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宗教娱乐节目”

在线收听,点击播放。点击右上角下载图标,可以下载音频。

人都需要快乐,基督徒也需要快乐,因为基督徒也是人。但是圣经说,基督徒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哥林多后书 5:17)。作为新造的人,基督徒应该享受在基督里的喜乐(腓立比书4:4, 10),而不是追求属肉体的快乐(加拉太书 5:24;罗马书8:9-13)。 但是,当今基督教圈子充满了宗教娱乐节目宗教娱乐节目披着布道、敬拜、团契等宗教外衣,用世俗的娱乐手段,满足人属肉体的快乐欲。

歌舞类节目vs. 属灵敬拜

有些行为方式本身是中性的。比如,唱歌跳舞,可以被人们用来自娱自乐,也可以用于敬拜上帝。


当约柜被运往耶路撒冷时,以色列人弹琴唱歌,大卫欢喜跳舞,并献燔祭和平安祭(撒母耳记下6:12-22)。大卫主政后,设立了诗班,专门以唱诗歌的形式赞美耶和华(历代志上25:1-31)。大卫本人也写下了不少赞美耶和华的诗歌。在诗篇30:11-12,大卫写道:你(耶和华)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好叫我的灵歌颂你,并不住声。耶和华我的神阿,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诗篇 149:3说,愿他们跳舞赞美他的名,击鼓弹琴歌颂他。诗篇 150:4说,击鼓跳舞赞美他,用丝弦的乐器和箫的声音赞美他。载歌载舞的敬拜可以产生灵里的满足与喜乐。当人对上帝的敬拜之情满溢心怀时,歌唱与舞蹈可以成为自然的感情流露。此时的歌舞并非世俗的娱乐手段,乃是因敬拜而有的喜乐之情的外在表达。这种喜乐也非属肉体的快乐,而是真实的属灵敬拜对敬拜者灵性的复兴。

但是,载歌载舞的形式也可以被人们用来娱乐。中央电视台(CCTV)每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简称春晚)是在除夕夜全民性的集体娱乐活动。歌舞类节目CCTV春晚的必要元素。观众可以从歌舞类节目中欣赏动听的音乐、绚丽的舞美和俊秀的明星。

CCTV春晚的歌舞类节目除了发挥娱乐功能,也可以发挥政治宣传的功能。而在几千年前,西奈山下的金牛犊前以色列人的歌舞类节目除了发挥宗教功能,也发挥了娱乐功能。以色列人造了金牛犊,次日清早,百姓起来献燔祭和平安祭,就坐下吃喝,起来玩耍。(出埃及记32:6”  这节经文中,玩耍一词的希伯来字(צחק 在旧约圣经中出现了13次(创世记17:17, 18:12, 13, 15 (2); 19:14; 21:6, 9; 26:8; 39:14, 17; 士师记16:25; 出埃及记32:6)。此词除了有开玩笑嘲笑之意[1],在创世记26:8,  39:1439:17צחק词有男女之间的性事的含义。

以色列在金牛犊前是如何玩耍的?他们玩耍的方式是否包含了男女淫乱?圣经并未明说。但是,圣经明确告诉我们,他们在金牛犊前唱歌跳舞(出埃及记32:18-19)。载歌载舞是他们在金牛犊前玩耍的节目。当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 10:7援引这段历史告诫哥林多信徒时说:也不要拜偶像,像他们有人拜的。如经上所记百姓坐下吃喝,起来玩耍这里的玩耍一词的希腊文用字是“παίζω”,是娱乐、逗乐、狂欢之意[2],也有人将这节经文中的玩耍解释为性行为的委婉说辞[3] 不管以色列人在金牛犊前的玩耍是否真的涉及了男女行淫,那总是对上帝大不敬的纵欲狂欢。

然而,这场狂欢带着浓郁的宗教色彩。以色列人把金牛犊视为领他们出埃及的神(出埃及记32:4),又说次日要向耶和华守节(出埃及记32:5)。果然,次日他们献燔祭和平安祭(出埃及记32:6)。从献祭的类型和以色列人口中称呼的耶和华之名来看,这是一场宗教敬拜。然而,他们所敬拜的金牛犊和他们吃喝后玩耍的节目表明了这是亵渎上帝的狂欢集会。摩西听到有人唱歌,然后又看见以色列人在金牛犊前跳舞,摩西就发烈怒,摔碎法版(出埃及记32:18-19)。金牛犊前以色列人的歌舞类节目是一场属肉体的宗教娱乐。

如果揭开以色列人在金牛犊前玩耍的历史真相,那么,今日的基督徒应当震惊。今天,我们是否也在重复类似的宗教娱乐活动呢?歌舞类节目在基督徒的聚会中是否成了满足肉体快乐欲的娱乐呢?一些教会的音乐敬拜节目越来越像演唱会。领唱者声嘶力竭的呐喊犹如歇斯底里的感情宣泄。少男少女在音乐中扭动的身躯难免勾起异性不洁的遐想。也许,这种与时俱进的敬拜方式有助于某些人投入属灵的敬拜。但是,教会领袖们需要反思:吸引年轻人是否成了推动这一敬拜方式的首要动机?满足年轻人属肉体的快乐欲是否成了吸引年轻人的主要手段?(有的教会甚至把打扑克牌、唱卡拉OK等娱乐手段引进教会。)年轻的信徒们也需要反思:我们是用心灵和诚实投入属灵的敬拜,还是盲目地陶醉于感官享受?

Edgar Winter(并不是那位著名的摇滚明星)画了一幅敬拜进化论的漫画,耐人回味。在这幅漫画中,起初那纯净、敞开、审慎而庄重的真实敬拜逐渐演变成了没有感恩之情且以自我为中心的偶像崇拜。

语言类节目 vs. 讲道与听道

CCTV春晚最受关注的重头戏莫过于语言类节目,即小品和相声。这些语言类节目通过幽默的语言、滑稽的表演或离奇的剧情给观众带来欢笑。

讲道有幽默感并非坏事。如果能用幽默的风格将讲解清楚,固然是好。但是,如果传道人刻意使用幽默的语言哗众取宠,那么他们的语言类节目就无异于单口相声。如果我们听道只是满足于享受讲员搞笑的言语,那么我们无非是把听道当作娱乐罢了。

今日的教会喜欢搞退休会。许多教会的退休会逐渐成了男女老少一同属灵退休的休闲特会。参加完退休会,灵性真的倒退了。许多退休会重头戏是明星传道人语言类节目。华人教会界著名的某位牧师以幽默的布道风格著称。2013年,此牧师在加州的一个福音营讲了四场福音布道。其中的每一场布道中,此牧师提及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基督的复活等福音真理的话加在一起不超过十句,并且,每次提到这些重要的福音信息,都是一带而过,然后迅速回到搞笑的故事中去了。每场福音布道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我细数了一下,有一场100分钟的布道信息中有170个爆笑点,平均每分钟引人发笑1.7次。把这四场布道会的爆笑频率和2015CCTV春晚的几个相声小品做一下对比,结果表明这位牧师的搞笑水平还上不了春晚。也许只有语言类的搞笑还不足以满足会众的快乐欲,这位牧师还在一场布道会中带领会众齐唱了一首中国大陆80年代的流行歌曲。会众被逗得很高兴,讲员很兴奋。可是,真正的福音没有被提及几句。

我禁不住再次想起哥林多前书 10:7——“也不要拜偶像,像他们有人拜的。如经上所记百姓坐下吃喝,起来玩耍这里的玩耍一词的希腊文用字 “παίζω”逗乐、娱乐、狂欢之意。
语言可以用来搞笑,也可以用来传讲福音真理。罗马书10:17说,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生命见证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视的,但基督徒也不能否认用语言传道的重要性。主耶稣曾经在地上走遍各城传道(马太福音11:1),也差派门徒去传道(马可福音3:14)。在大使命中,主耶稣又命令门徒去教训万民遵守主的教导(马太福音28:20)。五旬节,使徒彼得宣讲福音,充满了圣灵的大能,有三千人信主得救(使徒行传2:1-41)。使徒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大胆为基督作见证(使徒行传26:1-32),成为信徒的榜样。

其实,即使没有幽默的语言风格,神的道被传讲出来也可以带给神的百姓喜乐。当尼希米带领百姓将城墙修理完毕之后,以斯拉向百姓宣读神的律法书;利未人使百姓明白律法,他们清清楚楚地念神的律法书,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尼希米记8:6-8)。接下来,百姓因听到律法书的话就都哭了(尼希米记8:8:9)。利未人安慰他们,叫他们不要忧愁,因为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他们的力量(尼希米记8:10)。然后,百姓就吃喝,并大大快乐,因为他们明白所教训他们的话(尼希米记8:10-12)。用现代的词汇来说,这是一次用上帝的话语复兴上帝百姓的研经陪灵会。上帝的话语光照人心,使人痛悔哀哭,然后又因为明白上帝的话语而大大快乐。 在尼希米记8:12中的快乐一词的希伯来字在旧约圣经中被使用九十多次。其中,许多情况下,产生快乐的原因是耶和华与祂的救恩(诗篇5:11; 9:2; 16:9; 32:11; 40:16; 63:11; 64:10; 86:4; 90:15; 92:4, 等)[4]。当人在属灵深处与上帝有亲密的相交,或者经历到上帝的拯救,或体会到救恩的宝贵,或对上帝的话语有清楚的认识,灵里的快乐就油然而生。这种快乐不是人用语言的幽默艺术制造出来的,而是上帝借着圣灵的工作在人灵魂深处的光照与复兴的结果。

圣灵中的喜乐

在新约圣经中,上帝的话语命令我们要喜乐/欢喜(动词χαίρω)(彼得前书4:13; 腓立比书 2:18; 3:1,等)。然而,喜乐(名词χαρά)从何而来?罗马书 14:17说,喜乐是在圣灵中的。加拉太书5:22说,喜乐是圣灵所结的果子。撒罗尼迦前书 1:6说,喜乐是圣灵所赐的。加拉太书5:17说,圣灵和情欲相争。这里的情欲肉体(罗马书8:7,等)是同一个希腊词(σάρξ )。新译本圣经将这句话翻译作:圣灵也和肉体敌对。那么,当我们沉浸于肉体的快乐时,如何能享受圣灵中的喜乐呢?如果我们只满足于人用语言制造的喜剧效果,那么我们如何品尝神的话语苏醒人心的果效呢?错把肉体的快乐当成圣灵中的喜乐岂不是盲目的宗教娱乐吗?教会里的宗教娱乐节目早该被叫停了。





[1] Holladay, W. L., & Köhler, L. (2000).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p. 305). Leiden: Brill.
[2] Kittel, G., Friedrich, G., & Bromiley, G. W. (1985).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p. 758). Grand Rapids, MI: W.B. Eerdmans.
[3] Louw, J. P., & Nida, E. A. (1996).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based on semantic domains (electronic ed. of the 2nd edition., Vol. 1, p. 527). New York: United Bible Societies.
[4] Waltke, B. K. (1999). 2268 שָׂמַח. R. L. Harris, G. L. Archer Jr., & B. K. Waltke (Eds.),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electronic ed., p. 879). Chicago: Moody Press.

Background Music:http://www.purple-planet.com/home/4583818248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从圣经看待“爱国主义”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我们这里爆发

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写给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