞节的符号。星巴克的杯子无论是纯红的,还是印几个雪花,都与圣诞的信仰内涵无关。星巴克的杯子从来就没有被“基督化”,因此纯红色的杯子也算不上严格意义的“去基督化”。星巴克的杯子从来就不是基督信仰的宣传阵地,因此,基督徒也不需要为红杯子感到挫败。

虽然圣诞节日期的确定也没有严格的圣经依据,但是基督徒看重对救主耶稣道成肉身的纪念。当基督徒的眼光从世俗化的圣诞节文化转移到纪念救主基督降生这个真实的意义时,无论星巴克杯子的设计怎么变,都不能伤害基督徒的宗教感情。

真实的去基督化背景

星巴克的红杯子引发的争议需要从“去基督化”的社会背景来解读。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的一段讲话可以揭露端倪。119号,川普在伊利诺伊州的春田市的演讲中谈论到星巴克,他告诉民众说:“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告诉你,我们将可以说圣诞快乐。”这句话赢得了民众的掌声。 川普的演讲表明一个事实——保护人民说“圣诞快乐”的自由成了总统参选人拉选票的筹码。而这一现象进一步说明,在今日的美国,基督徒正在丧失使用“圣诞”等基督教词语的自由。在许多大公司、学校和政府部门,人们开始有意或无意地用 “Happy holiday(节日快乐)取代“Merry Christmas(圣诞快乐)。我的妻子曾经工作过的一家公司就要求包含基督徒在内的所有员工不能在公共场合说“Merry Christmas(圣诞快乐)

几年前,美国民权联盟恐吓佛罗里达州的佩斯中学,不准该校的学生会主席在毕业典礼上发言,因为该学生是基督徒,有可能在毕业典礼上使用基督教用语。因此,学校在该组织的威吓下,尽管不知道学生会主席的演讲内容,还是取消了她的发言。

2015106号,Oklahoma州政府前的十诫碑文被拆除。以民主党为推手的自由派团体企图把基督信仰元素从公共场合彻底清除干净的计划向前迈进了一步。美国社会的“去基督化”越来越严重。

在这种去基督化的社会背景之下,星巴克从杯子上删除了过去使用过的圣诞节象征图案,改为纯红色背景的简约风格。许多人很难在世俗化的圣诞节和宗教意义上的圣诞之间节划清界限。虽然雪花、驯鹿、铃铛等图案是世俗化的圣诞节符号,但是世俗化的圣诞节毕竟是从基督教衍生出来的。把基督教的衍生品从社会生活中彻底抹除,叫人嗅不出一点宗教信仰的味道,这对于反基督教团体具有战略意义。当美国老百姓手捧着星巴克的红杯子行走在大街小巷,这种无关基督信仰的节日符号就逐渐演变成了一种排斥基督信仰的文化。因此,虽然星巴克的红杯子本身不构成严格意义上的去基督化,但是当这个红杯子被放在去基督化的社会背景下,它就很容易被解读为去基督化的文化符号。

星巴克的企业文化

星巴克的杯子上删除了圣诞节的象征图案,这是它的企业文化带来的必然结果。星巴克的绿色商标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的塞壬女妖,代表了“迷恋”、“成瘾”与“死亡”。星巴克的红杯子里贩卖的深黑而苦涩的文化内涵和它的咖啡一样带给人刺激又叫人上瘾。2012年,星巴克已经公开表示在经济上大力赞助同性恋团体,并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作为公司核心价值的一部分。在2013年,星巴克总裁 Howard Schultz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坚定而明确地声称该公司支持同性婚姻。同性恋团体一直把基督信仰视为天敌,因为基督教教义不认同同性恋行为的合理性,更反对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星巴克的企业文化和基督信仰是两个不同的阵营。

有人会说:“星巴克也做慈善啊,这不是符合基督教的价值观吗?”是的,星巴克也做慈善。但是,弃绝了仁慈良善的源头——耶稣基督,怎么可能实现真正的慈善?耶稣说:“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马可福音 10:18)” 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相,是真善美的源头。真正的慈善是上帝在基督里赐给人的新生命生发出来的果子,为了要彰显出上帝的荣耀。以基督为本源,以上帝的荣耀为目的的慈善才是真慈善。如果弃绝了基督,否定了上帝,人的“慈善”就变成空洞的肥皂泡,是一种被掏空的道德虚壳。而这不仅是星巴克的问题,也是整个美国社会的问题。在今天的美国,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只谈基督教所倡导的爱、怜悯等美德,但是拒绝接受基督。自由派人士试图铲除基督信仰的根源,仅仅鼓吹基督信仰衍生出来的道德概念。这种“去基督化”的社会思潮制造了许多虚假的道德光环,用以掩盖更多道德上的堕落和败坏。圣经说:“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 13:6)”。而“去基督化”的社会思潮拒绝真理,只讲爱。因此,违背了爱的本质。当人们弃绝独一的真理,否定绝对的道德权威,爱的概念就被篡改了。星巴克的企业文化有看似“良善”的成分,却除掉了良善的本体。这种“良善”的花瓶并不能承载同性恋文化这种扭曲的道德。

基督徒的文化战

如果主流的社会思潮在去基督化,那么基督徒就注定要走非主流路线。世俗的大环境是基督徒无法逃避的。主耶稣没有求父神叫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只是求父神保守我们脱离那恶者 (约翰福音17:15)。 基督徒的信念若不被世界的思潮同化,就必须用圣经不停地塑造自己的思想。生活在“去基督化”的社会里,基督徒的信仰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罗马书12: 2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主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3-16)”基督徒生活在世上,应当发挥积极的影响力。基督徒需要创造符合基督信仰的文化。但是,基督信仰的文化需要由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来建立。如果人没有重生得救,就不可能营造并长久维持纯正的基督文化。因此,若要实现社会文化的更新,基督徒必须首先履行福音使命。福音使命是文化使命的前提。文化的更新是由一群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持守真理而生活带来的必然结果。因此,这一场文化战的胜负取决于福音之战的成败。另一方面,文化的更新又有助于福音使命的完成。基督信仰的文化特色向外彰显出来就形成一种见证。这种见证可以吸引上帝的未得之民,成为传播福音的预工。  

但从目前美国去基督化的大趋势来看,美国的教会在见证上是软弱的,在属灵的争战上是无力的。圣经也早已预言,在末后的日子,不法的事情要增多(马太福音 24:12),并且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必受逼迫(提摩太后书 3:12)。今日美国的基督徒未必能改变时局的走向。但是,每个基督徒应当把持好自己的生活;在各人任意而行的时代里,做好耶稣基督的见证人;在偶像风行的国度里,做那少数不向巴力屈膝的人。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